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圣母之泪(完)(2013年4-6月原创大赛第1名)
krill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221277
精华: 1
发帖: 323
橘果: 11110 颗
威望: 4536 点
光辉成就: 0 分
在线时间: 397(时)
注册时间: 2009-06-27
最后登录: 2018-09-28
20  发表于: 2013-06-20  
  “好了年轻人。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告诉我,圣母之泪究竟在哪里!”他撕碎了虚伪的笑面,恶狠狠地用枪指着我。

  我也端起了我的猎枪,可我的手还在发抖,这让我根本无法瞄准!“就算你那么说,我也还是不可能知道!”

  “既然如此。”他的食指轻轻扣住扳机,我知道,他只要稍微用力,我就可能像那个东方男人一样倒在这片开满罪恶之花的土地上。

  我当然可以使用猎枪。可是在这样的距离下,我这把老旧的猎枪根本无法给予他致命的伤害!而且一击过后,我是真的只能等死了。而他,只要一枪就可以让我丧命!但是,为了生存,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大概我的运气并不好吧,他发现了我的意图,最后我跟他几乎同时扣下扳机。

  我绝望了,我会死在他的子弹下!

  可是上帝似乎总喜欢跟我开玩笑。

  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接下来发生的事了。

  弥漫在四周的黑暗忽然化成了实体,像是诡笑着的面具,月牙般的嘴眼对着我,仿佛在嘲笑。我看着它们缠绕在中年男人身上,看着他惊惶失措地大声质问:“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动不了了!”

  他看不见,越发浓郁的黑暗。

  他也看不见死去的少女,那怨恨的灵魂。

  天边红得像要滴出血来,混合着黑暗的混沌,透着无尽绝望。

  这大概,是地狱吧……

  又或者,这是我的幻觉?不然,我怎么会看见那个分明已经死去的人,又从地上站了起来!?

  “阿尔默瑟。”唐用了平时那种平淡却又总仿佛带着嘲笑的口吻,“你听见了吗?来自,地狱的怨恨。”

  可是那面对他的男人却没法冷静地听他说话,他惊恐地瞪着眼,“不可能!不可能!!”他竭斯底里地嘶吼着,却因为缠绕在身上愈发浓厚的黑暗而动弹不得。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感觉,但是我可以看见,黑暗,已经快要把他的胸口都淹没了……

  “你明明已经被我……哈!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是圣母之泪!一定是圣母之泪!!所以,你拥有了不死之身!什么为了复活亲爱的女王陛下——哈哈哈!!真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唐,你太精明了!你精明到利用王储达成你的目的!”

  唐没有反驳。他从始至终都微笑着看他,那眼神里充满了蔑视还有少许的怜悯?“愚蠢。作为对你那愚蠢想法的奖赏,就让你跟你那罪恶之花一同毁灭在这场地狱的盛宴中。”

  ……

3月3日,星期二,晴

  距离那场灾难已经有一个月了。

  当时的我从没想过还能有活着回来的一天。

  那样的场面太惊人了!

  以至于直到现在我回想起来还忍不住颤抖。

  小镇里所有的活物都被吸到天空,组成壮观的倒置漏斗。地面裂开了黑暗的深渊,不断有面目全非的不知名物体从深渊里爬出来,逮着活人就往深渊里拖。

  头顶是呼啸的怨魂的凝聚体,它们在空气中游走,用诡异的面孔注视着地面仓皇奔跑的人们。

  我的耳朵在连绵不绝的惊叫声中麻木。我的手指在这样的气氛中失去了反抗的勇气。我真的以为我会与他们一样被拖入绝望的深渊,然后死去。

  可我还活着。

  我活着见证了那一个小镇从繁荣到毁灭再到看不见任何痕迹——就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我还活着,直到现在。

尾声——

  格雷合上日记,扭过头看了看桌上长势惹人的翠绿植物。用少女的鲜血浇灌出的罪恶之花,它的汁液就是人们梦寐以求的圣母之泪原料。唐在离开之际把这盆珍贵的植物扔给了他。

  “它先放在你那里。”唐说,“我会回来取的。”

  抚摸着植物翠色的叶子,格雷轻叹,“唐,你究竟是什么?”

——end——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熊猫宅宅 威望 +12 2013-06-20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熊猫宅宅 橘果 +120 2013-06-20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北雪小歪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UID: 477378
精华: 12
发帖: 65799
橘果: 39462 颗
威望: 65714 点
光辉成就: 63 分
群组: 好基友
在线时间: 10737(时)
注册时间: 2011-01-12
最后登录: 2018-10-16
21  发表于: 2013-06-29  
评  全
      一气看完了,挺惊心动魄的,圣母之泪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那么多人会为了它丧命,无辜的罪恶的,现在看来圣母之泪却犹如罪恶的源泉了。一切罪恶的起点。唉,就像一个武功秘籍一样,那么多人为之付出惨痛的代价,但是结果又如何呢,只不过是自己的贪嗔痴罢了。如果它不存在了岂不是更好呢。
      古老的庄园又隐藏着什么秘密,已经无关紧要了,因为已经不再存在。唯一让人摸不透的就是那个庄园的东方主人,他到底要做什么,是为了报仇吗,但是目前来看大仇已经得报了。还想要什么呢,就像一个谜一样,然而灾难躲过去了,故事还是没有结束,罪恶之花还在,那么之后的故事还会有。就像循环吗?



244
楼主留言:
╭(╯3╰)╮唐的故事才开始,不过那又是另一篇了昂~另外,文中的唐并不是死去的那个,他并不想复仇,毁灭小镇大概是顺道而已。他的设定是类似于“山鬼”一类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熊猫宅宅 威望 +2 2013-06-30 完成定制,加分鼓励
熊猫宅宅 橘果 +24 2013-06-30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小歪精美图集 戳:记录 绿、  写给你   欢迎欣赏,留下脚印最好!谢谢!
十二爷 离线
级别: 神

UID: 354781
精华: 0
发帖: 1232
橘果: 341 颗
威望: 19775 点
光辉成就: 4 分
群组: 我是你隔壁的二肉肉啊
在线时间: 700(时)
注册时间: 2010-03-03
最后登录: 2018-07-06
22  发表于: 2013-12-19  
评全文
写的非常赞的灵异悬疑,虽然有一些小Bug和木有讲清楚的地方,但是看到这样高质量的文在原创出现,忽然觉得异常的感动!
作者用很西式小说的叙述方式,第一人称将整个扑朔迷离的故事娓娓道来。从朋友简的失踪,到一探庄园、二入庄园,在庄园中迷失自己和以特别的方式被解救,真相大白之后与唐的互相了解,和出人意料的结尾。整个故事峰回路转,剧情直泄而下,不可不谓“精彩”二字。
唯一觉得遗憾的是这篇文章被写成了灵异,如果是现实的,那么恐怖等级完全上升N档。
故事里的圣母之泪,用女子鲜血养育,换来一个人的重生。让人感到了哥特式的血腥与恐怖。作者通过环境的渲染,人物的刻画很好的将整个故事展现。
最后的结尾戛然而止,让人很是好奇男主接下来的命运,不过贪欲可以毁灭世界,目测男主活不了,圣母之泪秘密也终有被勘破的一天。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傏朝栗孒 威望 +3 2013-12-20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傏朝栗孒 橘果 +31 2013-12-20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coin 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218178
精华: 2
发帖: 7352
橘果: 4476 颗
威望: 22492 点
光辉成就: 7 分
在线时间: 2582(时)
注册时间: 2009-06-23
最后登录: 2018-10-03
23  发表于: 2013-12-30  
亲爱的,我好久木有来园子鸟,一次性来全部捧场!悬疑的故事~
楼主留言:
(づ ̄3 ̄)づ╭❤~好久不见,十分想念~
雨悠星晴 离线
级别: 橘书雅茶

UID: 176963
精华: 0
发帖: 24961
橘果: 10419 颗
威望: 19816 点
光辉成就: 3 分
在线时间: 1120(时)
注册时间: 2009-04-16
最后登录: 2018-05-21
24  发表于: 2015-06-13  
评:
一切缘起一个名叫“简”的失踪,而她的好友就是格雷去这个神秘庄园寻找她。
我是怀着忐忑的心在看的,一切感觉是那么的诡异,神秘的庄园主人,离奇的失踪事件,一切都发生在这个东方式庄园里。看到前面的时候我就在猜想圣母之泪是什么东东啊?能让庄园主人如此的执着,而庄园的神秘又让无数的人执意前往。。看到庄园主人说,“你该庆幸你不是女人,要不你活不到现在”。再结合前面酒吧老板的话“以骨血化作圣母之泪来灌溉他邪恶的花草”,看到这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太诡异了。难道这个圣母之泪就是女人的骨血?为什么非得是女人的骨血才可以呢?
后面我是越看越没有看懂,太跳跃了点,庄园主人就是“唐”,而突然冒出来的中年男人是哪个啊,他为什么要来庄园找圣母之泪,而庄园主人是如何得到“不死之身”的,而最后的结局也非常的诡异,本来就不存在的小镇最后也消失不见了,连人也被吸进天空中,而地面也裂开了缝,冒出一些不知名的东西,而格雷却活了下来。。。而那个不死的“唐”去了哪里没有交待。。。
期待后续的故事啊。。
楼主留言:
- -关于这个……在另一篇短篇里有解释。不过我没发在这里,顺便贴一下吧。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子落樱 威望 +3 2016-04-25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子落樱 橘果 +38 2016-04-25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krill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221277
精华: 1
发帖: 323
橘果: 11110 颗
威望: 4536 点
光辉成就: 0 分
在线时间: 397(时)
注册时间: 2009-06-27
最后登录: 2018-09-28
25  发表于: 2015-06-13  

PS:这篇里的“我”就是唐

窥视


  我最近感觉到了一点不适应。


  每当我靠近我的小家伙时,我总会有一种被注视的感觉。


  小家伙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长得粉嫩水灵。除了很受欢迎之外,也经常会碰上尾随的怪叔叔。为此,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失踪个三五天。


  担心?


  嗯……偶尔会。


  不过她通常会在几天后的晚上回来,所以我并不是特别担忧。


  小家伙最近很奇怪,蔫蔫地没有精神。


  不像是没有吃饱。最近的食物很是充足,我也确信每天都有给她喂水。


  是晒多了阳光?


  也不像。这水嫩的肌肤,证明她确实保养得很好。


  我把她拎起来抱在手里掂了掂,沉了不少。看样子她这阵子可没少长个子。


  长个子?


  原来如此。


  营养太丰盛了啊。


  真麻烦,她可不能长太大。


  得替她清除冗余,否则她会因为快速老化而死亡。


  啊,又来了。


  我烦躁地皱了皱眉。那个目光,在我搂着小家伙的时候更明显了。火辣辣的目光,让我感觉后背都要被灼烧了一样。


  小家伙鼓着腮帮在我怀里乱蹭,过多的能量让她撑得难受。


  我捏了捏她的脸颊,挑了挑眉。


  “现在知道难受了?平时让你节制点也没见你听。”


  她用脑袋在我胸口附近蹭了蹭,抬起头,泪眼汪汪地看着我。


  这样的表情,让那不知隐藏在何处的视线瞬间变得兴奋起来,同时落在我身上的目光更是仿若芒刺,刺进了我的背脊,让我顿时觉得坐立不安起来。


  “就算你这样看着我……”我挑起眉脚,“我也是不会帮你的。”


  那么说着,我就把她拎着,放回了她的小床。


  得让她好好反省。


  我想着,顺手拉上了窗帘。


  令我窒息的注视感随之消失。真是……我可最讨厌被人从暗地里监视着了!


  虽然嘴上说了不管她,可也不能真就这么放任她下去。尽管清除冗余这种事还是异常麻烦……


  想想,最近的麻烦事还真多。对我这个怕麻烦的人而已,这绝对不是好事。


  我在家里翻了翻,没找到称手的工具。


  连把刀也没看见。


  真要命。我才想起来因为从来没想过自己下厨,我连必要的刀具都没买。


  没办法,去隔壁借吧。


  ……


  “对不起打扰一下。我是住您们隔壁的唐,想跟您们借点东西。”


  敲响了隔壁周先生家的门,隔了挺长一段时间,我才听到有人从楼梯上下来。不久只听门锁转动,门开了个小缝隙。门缝里露出一双眼来,阴沉沉地注视着我。


  这眼神……


  像极了小家伙房里,那暗中窥视的双眼。


  “你要做什么?”他将自己整个掩藏在门的阴影下,戒备地看着我。


  我可以确定他不是我平时见到的那个周先生。周先生已经年逾五十,声音不会这么年轻。而且,他跟我还算熟络,时常会跟我说些他年轻时的趣事。


  周太太?


  也不能,这明显是个男人。


  想来想去,也只能是周太太口中,那不成器的儿子。


  周太太说,他总喜欢独自呆在房间里,也不知在瞎鼓捣什么。他不让任何人接近他的房间,甚至是想要替他打扫房间的周太太也被他拒之门外。


  谁也不知道他在屋子里鼓捣些什么。


  这么说来,小家伙的房间,窗户似乎与他的正对着。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呵~


  “我想借用一下钢锯。”我说。


  这东西不是每个家里都有,不过我确信周先生家有。上个星期我还看见他用钢锯切割木材——周先生是个木工爱好者,听周太太介绍,家里大部分家具都是出自周先生之手。


  作为一个业余者来说,这很了不起。尤其是,那些家具都很具特色,如果可能我倒想麻烦他替我也做一套。


  不过这不切实际。周先生已经不年轻了,而且他还要工作,没时间也没精力做这样的事。


  “……稍等。”


  他说着关上了门。看样子是去里面找钢锯去了。


  片刻之后,他重新打开门,从门缝里把钢锯递给了我。从始至终,他都没露过面。


  这比起周太太形容的,“不善与人交际”还要严重吧。哦,我都忘了,周太太说他有自闭倾向。看来确实如此。


  ……


  我是晚上才开始替小家伙清除冗余的。


  到我动手时,她已经被能量折腾到难受得蜷缩起了身子,听见我开门的声音,抬起头巴巴地看着我。我挑眉,“知道痛苦了?就该如此,很该让你张长记性。”


  我一面说着,一面拉开了窗帘。


  今晚月光不错,小家伙应该会很喜欢。她不那么抵抗,我清除冗余的时候也会顺利一些。


  不过……


  我抬头往对面窗户看了一眼。


  窗帘拉着。但窗帘中间,有样东西。能反射出月光,应该是类似于玻璃的东西。


  就那么一会的工夫,那双在暗处注视着这里的眼睛,那犹如芒刺的目光,又出现了。


  接下来的东西……让他看?


  啊,随便吧。只要他不怕被吓到。


  “过来。”我向小家伙招招手。


  她蜷曲着滚了滚,没挪动半分。


  败给她了。


  这是在卖萌?


  都什么时候了!


  我按了按眉心,两步过去将她从床上拎起,扔东西一样扔到窗户边上,月光照耀的地方。


  粗暴?别开玩笑。她不会那么觉得。而且比起接下来要做的,这可是极其温柔了。


  我掂了掂手里的钢锯,勒令她躺平之后,坐在她腿部。


  这方便我操作。


  “待会可能会很疼,但你必须忍着。明白了吗?”我一面在她身上比划,寻找合适的下手点,一面如此告诫她。


  她点点头,示意明白。


  嗯……先从哪里开始?头吗?


  真是件麻烦的事。


  我嘟哝一声,一手按压在她口鼻的地方,一手举着钢锯,在她脖子处那么一划拉……汁液顿时喷得我脸上身上到处都是。


  她的手因为疼痛在抽搐,几次都打在我身上。不过由于没什么力气,没太大的杀伤力。


  十五分钟后,我把她的脑袋与身体分离了。


  不得不说,这个工作一点也不轻松。


  接下来是四肢。


  处理完之后,就只剩下一个躯干了。我必须把它剖开,还要把内脏给清理出来……然后才能挑拣出冗余部分。是个大工程。


  我说过我是个怕麻烦的人,现在会在干着这种麻烦的事,完全是因为,从她身上清理下来的冗余,是我所需要的,一种非常珍贵的原料。


  否则,我宁愿让她老化。


  将冗余清理完毕,我拾起她有用的部分,开始往院子里走。这也是我把清理的时间选择晚上的原因,不管怎么说,捧着这一堆东西,要是被人看见了,可是会惹出大麻烦的!


  院里有我之前放在那里的揪。本来是打算种些花草的,可因为懒惰的关系,至今没在这里种上任何东西。现在么……


  我拿起揪开始挖坑。


  这项工作比起之前的倒是简单多了,很快我就挖出了个不小的坑来。接着开始在坑里放置小家伙的“零件”。


  先放了躯干,然后是四肢,最后才是脑袋。


  这之后,我开始掩埋。把土全部填满,拍平。


  还得给她浇上水。


  大概明天下午她就能恢复了。


  ……


  第二天下午,隔壁的周太太来找了我。


  我这才想起还没把钢锯还给她。不过她看我的眼神有点怪,想说什么又不敢。对我也不如平时的亲切,总有种戒备。她还时不时往我家院里张望,对那里很感兴趣的样子。


  “不好意思,本来应该今天早上把它还给您的,我竟然一时忘了。”我把她请进了屋里,一面说着,一面将钢锯递给她。


  她讪笑地接过钢锯,面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


  说起来,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是这种不自然的表情,在我邀请的进屋时,她还犹豫了一会。


  “不客气。”她有些紧张地握着钢锯,两只眼在屋子里四处张寻,“那个,你妹妹呢?平时她不都喜欢在院里玩耍?”


  “她最近有些身体不适,还在房间里躺着呢。”


  “哦,是吗。”她心不在焉地说着,又寻找到了新的疑问,“你院里的泥土……翻新过吗?那里……”后半段她没有说完,不过我想她应该看得出那是个被填上的坑。


  我当然不会告诉她真相,所以顺着她的话说下去。


  “啊。是这样,我准备在那里种些花草,所以提前翻新了。”为了打消她的怀疑,我还特意拿了我准备用来制作一种特殊香料的原料——就是昨晚从小家伙身上剥离下的冗余部分。


  那是种与铃兰相仿的植物。


  所以我为我的香料取名为“圣母之泪”。啊,听起来是个有趣的名字吧。可惜他们竟然不接受我这个原创者的命名,给它另取了一个名字——返魂香。


  真是,这些家伙。有些东西说得太直白了,就没有乐趣了啊。


  “为什么,不现在种?”她那么提议着,“我是说,我刚好我可以给你帮忙。”


  是个好提议。最好,她帮我种好了,这样我可以省去不少事。


  为此,我笑得分外真诚,“那太好了。真是麻烦您了。”


  我把坑里填上的土又再挖开。


  周太太瞪大眼睛在坑里寻找着什么。


  真是可爱。这里面怎么会有东西。


  直到她帮我种上原料,再填回土,她也没从坑里发现任何不该长在土里的东西,只能带着满目疑惑回到了家里。


  为了彻底打消她的疑虑,在小家伙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带着她去了周先生家拜访。


  这次,我仍旧没能看见周太太口中不成器的儿子。


  但我能听见二楼传来一些异样的声音。


  似乎有东西被撞倒砸在地上的闷响,还有瓷器破碎的清脆声音,跟着是门被摔上的巨响。


  周太太一脸担忧地看着楼上,不好意思地冲我笑笑。


  “请不要介意。我那儿子是有些行为怪异。”


  我表示理解。


  随后又在周先生家呆了一阵,这才起身道别。


  那双注视着小家伙的眼,今后还会不会存在?


  这种事,我怎么知道。呵~


  ——end——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子落樱 威望 +31 2016-04-25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子落樱 橘果 +317 2016-04-25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krill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221277
精华: 1
发帖: 323
橘果: 11110 颗
威望: 4536 点
光辉成就: 0 分
在线时间: 397(时)
注册时间: 2009-06-27
最后登录: 2018-09-28
26  发表于: 2015-06-13  
解说:《窥视》
窥视说的是一个死宅在偷窥小家伙。
小家伙是一种靠吞噬灵魂为生的植物幻化的幼女诱饵。由于吞噬太多营养丰盛而开始加速老化。
“我”要帮她清除冗余,所以就干脆在那个偷窥的死宅面前上演一场分尸的戏码。
死宅最后被吓疯了,最后躲在房里,也不敢再偷窥。

《圣母之泪》
唐是类似“山鬼”的存在(注:即山神)。但他没有山鬼的良善,他可以认为没有感情,喜欢到处惹祸。越是混乱的地方他越喜欢。
故事背景在一个英国小镇的庄园里。
酒店老板在三十年前伙同一帮人洗劫了庄园,并杀死了庄园主人——一个东方人。
在他死后,唐盗用了他的外貌和名字,并以“圣母之泪”为诱饵(注:圣母之泪即为返魂香,传言活死人肉白骨的那个),诱使掌权派的“阿尔默瑟”把庄园作为屠宰场,不断送来少女处死,将她们的灵魂一部分作为养料(注:圣母之泪的来源在窥视一章有写到),一部分作为开启地狱的钥匙。
至于为什么是少女——除了迎合阿尔默瑟外,恐怕只是他的恶趣味罢了。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子落樱 威望 +3 2016-04-25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子落樱 橘果 +34 2016-04-25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雨悠星晴 离线
级别: 橘书雅茶

UID: 176963
精华: 0
发帖: 24961
橘果: 10419 颗
威望: 19816 点
光辉成就: 3 分
在线时间: 1120(时)
注册时间: 2009-04-16
最后登录: 2018-05-21
27  发表于: 2015-06-13  
哈哈,谢谢阿左的解释,终于明白了。。。我空了去把其它的都找来看了。。。
话说那个小家伙太萌了点。。而那个周先生的儿子估计也再也不敢窥视了,最后都已经吓成那样了。。
楼主留言:
还有其他几个短篇。不过我是发贴吧上的。哪天有空我贴过来好了。就这个帖子,也不用去哪找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评分记录
子落樱 橘果 +1 2016-04-25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雨悠星晴 离线
级别: 橘书雅茶

UID: 176963
精华: 0
发帖: 24961
橘果: 10419 颗
威望: 19816 点
光辉成就: 3 分
在线时间: 1120(时)
注册时间: 2009-04-16
最后登录: 2018-05-21
28  发表于: 2015-06-14  
好的,我会持续关注的。。。呵呵。坐等阿左了。。
krill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221277
精华: 1
发帖: 323
橘果: 11110 颗
威望: 4536 点
光辉成就: 0 分
在线时间: 397(时)
注册时间: 2009-06-27
最后登录: 2018-09-28
29  发表于: 2015-06-14  
短篇二:主角依然是唐
枯骨生藤

  艳阳高照。今天的天气实在是很不错。

  这样的天气里,我本该悠闲地坐在藤椅上,在阳台舒服地晒着太阳,顺便再来壶上好的雨前龙井。

  想想都是舒适而悠闲的日子。

  可惜现实是我必须在这样的天气里,在城里大街小巷地乱蹿。

  我很早前收留的小女孩丢了。

  我必须找到她。——尽管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突然失踪。

  以往她都会在第三天的晚上回来,可这次已经有五天了,我觉得我有必要去把她找回来。

  然而,当太阳落下地平线,白天宣告结束,而我依旧一无所获。

  邻居的大婶是个爱管闲事的妇人,见我回来特意让她的同情表现在了脸上,殷勤地上来询问。

  “没有找到吗?真是可怜,这么小的孩子……”她说着感叹地摇着头,“可不是遇上了什么坏人吧?我觉得你应该报警……”

  我打断了她的提议,“可能她只是贪玩。我想她不会有什么事。”

  也许是我笃定的态度感染了她,她讪讪地点了点头,在家里有事需要她处理之后,彻底将这事撂开。

  准备上楼时,楼梯前的一块空地又被打湿了。我抬头看了看,是住我对门的马先生,他又在给他种在阳台的花浇水。几天没见,他的盆栽看样子又多了几个。

  正要进屋时,刚好碰上出来倾倒垃圾的马先生。

  “您好。”出于礼貌,我主动向他打了招呼。

  他扶了扶眼镜,镜片后那打量我的目光似乎并不是那么友善。他点了点头,算是回应我。

  “你有点面生。”他说,语气听上去很戒备。

  我笑着回答:“我是一个月前才搬来的。大家都叫我‘唐’。”

  “哦。”他点了点头,又问,“你好像还有个妹妹。”

  “您是问那个小家伙?”

  “……是吧。小家伙……确实,是个小家伙呢。”马先生喃喃道,嘴角有不易觉察的微笑。

  “您似乎误会了。我只是收留了她而已。”

  “收留?”他的表情有些奇怪,“她是孤儿吗?”

  “不知道。我是在大街上捡到她的。捡到的时候她就那个样子,怎么在的那里,父母是谁,连名字她都没说。”

  “是吗……”马先生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随后问了我一个古怪的问题,“她从以前就不会说话吗?”

  我眯了眯眼,不动声色地扫了他一眼。“谁知道呢。我从捡到她,就没见她开过口。”

  “真是太可惜了,那么漂亮的孩子。”听我说完,他那么感慨了一句。

  我轻微地翘了翘嘴角,在他察觉前又飞快地换上一副关怀担忧的面孔。“您见过她吗?”

  他警惕地看了看我,给了我简短的两字“没有!”随后便仍了垃圾,转身进屋,“嘭”地关上门。

  这天夜里,我听到些奇怪的声响。

  是从对门传来的。

  会是什么呢?

  我想着,翻开书的下一页。

  很好奇,但我并没有去查探的兴趣。我是个怕麻烦的人,更何况那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伸了伸懒腰,将书合上仍在桌上。抬头看见窗户竟然是开着的,难怪刚才会觉得冷。

  就在关上窗户的一瞬,透过玻璃我恍然看见一张惊恐瞪着双眼的人脸,她的视线,还恰好与我对上了。

  看样子,有麻烦了。

  拉上窗帘,我懊恼地嘀咕着。我实在是个很怕麻烦的人。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惊叫声吵醒的。

  我就说,会有麻烦。

  果然,不久就有警察来我这里问话。

  公寓楼里出了命案。

  B座301的住户李小姐坠楼死了。案发地应该是楼顶,是意外还是别的,还不清楚。

  打发了警察,我开始思考接下来要做些什么。——我当然没把昨天夜里的事告诉他们,我是个很怕麻烦的人!

  但我能预感到会发现些有趣的事。——我虽然很怕麻烦,但如果是有趣的事,我也可以不介意这种事。

  当晚,有人敲响了我的房门。

  是个意想不到的人。

  对面的马先生。不过,跟一天前的他比起来,他憔悴了挺多。有意思,不知道他遇见了什么?

  “你……听到了吗?”

  在我请他坐下之后,他捧着茶杯喝了一小口,然后局促不安地问了这样莫名其妙的一句话。

  “听到什么?”

  “响动。”他说着眼睛不断乱转,目光也在屋子四周游走不停。

  “哪里有响动?”

  “到处!”他顿了顿,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我。“房间里,天花板,地板,墙壁……到处都有响动!”正说着,他忽然面色一变,惊恐地看着我。却是放轻了声音,“你听……就在墙角。是什么东西摩擦发出的声音……开始只是隐约听到,然后是断断续续,现在越来越明显了!”他说着,面色愈发惨白起来。

  “我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我平静地说着,试图安抚他。

  谁知他竟变得更激动了起来,惊惧地盯着墙角,连茶杯都打翻了,摔在地上,破碎成一地渣滓。

  “快看那里!”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墙壁上隆起了一个个丘包,仿佛墙壁下有什么东西迫不及待地想要往外破出。

  而随着他的一声惊呼,我又被他拉回注意力,看着他踉跄地跌坐在沙发上,面无血色地盯着地板。——他之前站立的地方,原本光滑平整的地板不知何时变得满目丘壑凹凸不平起来。

  “这些……这些东西……”

  “这是什么?看着,可真像是皮肤下暴突而出的血管。”我以一种玩笑似的轻松口吻说着。也许这种轻松的语调能缓解一下他那紧张的情绪。

  不过,事情跟我想的刚好相反。他比之前更恐惧了。

  颤抖着嘴唇问我,“你说什么?”

  “这看上去,就像这整栋楼都是活的。不是吗?”

  这句话仿佛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那盘曲蛰伏在墙内的“东西”开始缓缓蠕动起来,发出“沙沙”的摩擦声。我看到他惊恐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就那么看着地板上那破出的蔓藤卷住他的双腿,往地板深处拖拽而去。

  直到半个身子已经陷入地板之中,他似乎才想起来要求救。

  “救……救命……”

  慌乱中,他抱住了我的小腿,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发出细如蚊声的求救声。

  啊,这样可不行。

  我那么想着,却忍不住看着他上扬了嘴角。

  他双瞳骤然一缩,脸上惊骇之色尽显。只是他大张着嘴,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他抱住我小腿的手臂紧紧缠住不放,那张因恐惧而扭曲变形的脸,大概只能用狰狞来形容吧。

  “还在挣扎啊。”我似笑非笑地说着。很快就看到他被那掩埋在地板下的“东西”以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往深处拉扯而去,最终完全被吞噬入地板内。

  至于我?

  我当然不会被他牵连。

  这一场闹剧过后,所有异动都回归了沉寂。地板看不到任何异样,如果不是那碎裂在地的茶杯,或许连马先生曾经的到来也会变得毫无痕迹可寻。

  伤脑筋。

  我好像忘了些重要的事。

  今天应该还有一位客人。

  那位……从楼顶摔下去的李小姐。

  坠楼?

  当然是坠楼。

  不然怎么会弄得脑袋开花全身骨折,连站立都做不到只能像软体动物一样蠕动着爬上来?

  可是,为什么要来找我呢?因为临死前看到了我?

  寻找替死鬼的话,她可有点找错人了。

  “怎么能找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呢。就算是怨气太大,这也是不行的。”我微笑地看着趴在我门口,怨毒看着我的李小姐。大概是坠楼的时候折断了颈椎,伤了喉咙,她张了张口,除了喉咙里发出“格拉格拉”的声音,却说不出一句话。

  “即便是死也想拉个人垫背吗?”我笑得眯起了眼。

  说话间,我那失踪了好些天的小家伙悄无声息地出现了。

  她实在是个可爱的女孩子,水灵灵的大眼睛,脸上总在微笑。至少外表上看着的确惹人疼爱。

  李小姐看上去很是惊讶。惊讶得,连要杀我都忘了。

  “你们见过?”

  小家伙笑弯了眉眼,点了点头。她指了指对门马先生的家,在脖子上比划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又指了指李小姐,然后抬头望了望天花板,冲我做了个推的动作。

  我眯起眼看她,“是你推她下去的?”

  小家伙愉快地点点头。

  “为什么?”

  她嬉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肚皮,巴巴地看着我。

  “饿了么?”我问。

  她点点头,再看向李小姐时,那眼神,仿佛被饿了许久的人看见食物一样。

  我笑了。问了她最后一个问题。

  “马先生呢?”

  小家伙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呵~”我笑了一声,没再说话。

  李小姐若是聪明的话,她应该在我们谈话时就逃走。当然,能不能逃离,那是另外的问题。可她终归是没想到那样的事情,所以,当小家伙终于张开那满口利齿,如同黑洞一般的大口时,她也只能在恐惧中被一口咬掉了脑袋。

  灵魂的死亡是什么滋味呢?

  李小姐也许知道,不过她永远也不能告诉我了。

  小家伙的胃口实在很好。

  她吃得一点也不剩,连嘴边属于灵魂的汁液也被她舔得干干净净。

  三天后,我决定搬离这里。

  离开之前,我听见楼下爱管闲事的大婶又在与人磕叨。

  “头两天我家那小鬼头,竟然把地板弄坏了!那地板下,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与她谈话的另一个妇人看来也跟她是一类人,面带惊讶地追问她。“怎么回事?”

  “地板下出现了有许多坑坑道道!最宽的有碗口那么大!纵横交错的……跟挖了地道似的!”

  “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最奇怪的是,那地板就那么放了一晚上,第二天那些地道又统统不见了!踩在上面也是平整的。你说奇怪不奇怪!”

  ……

  嗯……看来还是需要尽快离开才行。我可不希望被人发现我楼层的地板里,夹着一具骸骨。

  最后看一眼马先生的阳台,他新添的几盆花已经早已经枯萎了。
我轻笑起来,看着小家伙道:“你那几天就在那些盆栽里面?”

  小家伙歪着脑袋看我,是不曾更改的笑脸。

  话说回来。

  搬家啊,

  还真是麻烦。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子落樱 威望 +31 2016-04-25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子落樱 橘果 +316 2016-04-25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描述
快速回复

【温馨提示】请认真回帖,禁止纯表情、纯数字、纯复制等水帖!请勿套用“谢谢楼主”、“抱走”、“完结没有”等无意义的回复!每个帖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于3帖,每个版面连续回复请勿多于10帖!除茶馆外其他版面请勿版聊,回帖请与主题相关。
验证问题:
《微微一笑很倾城》的作者是谁? 正确答案:顾漫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