查看完整版本: [-- 胭脂泪『11月30日更新三篇番外,此文已更完』 --]

橘园小说社区 -> 橘园原创小说 -> 胭脂泪『11月30日更新三篇番外,此文已更完』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   1   2   3   4   5  >>  Pages: ( 12 total )

掌上微尘 2010-10-27 14:18

胭脂泪『11月30日更新三篇番外,此文已更完』

 [attachment=668528]

ID:掌上微尘
开通时间:2010年10月27日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夜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长评链接: 

                    小桃子的长评:http://bbs.jooyoo.net/read.php?tid=239171#6125971 
                    莫莫的长评:http://bbs.jooyoo.net/read.php?tid=179913&page=4#6185710 
                    qiqi的长评:http://bbs.jooyoo.net/read.php?tid=180603&page=3#6189989 
                    星星的长评:http://bbs.jooyoo.net/read.php?tid=268616#6199605 
                    芒种的长评:http://bbs.jooyoo.net/read.php?tid=228587&page=11#6204106 
                    言言的长评:http://bbs.jooyoo.net/read.php?tid=213011#6214433 


                    非常感谢大家对胭脂的支持,现将一些长评地址贴在这里,
                    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欣赏到各位的好文笔,再次多谢!!



掌上微尘 2010-10-27 14:21
        (1) 

        不知为何,近来我脑子里总有些奇怪的想法。 
        譬如,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是天上飞的鹄鸟,或者院前檐下的那一株优昙。 
        我这样说时,墨墨无声地冲我翻了个白眼。我看不见她翻白眼的那个动作,但我知道她铁定是翻了的。 
        墨墨是我的侍女。我五岁那年,锦书姨将她领到我跟前,于是,我花了三个月的功夫总算记住了,那个有着一口脆生生的童音,一不小心扯坏了我的发带时嚎啕声像杀猪一样的小丫头,是我的贴身侍婢。 
        我掐着手指头算了一算,从墨墨跟着我的那年开始,已经过去了十一个年头。园中的几棵香樟绿了十一次,墙角的一树桃花也开开谢谢,历了十一个轮回。 
        我歪在椅上同墨墨感慨:“原来我已经十六岁了。” 
        墨墨道:“可不是呢,小姐都成大姑娘了。” 
        一边说,一边寻了件狐裘披在我身上。 
        其实我一点也不冷,但我想起上回我不小心着凉之后,锦书姨罚墨墨跪了整整一夜,于是我扬起的手又静静地垂了下去,只将狐裘往脖颈下扯了扯。 
        屋子里有更漏声沙沙作响,我偏过头,问墨墨:“可是申时三刻了?” 
        墨墨略等了一会儿,似乎辨了会儿天色,嘴里咕咚一声:“嗯,对,小姐可真厉害。” 
        我默然牵了下唇角。 
        如果我也像她一样能看得到的话,我情愿不要这么厉害。 


        申时末,阿爹下了朝回到家里,锦书姨遣了小丫鬟过来接我。我从椅上蹦跶下来,将扯到颈下的狐裘复又扯到颈上,顺带掖了掖,这才在墨墨与小丫鬟的搀抚下行去饭厅。 
        事实上,从流云阁到饭厅的这段路,包括这相府里的任何一条小道与花径,各铺了几块地砖,道旁又植了几棵芭蕉或是杜若,我都能一字不差地一一道来。 
        然而我终是什么都没有说。 
        进到饭厅,阿爹已当先迎了出来。他身上带着朝堂里的那一股子冷肃味儿,我很不喜欢,但还是在他怀里蹭了蹭。 
        锦书姨夹了许多好吃的放到我碗里,我举箸略尝了一尝,似都没什么味口。 
        阿爹即刻止不住地担忧起来:“可是病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赶紧摇了摇头。怪不得整个华朝都道左相是天字第一号的慈父。当然,与之同时还有另一项少不了的传言,左相府的大小姐是个病病歪歪的病秧子。 
        我内心深处实有些感激华朝百姓,因为他们并没有传做左相府的大小姐是一个瞎了眼的病秧子。哪怕这确然是事实。 


        用过晚膳,阿爹与墨墨一左一右搀着我回到流云阁。阿爹一如往常坐于榻前与我唠叨几句,无非是朝里朝外一些算不得新鲜的新鲜事。我颇有些心不在焉。 
        当阿爹说到“大将军新收了个义女,太子爷新纳了个侍妾”之时,我掩唇打了呵欠,于是阿爹在我脑袋上摸了一把,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于是,我立马又高兴起来。 
        墨墨在一旁颇幽怨地念叨我说:“小姐,我真不理解你。” 
        我冲她笑了一笑。无语。 
        这年头,谁还没有个秘密。


掌上微尘 2010-10-27 14:26
        (2) 

        墨墨离开之后,我一个人在榻上倚了许久。 
        将将有了点睡意时,窗棱上忽传来一阵极轻的声响,紧跟着,一丝冷气蹿进了屋里。 
        我坐起身来,仔细听了一会儿,唇边很快绽出一抹极愉悦的笑容来。  
        来的那个人是卿夜。  
        我也不晓得他到底是不是人,也许是妖,也许是……鬼。 
        不过,我大抵也是不在乎的。 
        我大约估量了一下方位,喜滋滋对着那团冷气道:“你来啦!” 
        下一瞬,耳边传来一道冰冰凉凉的嗓音:“小丫头,才一月见,不会将我的名字也忘了吧?” 
        正是卿夜的声音。低低的,缓缓的,像小河流水。 
        我其实从来也没有听过小河流水,但我就是知道,卿夜的声音,一定和它一样好听。 
        我晓得他是在逗我,于是我没有辩解,只咧开嘴无声乐了一回。 
        笑完我才意识到,这屋里并没有点灯。转而又想,他或许正是从地府里来的,点不点灯,应该没有多大区别。 
        是以,我辨了辨方向,又扯着唇角无声乐了一回。 


        卿夜陪着我说了许久的闲话。 
        一般都是我在说,他在听,偶尔他才会吱个一两声。 
        我说我阿爹又得了皇帝的奖赏,说锦书姨又罚了我屋里的两个丫头,后来我将最近那的些奇思怪想说给他听,顿了好一会儿,卿夜才回答我说,“幸好你不是鹄鸟,也不是优昙,否则我上哪儿再找一个胭脂陪我说话。” 
        呃,胭脂是我的小名,是我过世的娘亲替我取的,除我了阿爹之外,只有卿夜一个人知道。 
        我听到卿夜如此回答,心里很是高兴。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我只有一个卿夜,而卿夜也只有一个胭脂。可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他说这句话的语气有点不对。他明明在笑,我却感觉不到一丁点笑意。 
        我说:“卿夜,你是不是很孤单?” 
        他轻笑了一声,伸出手来,似乎想摸摸我的头,到底还是止住了,只在我额前留下一丝冰冷的寒意。

        他说:“胭脂长大了,晓得什么是孤单了?” 
        我点头,也是笑:“卿夜,我听你的声音很年轻呢,你到底几岁了,告诉我好不好?” 
        他愣了一下。 
        我想了想,赶紧又说:“还是算了吧。” 
        既明知道他不是人,又何苦去挖别“人”的痛脚。 


        这一晚,我睡得甚是安稳。 
        似乎还做了个美梦,但是梦见些什么,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早上醒来的时候,卿夜果然已经不在了,和他来时一样,无迹可寻。心绪不自觉便染了几分失落。但一想到下个月他还会来,嘴角又不自觉地往上翘。 
        墨墨侍候我梳洗时说:“小姐,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 
        我轻描淡写:“这说明你家小姐我懂事了,成熟了。” 
        墨墨给我擦脸的手停了一停:“小姐,不晓得我可不可以将这种成熟理解为……思春?” 
        “啪哒”一声。 
        是墨墨蹿逃出门时打翻面盆的声音。 
        是以,这一整天我都没有出门,因为,我没有擦脸。




橘吇°娃娃、 2010-10-27 17:08
     好喜欢。。。。其实、写的很好,给人什么感觉?应该是伤感。

琅华 2010-10-28 09:32
一口气读完很顺畅啊,的确与你以前的文不一样,另一种感觉

感觉不错,微尘继续写下去。。

njblue0707 2010-10-28 09:39
尘尘,半文不是变成坑了吧?

这文案,这文名,一看就感觉好悲伤啊。。充满了无奈,尘尘要做后妈吗?

yf303 2010-10-28 10:01
哎。。。我又来晚了。。尘尘又开新坑了。。。恩。。养肥了再来写评。。

underway 2010-10-28 11:37
尘尘开始奋发了,真好,容我慢慢看文写评~~~

l.厘米 2010-10-28 15:00
好像有点小忧伤的文啊~~

bobobo 2010-10-28 16:25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掌上微尘 2010-10-28 21:38
        (3)

        日子一天冷比一天。 
        过完腊八之后,便离年关愈来愈近。 
        《华朝之音》上说,朝堂上大大小小的官儿们好些都已休假在家,是以,京城各处的勾栏瓦肆,生意着实好了不少。 
        可我阿爹仍是起早摸黑在朝堂上守着。 
        锦书姨说,这是华朝百姓之福。 
        我咂吧了下嘴,没有说话。 
        我有个习惯,每当我遇到不能理解的问题时,我向来沉默以对。 
        我不是喜欢钻牛角尖的人,所以我从不去想,是不是因为我死去的娘亲贵为当朝公主,所以我阿爹和锦书姨才对我如此之好。我也从不去想,是不是因为我与太子哥哥自小指腹为婚,所以我阿爹才被皇帝舅舅如此器重。 
        所以,我阿爹日日在朝堂上守着,究竟是为百姓,还是为皇帝舅舅,我理解不了,也不想去理解。


        用过午膳之后,我照例歪在榻上打盹。 
        墨墨坐在一旁,拣些《华朝之音》上新鲜离奇的故事念给我听。我很有些恹恹。墨墨便住了嘴。 
        眯了一小会儿之后,我下意识地问她:“今儿可是初十?” 
        墨墨答“嗯”,声音里却很有些氤氲不明的情绪。 
        许是因我从前从不计较日子,近来,我却每每追着她问长问短,故此,没少遭她的白眼。 
        我没有解释。越解释越心疑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然而,我掐着手指头盼了一月,到了约定的日子,我却只收获了很大一场失望。


        那一夜,月光很好。 
        我央着墨墨给我挽了一道高高的流云髻,髻环上别了支紫钿步摇,步摇上有细长的碧玉流苏,沿着发丝丝丝垂到耳下,冰凉冰凉的,一如卿夜在我耳旁低沉的话语。 
        月到东窗。 
        更漏声沙沙作响。 
        子时三刻,我斜倚的姿势越来越僵,终于忍不住起身推开窗格。 
        可是该来的人始终也没有出现。 
        我渐渐不安起来,心道他会不会是遭了判官大人的留难?又道这年前节下的,阎府的大王小鬼们是否也如人间一般,正筹备着要过春?


        我呆坐了一夜。脑子里纷纷扰扰想了个乌七八糟。 
        你有没有等过一个人? 
        你有没有等过一个你非常想见的人? 
        若等过,便会知晓“思之不得,欲狂”是个什么样的滋味。 
        第二日晨间,墨墨咋乎着关上窗,扶我躺上床榻时,我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什么。 
        可是这个明白,却比不明白还要令人难过。 
        墨墨瞧着我这副不声不响的模样着实心悸了一番,她几乎是带着哭腔,佯装着镇定来同我商量:“小姐,这个春怎就有这么些好思的,咱不思了行不?” 
        一句话说完,墨墨没哭,我倒哭了。 
        我不知道她究竟从哪里看出来的。 
        但我觉着,墨墨果真有几分火眼金睛的天份。 
        自这一日开始,原定阅读《华朝之音》的时间,被我强行改作了阅读《山海经》,以及《百鬼夜话》之类。 
        年关,便在这众多鬼怪故事中,悄没声地过去了。 
        我听见墨墨同府里的另一个小丫头感叹说:“这年过得,甚凄惨。” 
        我别过头去,佯做没有听见。



qiqi格格 2010-10-28 21:44
微尘开新坑了哈 加油更加油更 等我从论文中挣扎出来过来写评哈吼吼吼

angelapple 2010-10-28 23:28
好像看过的,名字很眼熟唉。

滑妞妞 2010-10-29 03:23
尘尘,我总是那么喜欢你写的文案。
不多的字,却总透露着飘渺的美好。
故事看的很流畅,我在想,这姑娘在后面肯定会有一番作为吧。
即使眼不能视,但也无法遮盖她的聪慧。

cxhua 2010-10-29 10:14
写得不错啊,继续努力哦!

hnizyj918 2010-10-29 20:53
微尘开新坑了,撒花,写得真好,用笔精炼,读有余香。胭脂是个美好的女孩子,希望她的际遇不要太虐了,泪奔  

掌上微尘 2010-10-29 22:13
        (4)

        过几日,我精神稍有了些好转。 
        辰时许,锦书姨过来瞧我,说府上照例要在初八摆宴,问我要不要列席。 
        墨墨偷偷地用手肘在背后顶我。我晓得她的意思,相府夜宴,所宴者要么高官显贵,要么才子俊彦,去饱饱眼福也是美事一桩。 
        但我认真想了一会儿,还是摇头拒绝了。 
        锦书姨离开之后,墨墨颇幽怨地揪了我的袖口,连声哀叹:“呜呜,小姐,你知道这次宴席有谁会来么?玉公子罗珏和安阳侯秦还,四大公子之中最俊最有才的两位耶!呜呜,小姐啊,你于心何忍?!” 
        我笑笑,一掌拍开她的手。 
        四大公子的名号,我还是听过的。《华朝之音》上说,公子罗珏最雅,公子秦还最俊,公子子期最智,公子白夕最善。 
        我这样对墨墨说:“偏偏来的是最俊的两位。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他们再俊,俊出朵花儿来,你家小姐我也是看不见的。” 
        墨墨愣了一下,然后被口水给噎住了。  

        到了初八那天,我早早便歇下了。 
        墨墨来回转了数圈之后,一咬牙,跑去前厅和锦书姨商量,能不能换个人替我值夜。结果被锦书姨训了一顿。回来之后,她哀怨万分地瞪了我好几眼。我看不见,但我知道她肯定瞪过了。 
        我没有同她计较。 
        因为我死去的娘亲曾经教导过我,要以德报怨。 
        这是娘亲留下的为数不多的几句遗言之一,是以,我一直牢牢记在心里。 
        府里的老人们说,我娘亲是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并且颇有才气。 
        早些年前,我阿爹和锦书姨一直希望将我培养得像娘亲一样温柔婉约,才气纵横。然而,我努力了许久,始终也没能想明白,一个温柔婉约才气纵横的瞎子,和一个不那么温柔婉约也不那么才气纵横的瞎子,到底有什么区别。 
        佛经上说,我这样的想法是为“痴”。 
        当我用了好些年,终于学会让自己不去“痴”的时候,阿爹下朝回来,兴冲冲收走了我的琴谱棋谱以及其它林林总总。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头天晚上,我奏了一曲《高山》,太极殿那个方向,有人以《流水》和了半宿。 

        府里的宴席定在酉时三刻。 
        酉时刚过,我唤过墨墨替我洗漱完毕,在窗前略坐了会儿,便就睡去。 
        墨墨一边替我宽衣一边提醒我道:“小姐,此时天色还尚早。” 
        我说:“没有关系,反正我也看不见天色。” 
        一不小心,似乎将话说得忒尖锐了。 
        可墨墨没有再作声。 
        我寻思了一番,若果我再说些什么,不定就成了此地无银了。 
        银子我有许多,不缺那三百两。 
        于是,我闭眼默默躺在床上。 
        流云阁里一片寂静,静得只听见窗外的一丝风响,和我自己的呼吸。 
        但我总觉着有些丝竹,还有觥筹交错,绵绵淌进我耳朵里。 
        胸腔里莫名便有些堵。 
        我想,这应该叫做难过。


        (5)

        我曾经也有过一段爱笑爱闹,爱做些少女绯梦的青葱日子。 
        如今,我虽依然是个少女,但是青葱却弃我而去,且一去不复返了。 
        我自记事起,便独个儿生活在一片黑暗之中。天长日久的,习惯了也就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难过之处。应当说,我阿爹的才女教育进行得颇不错,他请了个西席教我习字作诗,还吩咐墨墨有事儿没事儿拣些话本子念给我听,势必要令我有一丝文气由内而生。 
        然则,文气是生出来了,却也勾动了我一腔绮思。 
        那一天,我央着墨墨偷偷领我出府。 
        我只是想领受一下,囚禁了我十五年之久的相府外面,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是否真如话本子里所形容的,三千红尘,繁华如斯。 
        为切合主题,更为了重点突出“偷偷”二字,我特意着了男装。却不知除我之外,世人的眼睛均亮堂得很。  

        京城里有一间最大的瓦肆,唤作“三品楼”。 
        所谓三品,一品美酒,二品红颜,三品文采。可想而知,只此“三品”一经问市,何愁不引得各色才子佳人纷至沓来。 
        我来得赶巧,这一日正值三品楼里一月一度设擂摆台,品评各色红颜与佳作的日子。 
        墨墨逛了一圈回来之后说给我听,此次擂台的评委不是别人,正是《华朝之音》上鼎鼎有名的公子罗珏与公子子期。 
        我颇兴奋,侧耳听着包间外头丝竹袅袅,低吟与浅唱交相辉映,觉得今天果然没有来错。 
        墨墨唠叨一阵之后复又离去。 
        我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啜饮杯中之物。 
        店小二说这是玉液春,本楼专供,非王侯贵族不饮。 
        我点点头,笑了,这小二的意思是说我看着便像王侯。 
        一高兴,便喝过了头。 

        后来。 
        再后来。 
        真真是悔从中来。 
        如果可能的话,我宁愿我从没出过府,这一世都囚在府里做一只安安静静的井中蛙,笼中雀。 
        我不过踉跄着起身,去寻个方便,拐角的片刻,几道异常动听的嗓音破空而来。 
        一说,“如子期兄这般人物,偏早早地定了亲,惜哉惜哉。” 
        一说,“兄甚痛矣,弟此生只能与一病歪歪的瞎美人相拥而过,婉兮痛兮。” 
        跟着,便有一道甚为熟悉的嗓音扑面而来:“不过家中表妹,自小指腹为婚,有她,方能稳住家中老父。至于红颜美人嘛,那还不是要多少有多,一个瞎眼姑娘又能碍得了我什么!” 
        我狠狠踉跄几下。 
        恰这时,几声戏谑凌空响起:“好标致的小美人啊,陪爷玩玩可好?” 
        我想笑,原来话本子里总算有几处情节没有说错。 
        我急退几步,似乎撞翻了什么人。 
        紧跟着,戏谑声渐渐消了下去。 
        我勉强扯出一抹笑来,对着那个被我撞翻的救命恩人说:“看在我是个瞎子的份上,别同我计较可好?” 

        那一天,我第一次醉酒,第一次触摸到了繁华,第一次放声大哭。 
        谁能想得到呢,普天公认最聪慧的公子子期,竟是堂堂华朝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也罢,偏偏,他是我表哥,是我未来夫婿,是除我阿爹之外,唯一对我最好的人。 
        你看过瞎子的眼泪吗? 
        我告诉你,其实和旁人也没甚不同之处。 

        当然,这一天还有许多个第一次。 
        譬如,卿夜第一次出现,第一次陪我说话。  
        我蒙着被子哭得天昏地暗的时候,一阵风动,他来了。  
        于是,我停止了哭泣。



555555_黑咪 2010-10-30 15:46
很好看,可惜只有5章,漫长的等待啊

掌上微尘 2010-10-30 22:45
        (6) 

        夜,渐深。 
        流云阁里依然一片寂静。 
        我慢慢阖上眼睑,将这些前程烟云默默回想了一遍,泪已尽止,心口微微泛着些疼,我却已渐渐分辨不清,对于这一天,我究竟是憎恶多一些,还是感叹多一些。 
        娘亲留下的遗言中另有一句:祸兮福兮,孰知其极? 
        一梦醒来,我依然是这座相府里如金丝雀一般娇养着的千金大小姐,似乎,也没甚不同之处。 
        乱的,只是心而已。 

        睡得正迷糊之时,外边响起急火火的叩门声。墨墨满含兴奋地冲进来告诉我说,外间有人来瞧我。 
        我怔愣一番,忙忙披衣下床,心底着实溢出了几分欢喜。 
        简单收拾之后踱出屋来,冷风吹得一个激灵。我这才醒过神来,如此正大光明的行径,又怎可能会是卿夜。心绪不自觉便冷了下去。 
        来的那个人是公子子期。 
        先前,墨墨念叨的宴客名单上并没有他的名字,想来今夜他是以太子爷的身份来列席。 
        我轻轻福了一下,叫了声“太子哥哥”。 
        子期搀住我,柔声道:“云妹妹无须多礼。” 
        依然熟悉的语调与温度,可是曾经熟悉的感情却不知消散在了何处。 
        子期一边说着,一边像往常一样伸出手来往我额际发顶上抚摸过去。 
        我身子微僵,下意识地便想挣扎,到底还是忍住了。 
        是的,在太子子期面前,我只有一个身份,便是当朝左相之女,凌氏云起。 
        我厌恶,我恐惧,我胸腔里每一寸地方都在叫嚣着“去,去,去,去”,可是到最后,我所能做的,依然只是温婉笑笑,从善之至。 

        墨墨转身退去,轻叩上房门。 
        子期扶我到榻上坐下,依例表达了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对我的关怀之意。还送了我一串手珠,不外珍珠琉璃玛瑙之类。 
        他很是喜欢这些光滑圆润,且贵气逼人的东西。从前,我看在他喜欢的份上,一并也就喜欢了。现在,大抵也就能落个压箱底的命。 
        我发现人有时候真是很奇怪,爱屋时能及乌,恨屋时便连屋顶上所有不相干的禽鸟,一并也要恨个透顶才好。 
        略坐了一会儿之后,之期便就告辞离去。 
        墨墨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久久回不了神。 
        我约莫想了一下,假若我能看得到的话,定能发现她此时的眼神明晃晃的,像把屋内所有烛台上的火星子都粹到了眼睛里。 
        墨墨喃喃低语:“怪道小姐日日魂不守舍,太子殿下这般文采风流,俊朗不凡,真真是百看不厌呢!” 
        我无奈笑笑,很有些厌烦,却不知该当说些什么。 
        转而,似又想起了什么,掩唇低笑了一阵。 
        这样的误会呵,有时还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又过去许久。 
        前厅的宴席大约已经散了。 
        窗外边忽传来一阵异样的响动。 
        我赶忙凝神细听了一会儿,结果,又渐渐归于平静。

        (微尘换新工作了,很忙。。。上网时间少了,码字时间更少了,新近更的或许有些粗糙,请将就哈。。。)



underway 2010-10-30 23:34
尘尘好辛苦的说,虎摸下~~~
好好工作,注意休息呀~~
有空再来更文,嘿嘿~~

hnizyj918 2010-10-31 00:23
感觉微尘这篇文字又上了一个台阶啊,很吸引我,用笔清淡,却让人欲罢不能。为胭脂心疼

hnizyj918 2010-10-31 00:25
封面做得很赞啊,构思着色有匠心,鼓掌ing,和文章相得益彰也

肥猫兔 2010-10-31 00:33
受到了至亲之人的欺骗,这种感觉不好受。胭脂,支持你以后将太子踢出感情的局

掌上微尘 2010-10-31 22:42
        (7)

        转眼到了十五。 
        阿爹在大大小小的宴席上很是奔波了一阵之后,又重新投入到了朝堂政务的怀抱之中。 
        锦书姨难得起了兴致,吩咐满府的奴仆们又是折灯笼,又是包汤圆,又是点河灯。 
        入夜时分,左相府邸一弯清泉之上,姹紫嫣红的各色花灯满满飘了一路。 
        墨墨强拖着我来到河边上,折了灯,点了蜡,铺了纸,顺便递了一支沾好墨汁的上等羊毫到我手心里,我提笔思量了一会儿,突然不知到底该写些什么。 
        墨墨在一旁不停催促:“小姐,你倒是写啊!” 
        我怔了又怔,终,未能下笔。 
        锦书姨在一旁瞧着,“扑哧”笑出了声:“想是咱家云儿没啥好求的呢!也是啊,有上等身世,上好夫君,上佳前程,女人一辈子活到这份上够够的了,还求什么呢?” 
        旁边一众丫鬟仆妇吃吃笑出声来。 
        我笑笑,将羊毫递了回去。 
        谁又晓得呢,我并非没愿,只是这一愿,便连诉诸纸上,也是一种奢求。 

        放完河灯,大家伙儿陆陆续续也就散了。 
        今儿一早出门时阿爹便吩咐过,皇帝陛下要在宫里设宴款待列位臣工,是以,相府之内的元宵宴上,便只得我与锦书姨面对面坐着,默然而食。当然没有多大味口。 
        将将吃到一半,门房小厮匆匆奔来告亶,说宫里头来了人。 
        不大会儿,府内主管领了位尖细嗓子的公公进来。 
        一番跪拜迎接之后,尖嗓子公公道明来意,说是奉了皇上的旨意,特地接我入宫,趁这元宵佳节共聚天伦。 
        我很是怔愣了一番。 
        趁我怔愣的功夫,锦书姨眉开眼笑地打了赏,咐吩墨墨替我梳妆打扮,笑眯眯将我送出了门。 
        我仍旧处在怔愣之中。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已经有将近十年时间未曾见过我这位皇帝舅舅。我令他想起死去的妹妹,他令我忆起死去的娘亲,我二人应当算做两看相厌。却不想今日这般,又是事出何因,或者所为何事。 

        一乘小轿,入西华门,过奉天殿,穿越长长的甬道,渐渐靠近这座皇城里最尊贵的所在。 
        一路忐忑心情,也渐渐平复了下去。我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失去了母亲,一无所有,可笑的想寻求任何一点慰籍的稚龄女童。 
        下得轿来,将手搭在一只微弓的手背上,缓缓前行。 
        毕竟隔了十年的时间,太极殿的格局已不再是我曾经熟悉的模样。 
        渐行渐远。 
        当我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的时候,手心里那只微弓的手背猛然抽离,然后,我听到一道清丽的女声近乎尖锐地冷喝出声:“原来就是她!本宫倒想看看这瞎子到底有何能耐,居然令得本宫此生都要屈居人下!” 
        我踉跄几下勉强稳住步子,模模糊糊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想起眼前这一位大抵便是上月阿爹曾经跟我提过的“大将军新收的义女,太子爷新纳的侍妾”。只是,自何时开始一位侍妾也能以“本宫”自称,我倒是不知了。 
        我没有做声。即使做声我也仍是处于弱势的一方,我想还是不做声的好。 
        但是对方并没有因为我不做声而生出一丝恻隐。 
        有人来推。我摔得很狼狈。 
        有人在笑。我想说些什么,到底还是认命地叹了一回。 

        (8)

        后来,那位“本宫”便领着一伙人扬长而去了。 
        大抵觉着对着一位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瞎子,着实没有多大趣味。 
        我挣扎着从地上爬将起来,伸手拢了拢被扯散的发辫,在地上摸了半天,总算拾了根发带,将头发胡乱绑了,再抹了一把脸。想来我脸上果真脏得很,我居然抹下了一大把泥沙来。 
        不知道我现在这副模样看在我阿爹,还有我那位太子哥哥和皇帝舅舅眼里,他们会做何感想。 
        一想到他们瞪大了眼珠子,一副错愕之致的表情,我就止不住想笑。 
        其实从一开始我便晓得,我从来不是谁的珍宝,从来不是。 
        多年前的那个深夜,在娘亲的灵堂里,我听得真真切切,皇帝舅舅抚着棺盖,语气戚哀。 
        “朕对不起你,皇妹。” 
        “朕晓得你心有所属,但是朕没有办法。” 
        “当年,如若不将你嫁给凌子桓,朕根本没有办法稳住朝政。” 
        “但是朕哪里晓得,你竟然如此绝决,你叫朕,情何以堪……” 
        冷风将这些散乱的语句一句又一句从我记忆里轻拂过来。 
        我真的笑了,笑出了眼泪。 
        娘亲的一次绝决,换来了两个男人的愧疚,换来了我今时今日的一切。 
        真真,叫人情何以堪。 

        不知不觉,泪淌了满脸。 
        我从没有想过我居然会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再一次听到卿夜的声音。 
        可是,我真的听到了。 
        这应该是我有生之年第二次最为狼狈的时候。 
        我不晓得老天待我究竟是薄,还是不薄。 

        “胭脂?” 
        “胭脂,是你么?” 
        我茫茫然将一双无光的眼睛转向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胸腔里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下一瞬,脸颊上传来一阵冰凉的触觉。再下一瞬,我被紧紧搂进一个不带一丝温度的怀抱里。 
        可是,我居然觉得温暖,满满的温暖从心底最深处涌了上来。 
        我喊了他一声:“卿夜。” 
        他答:“是我。” 
        我抹了一把眼泪,声音颤颤的:“地,地府,离这里很远么?为什么整整两个月了你都不来瞧我?” 
        他愣了一下,然后说:“不远。胭脂想我了么?” 
        我点头:“想,很想。” 
        他伸出冰冷的手摸了摸我的头,我晓得他想做这个动作已经想了很久:“那我以后尽量多找些时间过来看你,别哭了,好么?” 
        我低声抽泣了一会儿,然后说:“好。” 
        我竟然不觉得疼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忽然想,如果非得要经受一番磨难方能见到卿夜,那我,也是愿意的。 

        愿意,因为你是我的唯一。 
        你是我唯一的温暖。 
        唯一的依靠。 
        唯一的想念。


楚凉 2010-10-31 23:37
好看,非常好看,非常非常好看,强烈推荐不解释=v=
偶木有灌水,这是发自肺腑的评价啊

hnizyj918 2010-10-31 23:49
好可怜的胭脂,这个卿夜看来也是皇室中人了,名花有主,不能已的疏离

fengwu 2010-11-01 15:27
很好看的文,喜欢女主角的性格

hnizyj918 2010-11-01 19:53
评:这个小说宛若一首清丽婉转的词,悠悠淡淡,含着被命运驱使却无力反抗的悲伤。

胭脂是一个美好的女子,身体的缺陷让她只能甘受纷至沓来的暗箭、明伤,

即使再与世无争,家族的使命和背景,让她离幸福越来越遥远,

卿夜的出现还不知道是福是祸,追文至此,静待下文的发展。

掌上微尘 2010-11-01 21:07
        (9)

        后来发生的许多事情,似乎都我无关。 
        一些贬庶,一番政乱,几声怨诉,归根到底是因那一夜而起,但与起初迷糊入局的我,以及后来仍旧囚在府里安然而过的我,似乎都没有多大干系。 
        不久之后的某一天,在用晚膳的时候,阿爹在那位被赶离京城并且永世不得入京的侍妾身上,安上了“愚蠢”二字,顺便对她的义父,即那位被贬去戍边的威武大将军发表了一回感慨:“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我低头认真扒碗里的饭,没有言语。 
        府里的丫鬟仆妇们三不五时聚在一处,偶尔也会道上这么一两句: 
        “也不看看我家小姐是何样人物,等闲也敢招惹的!” 
        “听说被赶出了京城,九族之内此生都不得入京,算是彻底败了,也是可怜。” 
        “只怪得自己鬼迷了心窃,整个皇城里谁不晓得咱们府上的这一位,就算在皇帝老爷心里,那也是心尖尖上的人物。” 
        是的,他们都看到了,连夜赶来守在我床边上的,除太子殿下之外,还有皇帝陛下。 
        别说是他们,便连我自己都惊呆了。我不过躺在卿夜怀里眯了一小会儿,再醒来时,已是晨光乍现,满满一屋子关注的眸光,冷的暖的急的缓的……不过,我最想要的那一道,却是不在了。 
        将我搂在怀里的那个人是华朝天子。 
        十年。我离开这个怀抱已将近十年。 
        可是我不晓得,这般失而复得,到底是上天的恩宠,还是命运的棋局。 

        后来,太子走了,皇帝也走了。 
        日子照旧如往常一般混混沌沌地过,并未见有什么不同。 
        可是又很有些不一样了。 
        清早,墨墨替我梳妆时总会顺便道一句:“小姐,太子殿下昨日又送了好些珠宝首饰过来,我挑了一支精致小巧的碧玉簪子,替你挽上可好?” 
        我下意识便道:“不好。” 
        墨墨惊诧不已:“为何?” 
        我倒被问住了,不好便是不好,还非得要道出个什么原因不成? 
        当然,这个“不好”的原因我自是晓得,但是我却没法说给墨墨听,只好由得她去了。 
        结果到了晚上,卿夜别有深意地问我:“你好似很喜欢这类珠圆玉润的物件,有什么特别的寓意么?” 
        我再一次被问住了。 
        我向来不擅说慌,只好默不作声。 
        卿夜倒笑了。 
        他说:“是哪个不相干的旁人送的么?” 
        我呵呵笑,非因他猜着了答案,只因这一个干脆利落的“不相干”。 
        可是下一句他话锋一转:“那你是欢喜他些,还是欢喜我些?” 
        下意识便想答“当然是你”,可是我突然想起不少话本子里都教育过一些春心萌动的年轻姑娘,做人,要矜持。 
        于是,我装模作样地低下头,摆出一副不胜娇羞的娇羞模样。 
        卿夜又笑了。 
        他最近笑得很多。是打从心眼里的那种笑。我很欢喜。 

        不知不觉,春来了,柳绿了,花开了。 
        尤其院墙边上的一树桃花,灼灼怒放,格外妖娆。 
        我的生活也渐渐规律起来。用过早膳,听墨墨念书;用午膳,陪太子说会儿闲话;然后用晚膳,安心等待卿夜的到来。 
        自那一晚开始,他每夜都会来。有时早些,有时晚些。 
        是以,便连相府里吹过的每一阵风,我听着都格外亲切。便连太子殿下每日散了朝非得要奔到这府里来,也不再是一件特别难以忍受的事情。  
        我只是有些恍惚,总觉着有些不真实。 
        又有些害怕,怕这日子,离真实不远了。


墨妩 2010-11-01 23:42
:首先,微尘呐,作为一个被JMS唤作墨墨滴人,觉得,看到那丫鬟就跟看到了自己似的。言归正传。文风走的很低调却又不失庄重,带着淡淡晕染的忧伤,胭脂看起来明明是个很脆弱的女子,我却在她的身上找到了《帝王业》中王儇的感觉,好似所有人都很是宠爱她,然她却不得不面对家族赋予她的使命投奔到一个分明血缘相亲却又陌生的怀抱中。很是感慨那句话,瞎子的眼泪,其实与常人没有什么不同。诚然,都是心之所至,情之所至。纵然是瞎子,可那份心思,终究是个女子,会疼,会伤。卿夜,希望不会成为微尘笔下的炮灰。

baili58 2010-11-01 23:47
期望是个好结局,有时流眼泪并不代表是软弱的

滑妞妞 2010-11-02 05:44
评【第一章】——119字
无可厚非的,胭脂是位聪慧的姑娘。
同样的,她还是个瞎子,
却也是一位高贵的瞎子,
因为她的父亲是华朝都道左相。
----------------------------------------------
但不知道为何种原因,
总觉得胭脂并没有那么喜欢自己的父亲。
是因为娶妾?亦或者是因为他把女儿当做商品?
不清楚,所以只能猜测。
不过,依稀觉得这个丫头将来必会有一番作为。


滑妞妞 2010-11-02 05:50
评【第二章】:127字
一位暗夜中的朋友。
也许,并不能称之为朋友吧。
毕竟谁都不会对自己的朋友一无所知。
----------------------------------------------
行踪神秘的卿夜。
谁也不知道他为何会选择深夜造访胭脂,
而且造访的次数和时间不下少数。
----------------------------------------------
看得出来胭脂对于卿夜的莫名依赖。
是寂寞?是情愫?还是暧昧?
那卿夜呢?为什么他会跟一个瞎姑娘接触?
是利用?是探听?还是为了要挟?

jinjin1511 2010-11-02 16:42
好巧啊,和我一个朋友写的曲子一个名字,呵呵,支持一下

bobobo 2010-11-03 10:20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掌上微尘 2010-11-03 21:08
        (10) 

        人间四月。 
        难得都是晴天,更难得,流云阁里芳菲亦未散尽。
 
        我日日怀揣着一种美好的心情,忐忑不安地,将生活过得风平浪静。  
        某一日。

        约莫是初九。
        用过午膳之后,墨墨乐巅巅地跑过来冲我喊:“小姐,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彼时,我正躺在园中的一张紫檀椅上晒太阳,听到叫唤声,我迷瞪了好一会儿,这才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 
        我不晓得这所谓的好消息到底是什么。但我晓得好与不好的界限,往往因人而异。  
        所以,当墨墨急匆匆拖着我赶往前厅的时候,我听到心里面狠狠地“咯噔”了一声。 
        果然是个天大的消息。但是好与不好,我实在有点琢磨不清。

        一番“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之后,凌氏云起再过月余,便要变做华凌氏了。 
        华是皇姓。 
        我未来的夫君是华氏皇族未来的接班人。 
        锦书姨托着我的手,颤抖着将那道明黄色的薄绢接到我掌心里。我好一阵恍惚。抬起一双无光的眼睛茫茫然望了会儿天。风是轻的,云是静的,天是空的。 
        尤记得我及笄那一日,礼部尚书依制向皇帝奏请,是否该给太子完婚。满朝文武递的递折子,参的参奏本,言及“凌氏女虽品貌端淑,少有才名,但终归五根不全,将来何以母仪天下?” 
        天晓得,我其实从未肖想过什么劳什子母仪天下,我只是贪恋相府之外唯一对我最好的那个人,曾经给予我的那一点温暖而已。 
        到如今,曾经的温暖早已如浮云散去天边,我也依然是个瞎了眼的姑娘,但母仪天下的名头却破天荒地落下来了。 
        我不知我是该百感交集好,还是该惊恐交加好。   

        整个府里最乐呵的是我阿爹,最忙碌的便数墨墨了。 
        自接到旨意那日开始,她便跟个陀螺似的,一忽儿指挥人装饰庭院,一忽儿拉着我量体裁衣,一忽儿又灵光一闪,道是还缺一套亲手绣的大红嫁衣。 
        我默了一会儿,然后淡笑着问她:“墨墨姑娘,您觉着这个事情的可行性究竟有多大呢?” 
        她“啊”了一声,揪着手指头立在一边,不说话了。 
        我摆摆手,示意她不必上心。 
        日子总算又恢复了平静。 
        丫鬟们偶尔说一句,咱家小姐实在不像个新嫁娘。 
        我也不甚在意。 
        我确实不想做这个新嫁娘。 
        只是我不知道我该如何才能不去做这个新嫁娘。 
        想无可想,也就不去想了。 

        我唯一难过的便是卿夜。 
        我思量许久,总算在一个深夜之如实道出口来。 
        我说:“卿夜,假若我嫁人了,你还会像现在一样经常来看我么?” 
        我怕他不悦,又加了一句:“你不用担心的,我要嫁的那个人他也不甚欢喜我。再加上我的眼睛……总之,他不大看得起我。而且他另有许多自己欢喜的人。所以我想我嫁过去之后,大抵和现在也没有什么不同……” 
        我以为我解释得很清楚,可是,一阵清风拂过,待我回过神来时,屋子里已杳无痕迹。 
        他走了,一句话没说就走了。并且,接下来一连半月都没有再出现。 
        我难过了许久,无比失落地想,他们做鬼的,也像人一样注重伦理纲常么?

        (改了无数七八次,晕了,就这样吧。。。)




liwj123123 2010-11-04 11:45
内容不错,文笔也好,快点更新

掌上微尘 2010-11-04 23:03
        (11) 

        离婚期约莫还剩半月的时候,宫里头指了一个教习嬷嬷过来。 
        学了三天,教习嬷嬷夸奖我“天姿聪颖”,与太子殿下简直天生一对。 
        我抿唇笑笑,一派谦虚道:“都是嬷嬷教导的好。” 
        我不晓得旁的女子嫁入皇族都要学些什么,但是于我,便只是坐一坐,笑一笑,吃一吃饭,喝一喝茶。如果这都学不来,我想“天姿”后头该当跟着的,便是蠢笨了。 
        与教习嬷嬷一道来的,还有四名负责侍候我起居的年轻宫女。 
        嬷嬷笑得体贴,说这四名宫女都是自洗梧宫里调过来的,往后也就贴身服伺我了。 
        我在脑海里搜寻了许久,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现偏差的话,洗梧宫正是太子起居的地方。 
        因这四人的加入,流云阁里着实热闹了一阵。 
        头一日,这四个丫头便美滋滋地向一众丫鬟们炫耀,说她们的名字均由太子亲起,初阳,宿雨,清圆,荷风。有诗为证:叶上初阳乾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墨墨当时便嘟了嘴。她的名字是我取的,但与人家一比,恁是少了几分文气。 
        我有些好笑,清了清嗓子,将她唤到我身边来,柔声道:“墨是黑的,我的眼前也是黑的,所以墨墨,便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我看不到,但我知道墨墨的眼眶红了。 
        宫女初阳嗫嚅几下待辩解些什么,被旁边的清圆给止住了。 
        后来墨墨对我说:“小姐,你真有本事,训得那几个丫头再也不敢胡言乱语了呢!” 
        我没有答话。我哪里是想训人来着,我只是无聊罢了。 

        四月过完,晴好天气总算到了头。  
        风雨肃瑟中,我总是睡不好,夜半惊醒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在我的坚持下,墨墨升做了头等侍女,值夜这等事情便交予了清圆与荷风她们几个。 
        荷风是个老实性子,年纪最小,做人也最为规矩。四个丫头中,我独偏爱她一些。 
        睡不着的时候,我便将她唤到屋里来,絮絮叨叨地说几句闲话。 
        后来我才晓得,越老实的人,胆子也就越大。 

        “小姐为什么总是做噩梦呢?”荷风睡眼惺忪地问我。 
        我道:“是噩梦来找我的,不是我去寻的它。” 
        “我看是因为小姐每天都不开心……啊,我晓得了,小姐根本就不想嫁给太子殿下!”声音里仍然带着睡意,但话语却直透人心。我想到一个词,童言无忌。因为不惧,所以清醒。 
        我说:“你不觉得嫁给太子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么?” 
        “美好有什么用,小姐都不开心。”她似乎翻了个身,声音离得更近了些。 
        我说:“你这么说,就不怕太子殿下不开心么?” 
        “太子殿下有许多开心的事,差这一桩应该也没甚要紧吧!”她嘟囔了一句。 
        我笑了:“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呃……退亲?好像退不了……有了,不如逃婚吧,逃得远远远远的……” 
        我愣了许久。最后说:“荷风,不如你不要再叫荷风了好不好?” 
        “啊?那我叫什么呀?” 
        我想了一会儿,笑着说:“叫晴空吧。” 
        晴空万里,坐看云卷云舒。美得很。  

        这一日是五月初九。 
        距离大婚之期尚有六日。
        待荷风,不对,是晴空,睡熟之后,我睁着眼睛到了天明。



liyuna 2010-11-05 14:15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喜欢。。。

芷扣.. 2010-11-06 09:56
这个卿夜到底是谁呢。。。。。。。

muxueqiufeng 2010-11-06 16:44
微尘,看了这个文,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写评,先霸王吧,表PIA偶

一直在暗自揣测卿夜对胭脂到底是喜欢还是利用

香娆 2010-11-06 17:30
名字有点影象呢,不知道是不是一本书呢

linyu 2010-11-06 20:39
微尘文笔超好~支持哈...

hnizyj918 2010-11-06 22:42
胭脂,胭脂,命运的驱使,她会飘落到何方,总觉得这喜事之下米得圆满。。。。。。。。唉

baili58 2010-11-07 08:42
哇哇,楼主还没更新呢,不错的文,期望是个好结局

小燕子穿花衣 2010-11-07 10:00
文笔不错,会写下去么?

掌上微尘 2010-11-07 18:17
        (12)

        因有了决定,事情变得格外简单起来。 
        我发现勇气有时候真是一个怪异之极的东西,知不可为而为之,临万倾深渊而不惧。 
        因,心中有爱么? 
        掌心里静静躺着一枚精巧至极的玉笛。 
        自那日在皇宫遇袭开始,它在我贴身的袖袋里已躺了月余。 
        到了黄昏,一曲《秦桑》悠悠淡淡破空响起,空气里有清淡的香气袅袅消散开去。 
        曲毕,静立于窗,心中一片丘壑。 
        不知道过了多久,墨墨推门进来,合上窗,嘴里唠唠叨叨嘀咕一些什么。 
        我偏过头去,对着她无声扯了一抹笑出来。 
        我忽然才发现,原来这么多年一直陪在我身边不离不弃的,正是眼前这一位牙尖嘴利,疯起来没心没肺,倔起来牛都拉不动的小丫鬟。当然,她现在也不小了。 
        我说:“墨墨,假若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会想我么?” 
        她高声叫起来:“小姐,你不会是想丢下我,自己一个人嫁去皇宫里和太子殿下双宿双飞吧!” 
        我笑了,颇无奈。 

        卿夜是在夜半的时候出现的。 
        我听到外面敲更的声音,不多不少,正好三下。 
        也许是等待的时间实在太长,当他站在我面前时,我忽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将玉笛递给我的时候他曾经对我说过,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我吹响它,他一定会尽快赶来。 
        可我那时注意到的却是他的后半句话,他问我:“胭脂可晓得我最欢喜的是哪一曲?” 
        我寻思了一会儿,道:“左不过是《国风》,或者《平沙落雁》。” 
        他笑得促狭:“想不到胭脂有此等胸怀,倒是将我高看了,我最欢喜的么,不过一曲《关睢》。”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我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一张脸立时刷一下红了个透底。 
        我却压根就没想起来要追问一句,为何笛音一响他便会来,还有,为何他要说他一定会来,如果他不来呢? 
        真真本末倒置。 
        自黄昏到夜半,我便在这样一种惴惴不安的情绪里,悄然等待着。 
        想起许多。从前我以为不过都是一些絮絮叨叨的闲散话语,此刻想来,每一字每一句,都跟沙漏镌刻时光一样,深深地刻在了我心里。 

        卿夜头一次出现时,我哭得正伤心。但他似乎压根就不会安慰人,只默默地陪在一边,间或加一句“哭累了就早点歇着吧。” 
        我抹了把泪,只好答他:“还好,我还不累。” 
        第二次,过了一月他才再次出现。因他来无影去无踪,浑身都透着一股寒气,我便猜他是从地府里来的。 
        我试探着问他:“卿夜,你晓得地府长什么样子么?” 
        他沉默了一会儿,告诉我:“一样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只是冷得很,没有一丝活气。” 
        我悄悄抚了一抚臂上蹿出的鸡皮疙瘩,也没多放在心上。 
        后来熟了,我便开始没心没肺地央着他问这问那。我看他本事大得很,便追着他说我最渴望能像小鸟一样飞出这府里去。 
        结果那一晚,我真的飞了出去。 
        一双没有温度的手揽在我腰上,夜风从我耳畔呼啸而过,脚下一片虚无,可我心里着实快活得紧。 

        如果我说我恋上了一只鬼,你信吗? 
        我除了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他来自地府,其它一无所知,可我还是想放弃一切,跟他一起,你信吗? 
        也许是不信的。 
        但我只能说,在刚刚好的时间里我遇见了他,而他,刚刚好不是我的同类。 
        那我,也没有别的办法。



        多谢蝈蝈和留言写评的各位啦~~~~
        这文不长,会写下去的,只是俺实在冒时间,可能更新会慢一点。。。 



琅华 2010-11-07 20:24
继续来支持。我喜欢短文,不长的好。HE更好。

可爱的小微尘,写文辛苦,工作辛苦,注意休息O(∩_∩)O哈!

会没事给你酱油酱油的,最近评无能。阿门,沦为专业酱油党。

hnizyj918 2010-11-07 20:54
俺来了,卿夜和胭脂,能有未来吗,期待,还有微尘别忘了虐那个臭屁的太子啊

wxqlyh 2010-11-07 23:20
胭脂与卿夜,之间的纠结也让人觉得心疼,小微尘别陷进去就好了


查看完整版本: [-- 胭脂泪『11月30日更新三篇番外,此文已更完』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Time 0.015532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