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社区服务会员列表统计排行
主题 : [剑三同人]昔我往矣(唐花cp耽美)
陌南央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87198
精华: 1
发帖: 212
橘果: 15767 颗
威望: 3461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橘色
在线时间: 418(时)
注册时间: 2012-10-15
最后登录: 2017-09-07
0 发表于: 2016-05-25  
来源于 武侠玄幻 分类

[剑三同人]昔我往矣(唐花cp耽美)

大概就是剑网三柚子唐门和万花门派下的同人文23333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行道迟迟,载客载机。
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封面大概是没有的- -电梯回头我贴完了来做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评分记录
子落樱橘果+502016-06-13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陌南央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87198
精华: 1
发帖: 212
橘果: 15767 颗
威望: 3461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橘色
在线时间: 418(时)
注册时间: 2012-10-15
最后登录: 2017-09-07
1 发表于: 2016-05-25  
上篇(一)

    来势汹涌的倒春寒让穆杏言不由搓着手呵了口气,这天气可是愁煞了身为医者的他。近几日里龙隐村染了风寒的病人越发多起来,他起身去书房检视了一下冬天剩下的药材,几味常用的药都快见底了。
    “这样的天,真不想出门。”穆杏言无奈地打开窗户看了一眼,虽是晴天却挡不住一阵寒意直扑而来,身上的万花墨色的外袍亦让他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冰冷。喝下一杯姜茶方觉得身子暖和起来,他理了理衣服背好药框认命地走出了屋子。
    外面的景致已有了早春的风貌,白龙口大片开始返青的草地上还星星点点缀着些早开的望春花,着实让人眼前一亮。马背上之人原本皱着的眉头也不由稍稍舒展,天色尚早还未有多少人打扰的一路,像极了早年在万花谷中求学的清晨,一样的澄明心境。自离开谷中在外行医,多见了江湖纷争之事,只觉得找个平静的村落安贫乐道也是好事。三年前选择在此地落户也正是因为这里的归语林和归林泽的水土不仅适合草药成长,更因为远离是是非非。
    盘算着今日要采回的药草种类,行往归林泽的路也似乎没有那么漫长,若不是上次来采药时遇见了重伤了陆离耽搁了采药,还不至于现在冒着寒风来吃苦头。也不知陆离这次离开之后有怎样的际遇。这行走江湖的人啊,终走不出恩怨情仇四字。
    穆杏言行至归林泽时,被踩得东倒西歪的草药让他心下一惊。阳光照不到的林间比路上更为阴冷,危险的气息在林间蔓延开来,他下意识地紧张起来,掂了掂身上带着的防身药物的量,顺着地上的痕迹小心翼翼向前寻去。
    不远处的草丛无风而动,一阵机关齿轮转动的声音随即传来,也不知是什么正用不快也不慢的速度靠近着他。看草丛的动静应该不是什么巨兽,万一是毒蛇就麻烦了。不明的情况让穆杏言不由退了几步背靠在林中的巨树上,他睁大眼睛盯着异动的前方。
    当面前的草丛里钻出一只憨态可掬的机关小猪时,穆杏言终松了口气。虽是机关物件,这小猪却像有生命般一直在他脚边轻轻蹭着,似是将穆杏言当做了主人一般撒着娇。
    “是哪个冒失鬼把你丢在这了?”经不住这可爱的家伙纠缠,穆杏言俯身将小猪抱了起来,准备检查着它周身找些线索。凑近看时他却不禁皱起了眉,它的机关缝隙中积着些早已干涸的血渍:“看来你常跟着你主人涉险啊,不然怎会这样深的缝里还有这样的痕迹。在江湖打滚一定吃了不少苦头吧。”穆杏言说着坐了下来,拿出一块白绢聚精会神地擦着小猪身上的痕迹,全然未注意到身后的动静。
    过了好一会穆杏言方清理好唐门小猪,他看着沾了血污的白帕子叹了口气,轻轻叠好放回怀里,起身只觉脚踝处忽然钻心地疼起来,低头恰看见一条竹叶青正环在自己脚踝处,云袜上两个渗着血色的点预示着危急。
    感觉到动静的竹叶青竖起了尖尖的脑袋,一双冰冷的眼睛紧紧盯着穆杏言,虎视眈眈地吐着红信子缓缓向上游移了起来。屏住呼吸的穆杏言迅速自身后树上折下一根树枝,挡于蛇前与之对峙。蛇身上冰冷的触感渗过皮肤一直钻到心里,让他在这阴冷的天里出了一身的冷汗。
    忽来的迷神钉带着呼啸自他身前半寸之地穿过,待穆杏言回过神时,那条竹叶青已被刺穿七寸牢牢钉在了左后方的树干上,拼命扭动了几下便没了动静。松了口气的穆杏言迅速在树下坐下,用白绢扎好关节处。伤口处灼烧一般的疼了起来,他倒吸一口凉气挣扎着想起身找草药,只觉得一片目眩。
    再次无力坐下正听见一阵脚步,一双手扶着他靠在树上后,稳稳地按住了他的肩膀。穆杏言费力的抬起头,只见一人已站在自己身前,深蓝色的衣衫似是唐门的打扮,还未等他问些什么,那唐门便俯下身为他吸毒。
    一切发生的太快,穆杏言瞪大眼睛看着眼前来历不明的人。在他人生的前二十六载里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他怔怔看着唐门那薄削而微凉的唇贴在伤口上,一点一点将毒血吸了出来,镇压住伤口火烧一般的疼痛。待他吸尽毒血抬头时,慌忙说了句:“多谢……这竹叶青的毒性虽不大,但你用嘴吸毒时一定也会受到些影响,还请阁下跟我回寒舍拿些草药……”
    “在下唐轩时,我在蜀中多蛇虫鼠蚁的地方长大,这点小毒无需在意。还要代我家阿仔谢过大夫了。”话语间机关小猪已然跑到了唐门脚边。
    安下心的穆杏言打量着唐轩时,果然是一身江湖人的打扮。可目光相触时只觉得莫名冰冷,那唐门的眼神,像极了夏秋之际归语林上嗜血的偷猎者。却也只是一瞬,那双眼睛里的戾气便消失殆尽,笑盈盈望着自己,格外亲切。是错觉么?穆杏言眯起眼睛只觉得一切似乎不那么真切。
    “穆杏言,真的多谢。”他说着站起身恭恭敬敬向着唐轩时作揖拜谢。
    唐轩时听着他的名字眼睛里顿时多了份神采:“杏林之言么?可否帮在下看下这个方子里要的药材哪些可以再此地找到?”
    “这……”穆杏言接过方子细细看了一遍:“敢问,病人是否受了何种程度的外伤?”
    “性命堪忧。”
    穆杏言思索了一阵,就地重写了张方子交给唐轩时:“那……我建议阁下不要用这个方子,药性太强恐病者受不住,应先固本再疗伤。况且你这方子上的己味药刚开春药材市场未必就有,你可以去广都镇上碰碰运气,但伤者不一定等得起。若是阁下信得过我,试试我的方子应该也有效。不过可能好的慢些。”
    分外认真的字字句句在唐轩时看来宛如救命稻草一般,他点了点头郑重收好方子正欲感谢这萍水相逢的大夫,却只见他摆了摆手道:“人命关天,救人为先。”
    “多谢大夫。”唐轩时迅速跨上马抽了一鞭子绝尘而去,再回头看一眼,只见穆杏言正在目送自己的身影越来越小,一袭墨色的衣衫立于翠色林间仿若谪仙:“穆大夫,我们还会再见的。”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子落樱威望+192016-06-13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子落樱橘果+1972016-06-13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陌南央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87198
精华: 1
发帖: 212
橘果: 15767 颗
威望: 3461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橘色
在线时间: 418(时)
注册时间: 2012-10-15
最后登录: 2017-09-07
2 发表于: 2016-05-25  
上篇 (二)

二月过后天气逐渐暖了起来,陆离循着熟悉的路行至穆杏言的医馆之时,他正拿着竹篓里的药材出来晒,专心致志的神情被阳光镀上了温暖的色彩。在陆离眼里这位鲜少会笑的大夫却总是带着这样一层淡淡的光。在陆离从满是血污的生死深渊爬起来的第一刻,见到的便是这个人,用一手太素九针硬生生把他从阎王手里救了回来。
陆离静静站在不远处看着他将所有药物皆放置妥当,方走近道:“阿言,好久不见了。”

“看这形貌,该是未留下内伤的病根。”抬眼看着来人依然挺拔的身形,大夫的心也放了下来。

“哈,阿言你只挂念我的病么?”陆离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跟上了穆杏言的步子一起走进了医馆,轻车熟路地在院中辛夷树下坐下。萧瑟了一个冬天的树枝而今已有了三五个待放的花苞。

“我早说过,我对你那些江湖往事不感兴趣,我行医救人自然关心的是病人的身子骨。”倒了壶热茶给陆离满上,穆杏言坐下又端详了阵他的面色,不由自主地为他把起了脉:“阿离,你最近可是过于疲累?该好生休息一阵了。不对……”

穆杏言神色凝重站起身撩开了陆离腰侧的料子,盯着明显的擦伤皱了皱眉:“内伤没有外伤倒是又添了,一来就给我这医馆加了份血腥味。”

有意闪躲开那双不揉杂尘的眼睛,陆离低头捧着杯子吹了口气:“江湖恩怨就这样,过了这阵就好了,这数月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我可不希望我好不容易救回来的性命重蹈覆辙,又因为相同的事情去阎王那报道。”取出绷带将伤口一圈圈缠上,惯常的平淡语气听着却让陆离觉得难得的安心。

陆离低头看着一丝不苟处理伤口的穆杏言,不由自主地想亲近,悄然伸出的手却因医者的话语停在了半空:“怎么忽然想起来找我了?”

“而今双手沾血,格外想念那段在阿言你这里养病的时日。所以来看看你,希望能找回那时心中的安宁。”陆离不动声色地收回手噙着笑意望向身旁的人。

专注于自己手中事务的穆杏言低头看着已经包好的伤口,缓缓摇了摇头:“阿离你若肯退一步,这份安宁会自随你一辈子。”

“我做不到如你一般,家族世仇我无法淡忘,更何况哪有报仇半途而废的道理?”明教青年明澈的眼里多了份恨火。

“那又何苦今日来这找自欺欺人的安宁?”平静地起身回到自己位子上喝下一口茶,穆杏言的眼里未见波澜。

“阿言你总是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我……”陆离犹豫地望着坐在对面的医者终微微叹了口气:“我特地来和你道别,这次我可能要离开很久。阿言待我下次平安回来……”

“如何?”

“我带你去明教采集大漠的珍贵的药材可好?”

低头的医者脸上终见些许笑意,穆杏言淡淡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那便一言为定了。”他回屋执笔写下一个方子交到陆离手中:“你近来心神虚耗略多,自己去屋里照着帖子抓几服药好好调理,顺便拿些我新做的金疮药防身吧。”

“阿言,我……”陆离掂量着手中方子的分量,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快取药去,不然我可就收你诊金了。”

“阿言何时这么会使唤人了?”熟知穆杏言的性子,陆离也未多说什么,径直走进了屋里在药柜停下了脚步,再回头看一眼院中背对着自己晒太阳的人,悄然生出一份守着他的念头。陆离想着自己的笑容藏了起来。若是时间停在此时该多好。



“大夫大夫你要去成都了么?陆大哥哥什么时候会再带糕点来看我们?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糕点!”村口的稚童看见穆杏言收拾好行囊时不免追上去问了两句。去年陆离在此地养伤时和他们玩的极好,上次带给穆杏言的精致糕点被孩子们一抢而空后,倒是让这群孩子常常惦念。

“到他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你们这群娃儿可别再追着我了,回头一身汗再一吹风又得着凉,快回去吧。我会给你们带些时兴玩意回来。”穆杏言摆了摆手和这群孩子告别,踏上了去成都的路。

虽他不喜欢广都镇的繁华,但开春给村里老人赠药花去了他医馆的部分收入,只能去成都变卖些药品来维持医馆的花销,也只有那里有这么大的药物需求量。

“果然,这三年过去,还是放不下。”穆杏言望向成都的方向无奈地摇了摇头,有些事情果然不是时间就可以淡忘的。但愿这次去成都也能早去早回不生枝节,虽是如此想着,他却不想加快去那座城的脚步。

路上的一日多里穆杏言难得闲下来回顾自己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十几岁便随师父离开万花谷行医走遍了大半的山河,七年后师父离世他便一人在广都镇外落脚,又因一年后的变故而退至白龙口隐居,一转眼又是三年。若不是那次的事,他也许不至于讨厌江湖的所在。

这些年医治过多少病人他记不清了,见多了回天乏力的场景终让他认了生死无常这事,从而更加珍惜性命。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想着终到了广都镇上,喧嚣的集市还是他印象里的样子。

循着记忆的方向走到药房前,却正见带着面具的唐门弟子摇摇晃晃倒了下去。穆杏言三步并作两步将人扶住,习惯性地把脉后却不由心中一震,急促而凌乱的心跳分明是麻促脉的症状,再观其舌苔面色亦不乐观。

“这是洋地黄中毒了,快来个人把他扶进屋里。”穆杏言果断将人放成平躺,迅速铺展开随身带着的针囊取针护住几大要穴保住他的生机,再冲到柜前里买了几味拔毒的药材让人熬制。等药铺里熬好已然过去了一段时间,穆杏言小心翼翼将药给那人喂下去后,便守在了药铺里。逐渐缓和的脉象让穆杏言悬着的心渐渐放下,究竟是大意才洋地黄过量中毒,还是有人蓄意为之,想着再细看这人形貌竟有几分熟悉。

“咳咳……”半个时辰后那唐门咳了两声悠悠转醒,他有些迷惘地坐起身正看见守在一旁的穆杏言,原本没有焦点的眼睛逐渐恢复了清明:“可是……穆大夫?”

听到疑问的穆杏言有些讶异地抬头看着他,努力回想着眼前是谁,一时未接上话。

见到他脸上的疑虑唐门轻轻拿下了那挡了半脸的面具朝着穆杏言笑起来:“大夫忘了么?在下是一个半月前在归林泽的唐轩时。多谢当时大夫的方子,舍弟的身体渐渐好转了。”

恍然大悟的大夫微微点头示意:“能用得上便好,看阁下不像是大意的人,该是近日被人盯上了才下了洋地黄的毒,再调理几天应无大碍,来日应多加小心。”

“是么……”唐轩时思索着面色凝重起来,原本满是笑意的眼里多了份深沉,他沉默了一会又抬起头礼貌地含笑对穆杏言说:“这么一算我欠了穆大夫两次人情了,可肯赏脸过府一叙?”

穆杏言起身摆了摆手,一边收针一边道:“多谢美意,杏言懒于交际还望见谅,况且我此趟来广都镇是为药材买卖之事,不便久留,人情之事阁下也不必挂怀,不过是刚巧碰上了。”

被婉拒的人眼里闪过一丝落寞,唐轩时沉思了片刻又说:“大夫如此,我当真过意不去,大夫既是为了采买药材而来,我便让家中马车送大夫回去吧,既可以帮大夫多搬些药物,也能为大夫免去一路劳顿可好?”

“这……”眼前人一脸的热忱让穆杏言迟疑起来。

“大夫便给在下一个还情的机会可好?”

人情真是个麻烦的东西,无奈地点了点头便被人引着走向了城门口,唐轩时分明还虚浮的脚步却未曾闲下,待得穆杏言坐上马车方松了口气在他对面坐下。车内的药材渐散发出些许药香,穆杏言倚着靠背闭目养神,细碎的阳光透过帘上的缝隙洒在大夫的身上看起来格外温暖。

唐轩时未想到此程这位大夫竟是一路无言,甚至未曾再看唐门一眼,小憩片刻后便开始心无旁骛地遴选药材将它们分类,车轱辘的吱嘎声成了唯一的响动。

在穆杏言第七次放下手中药材时,唐轩时方开口打破沉默:“穆大那个夫真是醉心于医术。”

“生死攸关的大事怎能不钻研?”穆杏言头也未抬应到。

唐轩时撑着下巴端详着大夫目光变得敏锐:“大夫对每位病人都这般专注么?若我告诉大夫此番救我你会惹上祸端,大夫可会后悔救我?”

大夫的面色终显出一分郑重,穆杏言停下手中的筛检正色道:“为何要后悔?在我眼里,无论是谁,只要他想活下去,我便会救他。不管他是什么背景来历。”

“当真是如书中所言的医者父母心,穆大夫分明这般心系病患,却又为何对轩时如此淡漠?”

“我待任何人都如此,望唐兄见谅。”穆杏言说着淡然避过了唐轩时的视线。

不为眼前医者冷漠回应而恼恨,也不甘于一路寂然,唐轩时低头笑了笑转移开话题:“穆大夫既到成都采卖药材为何不将医馆开在成都附近?”

穆杏言挑起车帘望着成都的方向摇了摇头:“我喜欢龙隐村的安宁,去成都不过是卖些定期补贴医馆开支而已,人太多的地方,纷争也多的叫人避之不及。”

“原来穆大夫是这般淡泊的人物,轩时也喜爱远郊的宁静,可惜总被杂事所扰。”

“谁又没几桩放不下的事,看开了不过大梦一场,百年之后谁还记得?”穆杏言也不知这话究竟是说给唐轩时还是自己听的,也未察觉到悄然浮于面上的倦意。

“穆大夫说的是。你既不喜欢成都,那轩时可以帮个忙每月去龙隐村找大夫收药,也免得大夫来回路上奔波,权当是你上次为我开的药方的酬谢,在下家中经商常年有人在各处跑,经过龙隐村讨药也是顺路。”

医者终转头望向对面的人,礼貌微笑的脸上那双友好的眼睛让他有些无法适从。他素常是厌烦记挂人情世故的,能两清是最好的事。只是今日若是应下,往后的日子便少不了和唐轩时继续打交道。

片刻的迟疑被唐轩时看在眼里,却也不想遭到拒绝,便又补了一句:“若是龙隐村内有病患找穆大夫,大夫又恰好外出,因此误了性命穆大夫也会伤神的。”

生死攸关的考虑为穆杏言做下了最后的决定,他缓缓点了点头:“那便多谢唐兄了。”撞上那热忱眼神的瞬间,穆杏言忽然想起了些往事,怅然低垂下目光,防备地向后挪了挪身子。脑海中第一反应竟是那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子落樱威望+332016-06-13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子落樱橘果+3302016-06-13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描述
快速回复

【温馨提示】请认真回帖,禁止纯表情、纯数字、纯复制等水帖!请勿套用“谢谢楼主”、“抱走”、“完结没有”等无意义的回复!每个帖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于3帖,每个版面连续回复请勿多于10帖!除茶馆外其他版面请勿版聊,回帖请与主题相关。
验证问题:
《微微一笑很倾城》的作者是谁? 正确答案:顾漫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