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社区服务会员列表统计排行
主题 : 薄酒尘沙【1.20更新】(2012年12月-2013年2月原创大赛第二名)
skyoflin离线
级别: 幻影射手
UID: 49035
精华: 0
发帖: 648
橘果: 0 颗
威望: 68 点
光辉成就: 0 分
在线时间: 432(时)
注册时间: 2008-03-20
最后登录: 2018-12-14
20 发表于: 2013-01-04  
又是一年了,本想戒掉看小说,看来还是有困难
级别: 安琪儿
UID: 593617
精华: 0
发帖: 3
橘果: 19 颗
威望: 0 点
光辉成就: 0 分
在线时间: 4(时)
注册时间: 2013-01-06
最后登录: 2013-02-28
21 发表于: 2013-01-06  
南央,这两个分开写未尝不是好事,这个番外还不错哦。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评分记录
子落樱橘果+12016-01-26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陌南央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87198
精华: 1
发帖: 212
橘果: 15767 颗
威望: 3461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橘色
在线时间: 418(时)
注册时间: 2012-10-15
最后登录: 2017-09-07
22 发表于: 2013-01-09  
六 星夜
  我们躲在寺里等凛戈营灭火的援兵,那是我此生经过的最长的一个时辰。为初九疗伤的药终是少了一味,她的面色变得和阿彤一样苍白,来日会留下病根么?我坐在角落远远看着她,听不清昏迷中的她念说什么。
  当救兵最终扑灭那场大火,若华城内的活口只有三千多。安然无恙的宗亲带着救兵走进横迦寺时有些人的表情变得很微妙。我和初九被这进入的人隔在了内堂的两头,衣着光鲜的宗亲队伍里却有一张人,让我心中顿起疑虑。
  那个男人的眉眼和阿彤与初九有七分相似,他神色凝重地走出人群,驻足在初九面前很久,才从怀中取出半枚银符,银符和初九身侧的玉符契合之时,人群里开始发出各种私语。
  “孩子,你怎么会在这里?”那男人如是说着,眼里满是怜惜。那时我才知道,初九的另一个名字叫索初岚,而她和阿彤的生父,竟是徵朝宁州边陲的靖远侯,索役寒。十六年前能得羽族少主风若璃青睐相许的男子,此刻却已是鬓角沧桑。
  
  若华之行在种种变局里结束,皇兄饶有趣味的听着我回复种种见闻,锐利的眼神像是捕捉到了什么,让他面上渐露胸有成竹之色。“洛原,我们还未动手,东陆人就自己内斗起来。那场大火想必是为了除去方简,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盟友,等他们斗得两败俱伤,我们在动兵也不迟。”
  战期延后让我长舒一口气,关于初九的事我只字未提,既不希望有人借此发挥,亦不希望扰乱她的生活。回营帐的脚步比来时轻快许多,我掀开门帘时,阿彤已经侯在其中,打扮成禹离士兵的他见我归来,也不多言语,只是为我沏了杯热茶。袅袅热气让他周身多了份清闲之感。“洛原你平安回来就好。”
  “第一次见你只身来禹离,不怕被人发现么?”
  “我不是好好地站在这么,今夜是这个月明月月力最盛之时,又恰逢开春,北羽会有个庆典,不知风尘仆仆归来的左贤王可有兴致?”
  今日的他与往日不同,我却说不真切,安排好事务我便和阿彤向北羽而去,并辔而走时他如数家珍地向我说着许多羽族春庆的活动,仿若那场庆典是为他而做。想必今日北羽的天空也是被欢乐包围,我听他说着抬起头,心中也渐渐轻松起来,不再去想若华城的事端。
  一路边走边说,阿彤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直的不停地说着很多以前未提过事情,说到他被一场冤案波及早逝的母亲风若璃、说到他曾今淡薄而今心机深沉为羽族铺路的父亲索役寒、说到海那边无法见面的外公、说到北羽凝聚在他身边的近臣……
  自风若璃在天启以谋逆之罪被处死,还在襁褓中的风隐彤便成了北羽的少主,明明是在血海深仇中长大,他对天启的态度却比皇兄缓和的多,只有眼神中忽而闪过的暗淡才会表现出阿彤心中的芥蒂。
  我们到北羽春庆之地时候,已是暮色四合,渐渐暗下来的天色让深林中台上的羽人们成了独特的风景。或银色或浅金的长发映着月光格外恬静,满足的笑容让这个宁静的夜透出与世无争的安然。阿彤和我平静的走到人群里,像是被温暖感染,他的笑容里掺进了阳光,他找了个空地,靠着参天的雪桐树悠然坐下。
  笙歌和夜色一起蔓延开来,原本在树下三五成群的羽人,纷纷展开银色的双翼,伴着少女轻灵的歌声飞向苍穹。不时有雪桐花被顽皮的人从天空洒落,沾着笑声落在地上,天幕一时变得璀璨,像众星闪烁一般,让人毕生难忘。阿彤向着天幕伸出手:“洛原,我多想和他们一起飞翔,可是……”
  “于我心中,你是属于天空的高飞之人。”
  “哈,能得好友这么评论,我也知足了。你知道么?初九被徵王褚桑煦调入天启的江山阁了,身兼太子少傅和宗亲左领事之职。”
  他终是提到了初九,只是我未想到若华一别她的境遇会是如此:“你家自非泛泛之辈。”
  阿彤的表情却复杂起来,他拿出当日索役寒认亲的银符摩挲了很久道:“可是她才满十六,褚桑煦将她提拔到那么风口浪尖的位置,是何等用意?此去天启前途坎坷。”
  “你不也站在北羽的风口浪尖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她会安然的。”
  “不,来日她要背负的,比我更多。我俩双生连心,她何等心性我怎会不知?这一去天启,怕是会影响她以后的决定。洛原我……”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打断了他的话,我扶着苍白的阿彤被他嘴角溢出的血迹怔住了。
  “你怎么了?”
  他擦去嘴边的血丝淡淡笑着:“没事,就是今年开春着了风寒。洛原陪我看着今夜的星空吧,这是只有我们羽族才有的风景。承载着月亮和星光的血脉,不会做这天下的棋子。”
  我扶他靠在树下摇了摇头:“不要说政事了,你该好好休息。”
  “谢谢你。幸而我风隐彤这一路并非茕茕独行。”阿彤微冷的手握着我,忽然想起了什么笑起来:“若华城走一遭,洛原你觉得我家初九怎么样?”
  “和你极像的人。”
  “那帮我照顾她如何?”
  听出话外之音,想着初九的形貌,一时竟没有言语回答他。虽是一面之缘那个女子却也令我印象深刻。分不清他是不是在开玩笑,阿彤映着天空的眼睛极为明亮。“洛原不用着急回答,以后再说吧。”

~~~~~~~~~~~~~~~~~~~~~~~~~~~~~~~~~~~~~~~~~~~~~~~~~~~~~~~~~
好基友神马的 要一辈子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兰小猫威望+172013-01-09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兰小猫橘果+1742013-01-09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hnizyj918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96579
精华: 14
发帖: 40948
橘果: 6186 颗
威望: 44192 点
光辉成就: 65 分
群组: 渔乐圈
在线时间: 5871(时)
注册时间: 2008-09-20
最后登录: 2013-04-11
23 发表于: 2013-01-09  
是啊,一辈子,多写点,好看哦
陌南央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87198
精华: 1
发帖: 212
橘果: 15767 颗
威望: 3461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橘色
在线时间: 418(时)
注册时间: 2012-10-15
最后登录: 2017-09-07
24 发表于: 2013-01-13  
七 葬名
  (七)葬名
  那日我和他一直坐到午夜人群散去,璀璨的星天成了我多年后无法忘记的回忆,但那,却也是一个变局的开始。若华一变让皇兄重新揣度徵朝的策略,他开始寻找徵朝内部可以撼动凛戈营的人。
  自徵朝新王登基后方简便回到天启,再至莫纥关不知会是何时。虽是如此皇兄的练兵却未曾有一次懈怠。时间将他的脸变得越加坚毅深沉,这苍茫草原上的狼正越发强壮起来。我和阿彤依旧在每月初九之时小聚,以往总是会谈的很远的东西却渐渐掺杂了政事,阿彤开始告诉我他胸中北羽的未来,他说分裂的北羽南羽终会统一,可若统一,两方王者又该是谁最后称王?问及此事,他的目光即刻变得迷离,最终只答我一句:“反正不是我。”
  我日渐精进的骑射在禹离已鲜少有人挑战。隔年开春的时候,皇兄派人一访北羽名匠为我寻了一口弓,赭色的弓身虽没有任何花纹,却透出一种静默强者的力量,外表朴实却不容小觑。皇兄说这把弓本是为北羽少主准备的,只是过了取弓时日数月仍不见有人来取,不忍它埋没才转手卖出。我摩挲着弓身久远的细碎木纹,却想象不出阿彤张弓搭箭的样子。
  “洛原可喜欢这个?”皇兄站在我身边难得一笑。
  “劳皇兄费心了。”
  “哪里的话,”他拍了拍我的肩,放下可汗的威严如寻常人家兄弟一般坐在我身边问:“父汗走得早,我的二弟今年都十九了吧,你平素并不多言,可有看入眼的姑娘?以后生几个小崽子,也让咱家禹离热闹热闹。”
  皇兄这么一问我心中却没了底,只第一时间想到阿彤兄妹俩,可当下局势若说道初九,也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皇兄先国后家榜样在前,洛原亦如此,还未曾顾遐此事。”
  “该看看了,可别过两年让濬原成为我们兄弟里最早完婚的。等你相中了,记得要和为兄说。”他笑着走出我的营帐,跃上马往濬原的驻地而去。皇兄远去的背影在夕阳下变得暖人,似是很久未听见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了。
  我在帐外的空地上试着新弓,着实是我用过的最顺手的一把,我向着长空扬弓,却见一个羽人自天幕飞过。一封密函在他出现时落在我手中,信封上用一片红色羽毛封住,这是阿彤的图腾,我拆开信封,却为之一震。
  那信上只九个字:宁靖侯殁,请过府吊唁。
  距我在若华见他还不到一年时间,宁靖侯索役寒就西去了?怎会这么快,明明当时见他还是不惑之年的稳健身体。宁靖侯府在宁州南岸,若要去路上也要三四天,等我到那怕是侯爷已经入土,阿彤他邀我前去是为何?一路心急火燎南去时我不免担心阿彤的状况。
  到达宁靖侯府已是三天后的事情。侯府非我想象的满府素缟,虽是府里上上下下都透出悲伤,却未有几处被白缎缠上,只那灵堂里的一人,带着重孝。
  侯爷已经安葬,灵堂里只余一个新立的灵位。我不知站在中间的是初九还是阿彤,侍者引我入内时他正向灵位行叩拜大礼,直至侍者离去他都未说一句话,只是背对着我,一人一动不动像铜像一样望着灵位。
  “节哀。”
  他闻言终于动了,做了个请进的动作便往灵堂后的方向走去,却依旧未说话。我跟在他身后,穿过灵堂,绕过几个长廊花园停在了一个锁住的院落前。这个有些破败的院落附近没有一个家丁,门上的铜钉已经锈迹斑斑,门闩上一把簇新的锁显得格格不入。
  他小心翼翼打开锁推开那扇年代久远的门,走了进去。
  这个老旧的院子很久没有翻新过,满地随意长着的绿色植物间却有一座新坟。他停在坟前久久不语。墓碑上的字却比我收到的密信更让人惊异,上面分明写着:袭第八代宁靖侯太子少傅索氏初岚之墓,而立碑日期却是四年后的今天!
  “洛原,哥哥他,睡在了这里。”那声音是初九的,却更像晴天霹雳。
  我冲到她面前惊讶地盯着她的眼睛说不出话来。酸涩的眼角竟一时湿润,一切都太突然,我再看不清那块墓碑,只听得到她依旧再说着。
  “你可听说过暗羽?我和哥哥出生之时,正是娘亲被诬刺杀灵王,徵朝挥刀屠杀羽族的时候,那时秋叶城天空都是血红的。无辜者血泪背后的怨恨和诅咒落了娘亲上,致使我和哥哥出生体质改变,成了背负诅咒和厄运的暗羽,扬起羽翼便会引起天下动荡的不详之人。”
  “哥哥比我早出生一刻,他身上承载了大部分怨气其实根本不会让他活多久,是阿爹寻访了不世出的秘道家,用自己的性命替哥哥延寿。但阿爹从未告诉我这些,我从小就被他送去东陆,多少年来,他只告诉我娘亲难产而亡,我有个叫阿彤的哥哥必须留在北陆。直至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日薄西山,才将我召回北陆,说出一切。”
  “阿爹一走,哥哥也就随着去了。哥哥走之前让我务必告诉你他葬在何方,他感谢你让他了解到什么是朋友。可能他没有跟你说过,是洛原让他有了想要活更长时间的愿望。”
  “不,这块墓地不是阿彤的,他一定还活着!这个月初我见他是还好好的!”太多的信息在我脑中碰撞,我退了两步,又慌忙上前抓着她单薄的肩,试图让她告诉我一切都是假的。
  回答我的声音却变得平静:“你说得对他是活着,从今而活,我便是风隐彤。”
  “你不是阿彤,你是初九,你是索初岚。”
  “索初岚的名字已经和哥哥葬在这里了。”她指着墓碑神色黯然:“阿爹说过,初岚,是山间初生的云岚,不受尘世纷扰。隐彤却承担着抚平羽族血泪的命运,因娘亲而起的羽族纷争,必须有人去解决,这个人,就是风隐彤。哥哥生前已然顶着这个枷锁,他现在安息了,不能再受这个名字牵累。”
  那日春庆阿彤欲说还休的话,此时我才明白用意。今天究竟是怎么了,那些听起来无比沉重的话,眼前之人说起来却更像是一个久远的故事。“你们都疯了么?”
  “我身上流着风若璃的血,哥哥和阿爹给了我人生前十七年的安宁,以后的日子,我要背负起他们的希望,承担起风隐彤的一切。”
  “这意味着什么,你清楚么?”
  她跪下身靠在墓碑前,伸手不舍地摩挲着碑上的字迹,眼神变得深沉决绝:“我知道。”
  “那索初岚在天启的种种要如何收尾?”
“这丁忧三年,我有足够的时间考虑这个问题。洛原,你可以像称呼哥哥一样称呼我么?”她站起身背对我依旧看着墓碑,手却仍舍不得离开墓碑上的名字,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幽幽念着:
       残墨半阙意难平
      月暗孤灯恨伶仃
      风沙葬我昔时名
      来日谁问生平?
  沉默在我们之间蔓延开,阿彤你早知事情会发展到今日的情形,为何要让你妹妹告诉我这些,你逃不掉的命运真的要同样单薄的她去继续么?我看不到她的表情,那个在我记忆里会笑得很温暖的女子,现在究竟是何等心情我不忍去猜测。那封密信发出前她必然已经想到今日的种种,一样的脾性一样的命数,算是我欠你们风家的么?
  “我答应过那个长眠的人,会照顾你,阿彤,来日你的路异常艰险。”
  “谢谢你洛原。”她在那无人问津的坟前站了许久,终转过身,那一刻,东陆的诗酒繁华烟消云散,她生命里只剩下家族兴亡。她曾经的姓名、身份,都和他一起葬在了北陆的尘沙里。随她一起走出那座院落的时候,她眼眶中滚动的东西让我心中一紧,初九、阿彤若非生在那样的家族,我们又会有怎样的际遇?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兰小猫威望+242013-01-17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兰小猫橘果+2462013-01-17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hnizyj918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96579
精华: 14
发帖: 40948
橘果: 6186 颗
威望: 44192 点
光辉成就: 65 分
群组: 渔乐圈
在线时间: 5871(时)
注册时间: 2008-09-20
最后登录: 2013-04-11
25 发表于: 2013-01-13  
索的身不由己的悲哀,么么陌,辛苦了,码字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73032
精华: 0
发帖: 6766
橘果: 10362 颗
威望: 7762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宅的不是我,是世界
在线时间: 1857(时)
注册时间: 2012-03-12
最后登录: 2018-03-01
26 发表于: 2013-01-14  
我一直觉得,初九和六哥是种无法言说的虐缘。。。。

所以在做文档时,看到你写孽缘深表赞同。

然后还看到,好基友,一辈子。确实,如果有个男机油,如此这样那般,在一起也不错。

做好了文档,直接复制粘贴了。

放下面附件里面了。谁要谁下吧。

然后剩下的评,等我看完在写。


附件: 江山阁旧话番外薄酒尘沙.rar (17 K) 下载次数:0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评分记录
兰小猫橘果+22013-01-17灯灯辛苦了
隐藏评分记录
陌南央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87198
精华: 1
发帖: 212
橘果: 15767 颗
威望: 3461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橘色
在线时间: 418(时)
注册时间: 2012-10-15
最后登录: 2017-09-07
27 发表于: 2013-01-20  
(八)旧愿
  “洛原,代我走一趟北羽。”皇兄坐在议事帐中看着北陆的地图如是说着:“风隐彤近日开始练兵了,北羽终于有动作了。若是来日能得鹤雪团的主力,那边是如虎添翼。”
  “可是皇兄,自羽族分裂为南羽北羽,我们和他们便未有接触,北羽少主究竟是何打算未有人清楚,若是要拉拢……”
  “所以才要你去拿出我们的诚意,濬原还不懂事,措辞言语未能得要领。你此行也只是去探路,他们蛰伏了十七年,现今是怎样的实力,本汗也想知道。”皇兄走到地图前,凝视着东方青色的群岭,眼神锐利。
  这个男人的决定是最有利禹离的,我抱拳点头:“臣弟领命。”
  去北羽请都齐格林的路上我一直在思量现在阿彤在北羽如何了。宁靖侯府一别至今还未联系过他,北羽近臣必会发现他们少主的变化,他们会怎样面对新生的风隐彤?当年初九去天启是对的,在那个尔虞我诈的地方她会学到很多东西,让她可以成为站在北羽顶端的人。
  齐格林外羽族欢迎队伍的眼神里还带着几分警惕,阿彤站在人群前方,一袭灰色锦衫衬出不符她年纪的从容老成,那种气度是她哥哥不曾有过的,她礼貌地向我笑着说道:“欢迎左贤王出访北羽,风隐彤恭候多时。”
  一声左贤王却让我觉得她虽然就在面前,却忽然离得很远。“有劳彤少主了。”
  早知我的来意的阿彤把面上的功夫做得很漂亮,于旁人而言没有人会怀疑这两邦的首次会面,在我眼里我和她带着的面具却咯得心里压抑。直至在殿中宴后回到驿馆,随从手下都退下只余我一人,才觉得稍稍喘了口气。
  这座城里鲜少用到火,月光透过窗子洒进房中皎洁明亮倒也别有情致,屋外传来一阵细碎的风声,我打开门让出一条路,至风声停息才关上门时,阿彤已经坐在了屋内。一身属于过去的雪青色十样锦衣裙在月下显得十分恬静。她就这么坐在我面前,倒了一杯清茶微微笑着,只是清淡的眉目里往日的神采飞扬已经变得稀疏内敛。
  重生的风隐彤比曾经更沉重,也让我心中并不好受:“回北羽还习惯么?”
  “一切都还顺利,想不到洛原你来的这么快。”
  “那未来你如何打算?”
  她闻言交叉双手撑着头看着自己被月光拖长的影子沉思了片刻道:“三年之后,丁忧期满的索初岚会去天启,告诉世人她靖远侯府和北羽早有婚约,她会在第二年辞官完婚。尔后,因为水土不服思念故里而夭亡。风隐彤一世不娶,待来日羽族统一,他会奉南羽之主为羽王,功成身退。届时再没有什么能左右我的来去。”
  来日自己的生生死死被她用一种置身事外的语调说着,那旁人无法轻易理解的心情让我对眼前人生出几分怜惜和钦佩,若她来日能如现在计划一般周全,她长眠的哥哥也能安心了。“可是现下南羽还依附着徵朝,北陆也不止你一邦。”
  “我在天启的时候,和南羽世子风隐烁同朝,南羽有他那样的人在,羽族统一有很大希望。秋叶三屠,风家受挫惨重,外公、舅舅、烁哥哥明明就在海的那边,我却无法和他们相认。我没有了阿爹、娘亲和哥哥,不想在失去其他亲人,即便他们未和我说过一句话,血也浓于水。至于北陆……”阿彤转头看着我,眼神变得难以言说。
  “皇兄让我来北羽寻找合作的可能。”
  “不会有的。”她站起身不再看我,微皱的眉带出久远的回忆:“北羽不会加入到掠夺的征战杀伐里。天下的平衡被若被破坏,那就会有更多的血泪重演当年。天启城之内,有初九珍视的温暖,她希望守护的,我会在千里之外守护着。”
  “你在天启发生了什么?”
  “你还记得那日若华城救我的两位女子么?并非说我固执于报恩,只是她们让我知道我在天启并不孤单,她们于我,就如同你于哥哥的意义。至于方简,难得政见一致在天启得他照顾,我敬佩他的为人,不希望他出什么事。”
  阿彤的语气变得憧憬起来,她陷落在自己温暖的回忆里。再抬起头看我的时候,她流露出一丝歉意:“所以,洛原对不起,除非徵朝再犯我族类,否则你们的战争北羽不会插手。甚至,我会暗中保护方简。”
  未有过的失落忽然压向我,当年她兄长对她天启之行的担忧在此时应验,她毕竟不是我最初认识的那个风隐彤,我不该用我和她兄长的交情来衡量我与她,分明是一样憧憬的表情,他们却指向不同的人,这让我胸中无比压抑。“早知如此,若华城你要去救人时我就该拉着你跑开。”
  “是啊,你该拉着我跑开……也许那样……”她苦笑地看着我欲言又止。
  “不说这些改变不了的事了,若是一切顺着你的计划发展,羽族统一之后你会去哪里?”
  “可能就找个收容得了我的地方终老吧,这些事等以后再说。”她说着将手中的茶杯交到我手里。
  若真有那一天,你可愿来禹离?把她所有的变化都看在眼里,我终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茶香渐渐弥漫到整个屋子,我捧起杯子透过眼前的茶烟再看月光下的阿彤,只觉得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兰小猫威望+162013-01-20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兰小猫橘果+1682013-01-20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73032
精华: 0
发帖: 6766
橘果: 10362 颗
威望: 7762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宅的不是我,是世界
在线时间: 1857(时)
注册时间: 2012-03-12
最后登录: 2018-03-01
28 发表于: 2013-01-21  
评江山阁番外《薄酒尘沙》

故事的开篇是茫茫的塞外雪地,我仿佛还可以听到风穿过岩石峭壁空隙间带过的
哀鸣之声。

有那么一个人,永远的睡在这片土地之上,远离那些鲜活而绚丽的岁月,安静的在此长眠。

她便是索初岚,以其兄之名永远的留在这片她的挚友的国土里,以其妻之封号。

羌洛原,这个部族的的单于,带着前来祭奠姑姑的风暮眠,在那座墓碑之前回忆那些被岁月尘封的往事或者不能言说的秘密。 
 
起码,在那个时候,索初岚就是风影彤这个秘密是不能说的。
 
我刚开启这本名为《江山阁旧话》的书时,第一个喜欢的就是风影彤,最深刻的一个场景就是:他静静的抬头凝望那片碧蓝的天际,披风被风吹起,带动起他鬓角的发丝,他眼神充满了向往与悲哀。至此,我深深的被他吸引。
 
但是,这篇番外《薄酒尘沙》,明确的告诉我,江山阁里开始出场的小风就是索太傅,那个名为风影彤的哥哥,在他还未来得及出现在江山阁就已离世。

代替他活跃在北羽的是他孪生的妹妹的索初岚,她自此承担起整个北羽的或者羽族的统一归隐大业,不死不休。

我看着此文中的风影彤依旧很难受,他曾那样的渴望的要逃离这份宿命,但他只能坚持这份责任。遇见羌洛原是他这辈子唯一的亮色。 
 
因为有这么一位知己,他在每每孤独而难熬的时光里,一步步的走过来。
 
在他生命的终点,他都不希望被好友看到自己的痛苦,直至入了土立了碑文,他才告知这位生命里最重要的挚友。
 
他曾托羌洛原许诺照顾自己的妹妹索初岚,他其实很早就已经预见了自己将离世,妹妹将走上比自己更加艰难的道路。
 
他唯有托这位挚友,将自己妹妹托负与他。至此,他可以长眠在索家墓地,没有悲伤,没有孤独。
 
但我在看完通篇后在想,风影彤其实还欠羌洛原一个告别,因为是挚友,是一辈子的朋友,所以很多
不必言说的话语,但是起码在你即将离开时应该有个告别的,洛原在得知风影彤已然离世时,那种悲痛无法言说。所以我希望他如果真有下辈子一定要继续做羌洛原的朋友,然后是一辈子,差一天,一个小时都不算。

这个番外应该是在羽族统一,大局已经大定的以后。

从出场的人物里,方简只能在索府悼念索初岚,隐隐的侧面里,索初岚的死与他们有关?

如果真是这样,芷青,陌子孑他们在其中又扮演一个怎么样的角色?

正如丁忧在哥哥父亲离世的索初岚所说:哥哥,父亲给我自由了十七年,现在该是自己承担的时候。 
 
从此那个会甜甜而调皮的姑娘初九死去了,活着的是北羽的风影彤。

正如央央所说,初九和六哥是一种孽缘。

她舍弃索初岚名字时,那些曾经的过去就随风而散了。


那个,会送热乎乎包子给自己的六哥,那个甜甜笑着接过包子的初九,都化作一场梦境。

那一场还未言说出口的暧昧,就被不知哪里的风,纷飞在天启的夜空里。

在以后,风影彤的生命里,那个人只是年少的一个遥远的梦,醒来一切都是虚浮。

陌子孑以后的生命里,会不会记得那个身穿简单粗布长裙的会甜甜对着自己笑的女孩,手捧着热乎乎的包子,阳光都被她绚烂的笑容晃了神。而自己,也不知不觉随着她欢笑了。

可是,他生生的推开这个姑娘,至此老死不相往来。

羌洛原,最终也未能守住这样一个姑娘。他早已当她是风影彤,是自己的挚友。

她在嫁与他的路上,死去。这个结局,让我接受无能。如果,她要做的事,都圆满完成,为什么不可以给她一个幸福。

作为羽族首领风若璃的孩子,他们真的太苦了。她与风影彤的出生就是一种背负,一种责任与悲伤 
 
他们都是政治的牺牲品,就算以后,皇帝说自己误杀了风若璃为她正名都挽回不了什么。 
  
  他们都死去了,风若璃,风影彤,索初岚,索役寒为了那个目标,他们付出太多太多。这个朝堂,政治欠他们的是怎么都还不起了。我仅仅只希望最少小索可以幸福,原来这也是奢望。

我相信羌洛原,他可以给小索幸福。只是一切再提都枉然。
 
她早己静静睡在那片广阔的土地之上。她终于可以放下所有,安静的休息了。终于一家团圆,真真讽刺。

我突然记起一句有名的墓词:亲爱的,不要难过,我的身体虽然长眠于此,但是我的灵魂与你们同在。这句送与,落南汀,芷青,方简,落原,秦墨渊,碧榔,以此句共勉。

茫茫的大雪再次落下,大片大片的,异常美丽,覆盖住这塞外的土地,炊烟四起之时,篝火之中,仿佛还有那个女孩清脆的笑声。他们一家团聚,在另一个空间里,她只是父母宠爱的小公主小九。。。。。 
 
好了这篇文我看完了,想提个问,你把我们碧榔整哪里去了,一点音讯都木有,你已经毁了我们小风,小索了,不要在伤害碧榔。。。
 
 
还有,你说是结局,我才看完的,结果你又弄出一章。你让我情何以堪,我不是又要做文档。
我现在承认你是后妈了,把一家人都写死了。哭。。。。

楼主留言:
这边没有怎么提碧琊的……官方上的说法是因徵朝弄死了保护小索的大风,南羽北羽统一独立了,官方跟徵朝敌对,小索跟洛原结盟。但是最后徵朝内部大乱时候,小索还是决定为了大局和往日的基友们,以自己的名义去帮忙……艾玛- -后面好多事情江山阁里后面会写到。
[ 此帖被古佛青灯在2013-01-21 15:09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兰小猫威望+162013-01-30支持原创书评,加分鼓励
兰小猫橘果+1622013-01-30支持原创书评,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skyoflin离线
级别: 幻影射手
UID: 49035
精华: 0
发帖: 648
橘果: 0 颗
威望: 68 点
光辉成就: 0 分
在线时间: 432(时)
注册时间: 2008-03-20
最后登录: 2018-12-14
29 发表于: 2013-01-24  
又是一本新书,看看先。
描述
快速回复

【温馨提示】请认真回帖,禁止纯表情、纯数字、纯复制等水帖!请勿套用“谢谢楼主”、“抱走”、“完结没有”等无意义的回复!每个帖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于3帖,每个版面连续回复请勿多于10帖!除茶馆外其他版面请勿版聊,回帖请与主题相关。
验证问题:
《步步惊心》的作者是谁? 正确答案:桐华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