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薄酒尘沙【1.20更新】(2012年12月-2013年2月原创大赛第二名)
悠弦 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434473
精华: 7
发帖: 5025
橘果: 401 颗
威望: 17491 点
光辉成就: 20 分
群组: 『看 | 侃』
在线时间: 6546(时)
注册时间: 2010-09-18
最后登录: 2015-11-12
10  发表于: 2012-12-24  
果然还是爪机看章节比较有感觉,南央文笔很赞呀!沉稳又流畅,加油加油
陌南央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87198
精华: 1
发帖: 212
橘果: 15767 颗
威望: 3461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橘色
在线时间: 418(时)
注册时间: 2012-10-15
最后登录: 2017-09-07
11  发表于: 2012-12-25  
(三)逆风

    自那之后,禹离的练兵频繁起来,平静的生活又回到了八岁记忆里的样子。开春的围猎成了各家骑射的比试,我回头看了看整装待发的男子们,狠狠挥了以下马鞭,远离人群绝尘而去。并非我讨厌热闹,只是若那热闹终会被各种征战的言论充斥,我宁愿选择离开。

    大部分人都随着皇兄往南边草原去了,亦没有人追的上向东而行的我。远方的浅青的树影像是一个谜,亦预示着那里不是我们的领地。

    “万物刚刚复苏,放生灵一条生路如何?”平静的声音自前方传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站在我十丈开外的地方,苍白的脸上带着几分笑意,而他身后正是羽族一望无际的深林。

    他不是禹离的人,只第一眼我便确定,他的身上没有草原风雨烈日洗练过的轮廓,也并不像林中素常见到的羽人那般轻盈自由。衣衫虽是名贵的料子,却因青灰的底色而有一丝暗淡,再衬上略显寡淡的面容,整个人都透出几分单薄。明明是第一次相见,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跃下马慢慢走近他说道:“我本无心围猎,若有打扰还望见谅。”

    “那你和他们那猎杀队伍分开也是为了逃离?”他依旧在笑,却让人打心底提不起防备。

    “逃离?”我咀嚼着这两字,在这草原边陲听不见他们围猎的喊杀,唯一听得见的是心中的波动,“算是吧,你是谁,也到了这里?”

    少年闻言向我走了两步却也不不应我的问题只是自顾自说:“一个人逃离会孤独。”

    “那你要逃去那里?”

    “我只是想去东陆看一个人,看看她过着怎样的生活。”他转头向着东方眺望,眼神里不再含着笑意,只余下一种求不得的向往。

    “为何不去?”

    “那你又为何止步于此?”

    至此一句却让我猛然明白为何会觉得他熟悉,似是一面镜子立在我们之间,他像我,我像他。我止步于此是因为知道自己依然会回到部族之中承担逃不掉的责任,那么,他也是么?想及此我不由笑着向他伸出手道:“说的也是,在下羌洛原,可以交个朋友么,同病相怜的人?”

    少年楞了一下,旋即握住我的手“我叫风隐彤,洛原叫我阿彤便是了。”比我小几岁的少年如实说着,平易近人的语调竟是这几年只闻其名的北羽少主,怪不得北羽与徵朝有宿仇而不发难,原来他们主人还如此年轻,他像是也知我身份,只笑着说:“洛原你放心,今日的事阿彤不会告诉任何人。”

    “因两邦政事还是其他?”

    “一则若外传会有不必要的麻烦,二则,我珍惜难得的朋友。”此时还比我矮了半个头的风隐彤说的分外认真“有人同病相怜那便不孤独了。”阳光洒在他灰色的长袍上折射出淡然低调的光,却让我摸索到了一丝暖意。

    两邦的恩怨由这个还未成人的少年一肩担下,即便不清楚里面的是是非非,也不难想象阿彤在承担什么。也只有他,会明白我在犹豫什么。后来的日子,每月初九我们都会有一次秘密小聚,说一些平日无处可以放置的心里话。每每我问他为何定初九相会,他总是笑而不答。春夏秋冬循环而过,阿彤渐渐褪去少年的摸样,变得和其他羽人一般挺拔。

    可是,他不能飞翔,他坐在枝头望着长空时,我从未去打扰他。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兰小猫 威望 +10 2012-12-27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兰小猫 橘果 +103 2012-12-27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陌南央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87198
精华: 1
发帖: 212
橘果: 15767 颗
威望: 3461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橘色
在线时间: 418(时)
注册时间: 2012-10-15
最后登录: 2017-09-07
12  发表于: 2012-12-26  
                    (四)初九

     我和暮眠站在墓园说了很多给那个长眠的人听,再回禹离时风雪已经不再如来时那般铺天盖地,马车上暮眠缩在斗篷里抱着暖壶忽然想起了什么,自怀中拿出一册书交到我手中说:“姑父,那日我见到青海公时,他赠与我两卷这个,暮眠觉得这一卷该给您。”

    深色的书封上绘着一支十样锦,挥洒龙蛇的书名却让我重新掂量起它的价值。《泊年集》三字包含了太多东西。“听说是个叫陌随非的人收集了姑姑的辞章歌赋编撰了这册书,因得大徵的太史令秦墨渊作序,书商才肯刊印。”

    书封上绘着的十样锦诚然是她生前喜欢的样式,只是序言里《索氏文昭少傅传》里的真真假假已不再会有几人去在意“他们的索少傅文集么?东陆的人也算是费心了,以前阿彤总是说她不会留于徵朝正史,能有这样的笔墨遗世,想是她未料到的。”

    “姑父眼中的东陆是什么样子?”

    “我没和你提过第一次去东陆的事么?”

    
    在莫纥关的老青海公去世的第三年,皇兄命我带几个亲信扮成商旅去东陆的若华城。因为那时东陆的宗亲都会集中在那里举行会盟,新任青海公方简是会盟的主持者,开战之前知己知彼才能为来日奠下足够的基础,而我,是他倚重的左膀右臂。

    出发之前我和阿彤告别,他欣然祝我一路顺风,并让我代他向若华城里的故人问好。而当我问及故人是谁何等摸样时,他只讳莫如深的说:“洛原,你会在人群里一眼认出她。”

    皇兄从他的随身护卫里挑了六人与我同行,都是极为机敏的人,也许皇兄也想看看这些年我成长到了什么程度。前往若华城的路上,与六个护卫聊天时他们常会说到皇兄为了莫纥关宵衣旰食,有时作为旁人的他们也想劝他多休息会,却无人敢进言。他们比我更清楚皇兄那份竭尽全力的决心。他们还会说皇兄把很大的希望放在我身上,右贤王濬原虽尚未成人,却不难看出躁进狠辣,他日若于军中,虽是不可多得的战力,却也暗埋祸患。

    我们花了五天时间到达若华城,是和北陆截然不同的风貌。我未在我部族人脸上见过的安宁出现在这座城里,各种商贩来来往往,百姓安居乐业,着实不负华字一称。正是开春的时节,虽也知东陆所谓的贵族会在此明争暗斗让这里边的世俗,但市集上此起彼伏的叫卖声让这座城给人分外的亲切。我会在此处人群里一眼认出的人又会是谁?

    不远处走来一队人马,马背上为首的人一袭肃穆银甲,而立之年的面容冷峻沉稳,他身后的一杆名抢透出一份不容他人挑战的气势。随行的人看着他的眼神都变得警惕深邃起来,他们告诉我,那个人便是让父汗沙场饮恨的人,大徵新的青海公方简。

    方简骑马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勒住了缰绳,他转头端详着我,深不见底的眼睛里是让人捉摸不透的意味。那样的意味太危险,对视一瞬我便低下头以防露出破绽,直至马蹄声远去才抬起头,方发现我身边随从握紧的拳头已暴起青筋。

    不好!方简刚刚必然是看到了,我急忙带着他们离开,却发现已然有人悄悄跟在后面。“分散走,日暮南城门口集合。”我急急低声说了句,便和他们分开。越发加快的步伐却甩不走身后的阴影。未得天时地利,我在晦明不定巷子里穿行越发紧张起来。

    前方的巷子竟然是死路!我站在巷口回望身后,警惕的身影正一步步小心翼翼的逼近,甚至有人已然把手伸向了武器。“吱呀”一声,巷口开门的声音在我神经上狠狠扣了一下。

    “阿彤!你怎么会在这?”我诧异的望着门中走出的人旋即又说:“快离开,我被东陆的人发现了!”

    他看了我一眼,竟是疑惑的神色,又探头看了一眼街市眼中生出几分明白,无言拉我进了院子“不要出声。”他说着在掌上扣动秘术,将我包裹在一个结界之中。

    他不是阿彤,自他出声起我便断定,风隐彤亦不会任何秘术,我站在结界里,看着他送走来巡院搜查我的密探,心中疑窦丛生。待他再转过身来,我凝视着他和风隐彤无异的面容说不出话来。这就是我会在人群中第一眼认出的人么?

    “你认识哥哥?从北陆来的么?”他打量着我问道。

    “阿彤是你哥哥?”

    “我们是孪生兄妹,你叫我初九便成,哥哥有什么话带给我?”

    “他让我代他向你问好,我是阿彤的朋友羌洛原。”

    每月定在初九小聚是因为初九么?这是阿彤隐藏的秘密,他分明是北羽的少主,却为何这么多年来从未听说他有个妹妹?而这个和他如此相似的女子,又为何要出现在这里?在我还在思索时,初九却在问:“左贤王,你是和我一样为了观望而来的么?”

~~~~~~~~~~~~~~~~~~~~~~~~~~~~~~~~~~~~~~~~~~~~~~~~~~~~~~~~~~~~~~~~~~~~
不要纠结于为啥风隐彤是个汉子还成了羌洛原的媳妇- -这不是耽美- -窝会在后面说清楚的QAQ
是的 剧透第一条 小索和风隐彤是孪生兄妹。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兰小猫 威望 +15 2012-12-27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兰小猫 橘果 +152 2012-12-27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兰小猫 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571494
精华: 5
发帖: 13897
橘果: 37925 颗
威望: 36158 点
光辉成就: 9 分
群组: 红娘帮之包邮的肉不要
在线时间: 4329(时)
注册时间: 2012-02-24
最后登录: 2016-04-23
13  发表于: 2012-12-27  
陌陌你都已经写了这么多了,内牛
楼主留言:
=w=窝知道乃肯定还没开始看江山阁 嘿嘿嘿嘿~~~~~~~~~~~
njblue0707 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204172
精华: 3
发帖: 10174
橘果: 10765 颗
威望: 29276 点
光辉成就: 25 分
群组: 就爱P图
在线时间: 3871(时)
注册时间: 2009-06-03
最后登录: 2015-12-31
14  发表于: 2012-12-27  
江山阁的番外????好吧,偶检讨,江山阁有些日子没看了
陌南央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87198
精华: 1
发帖: 212
橘果: 15767 颗
威望: 3461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橘色
在线时间: 418(时)
注册时间: 2012-10-15
最后登录: 2017-09-07
15  发表于: 2012-12-27  
Re:(五)火海 上

    日暮时来南城门口汇合的人只剩下四个,如血的暮色让所有人心中都轻松不起来。出师不利,我转身看着这座城,希望剩下两人只是有事耽搁迟到而已。然我们等到明月当空时,他们依旧没有来。夜凉袭人让我格外清醒:“你们先回北陆吧,我们暴露了,不要拿性命冒险。”

    “那左贤王您呢?”他们面露难色。

    “我留在若华,回去告诉皇兄,他的任务我会完成,今日我可以安然站在这里,来日自会安然回禹离。”我把话语说的不容置喙,语罢便换来了他们的沉默。最终他们还是在向我行礼之后策马离开了若华。再转身走入城里的时候,我开始思索如何在暗处观察那些东陆的贵族,踏着月光踱步却不由自主的走到了初九的住处。

    这是个两层小楼的书斋,院子里种着我叫不出名字的植物,还被绿衣包裹着的花苞在月下安静的等待。初九斜倚在二楼的栏杆上,雪青色的衣衫上染了笔墨的味道。她随性吟着什么我听不太清,只因由她这个姿势想到了阿彤坐在枝头的落寞,一时伴着那低声吟唱而失神。

    “洛原,哥哥他现在可还安好?”

    我回过神时初九已经站在我五步开外的地方,带着我及其熟悉的笑容。“阿彤在北羽一切安好,你随时可以去看他。”

    初九闻言笑容滞了一下“父亲说过,我不得踏足北陆,除了每年九月十一母亲的忌日,或者是,他过世以后。我本是自幼随师傅在东陆游历的,去年师傅去了,我便遵循着父亲宁州传来的密令,来到若华城,等这一场会盟,混进东陆宗亲里。”

    “为何要混进去?”

    “了解他们,为以后寻得助力。比起哥哥在北陆的责任,我已经轻松很多,自该为他分忧解难。虽父亲对我而言是一个遥远的男人,但这十几年里,他给了我足够的自由。”

    当这样的话从一个看似淡泊的女子身上说出来的时候,我只能感叹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虽不知是他们的父母究竟是何许人,却也不难从这双儿女的言行里看出一些端倪。“说不定你们以后会左右天下的局势。”

    “那便等以后再说吧。洛原,明日宗亲会在城南的濯苑集会,我们一起去观望如何?”

    我点头默许:“谢谢你,初九。”

    “你是哥哥的朋友,应该的。想必青海公会在满城客栈里寻找你们禹离的人,今日若不嫌弃,住在我这客房吧,虽是简陋了些,却能报个周全。”她又想起什么,笑着说道:“等你以后回北陆,一定要帮我向哥哥报平安。”

    
    若华城天亮的比北陆早一些,我洗漱完毕走出院子的时候,初九正站在巷口和一个卖包子的贩子攀谈。面上的笑容是我昨日未见到过的神采飞扬,原本和阿彤一样苍白的面色在阳光下显出一丝红润,她拿过冒着热气的包子说:“六哥,这个月劳你照顾心中本就过意不去,你现在连包子钱都不要我的,让初九如何报答?”

    “你这话说的,难不成还来帮我做包子卖包子不成?”

    “哈六哥这么说也未尝不可,等他日有闲暇,初九就来学着给六哥帮忙。今日要去城南看那些宗亲,先失陪了,六哥回见。”初九看见我便抱着包子向贩子告别,转身向我走来。

    “你可小心点,听说昨天禹离的奸细进城看,青海公现在派人出城巡查是否有禹离部队蛰伏,不是很太平。”

    初九停下脚步敛眉想了一下,转头对贩子笑道:“谢谢六哥,初九一定平平安安回来。”

~~~~~~~~~~~~~~~~~~~~~~~~~~~~~~~~~~~~~~~~~~~~~~~~~~~~~~~~~
每每看见初九六哥。。。我的脑海中只剩下俩字:孽缘!!!!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兰小猫 威望 +10 2012-12-28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兰小猫 橘果 +108 2012-12-28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子落樱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77767
精华: 0
发帖: 5091
橘果: 12802 颗
威望: 27511 点
光辉成就: 5 分
群组: 懒人爱看小说
在线时间: 6073(时)
注册时间: 2010-05-20
最后登录: 2018-05-15
16  发表于: 2012-12-30  
评题文案:还没有看那本江山阁,不知情节用不用连上看的,不知能不能懂。但是看了文案就觉得很大气,下载了下来,准备放在手机上看。这篇也是如此,文案总是写的那么扣人心弦。喜欢这个题目,薄酒不成敬意,却情谊深厚,尘世间万般变化最终都会如沙土一般落地融入大流,众多往事都如烟如尘般不需记忆。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兰小猫 威望 +1 2012-12-30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兰小猫 橘果 +12 2012-12-30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子落樱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77767
精华: 0
发帖: 5091
橘果: 12802 颗
威望: 27511 点
光辉成就: 5 分
群组: 懒人爱看小说
在线时间: 6073(时)
注册时间: 2010-05-20
最后登录: 2018-05-15
17  发表于: 2012-12-30  
评一:简单明了,却又古韵犹存。刚开始看就有一种像以往看经典小说的感觉,只不过这个我,原来是以男子的视觉来写的,很特殊。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形象,看到他的心理他的行为,脑子中莫名的就跳出了胡歌这个形象,好奇怪,可是又觉得两者相差甚远啊。。。风暮眠除了是男主的侄女,之后的身份会变么?毕竟曾经深爱过的那个人儿隐彤已经去世了,总归还是要有人填补的吧。。。
还是这是倒叙开头,只是为了引出那些曾经的过往呢,如果这样中间必定是跌宕起伏,战火烽燎,但终以隐彤的四悲剧结尾了。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兰小猫 威望 +2 2012-12-30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兰小猫 橘果 +20 2012-12-30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hnizyj918 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96579
精华: 14
发帖: 40948
橘果: 6186 颗
威望: 44192 点
光辉成就: 65 分
群组: 渔乐圈
在线时间: 5871(时)
注册时间: 2008-09-20
最后登录: 2013-04-11
18  发表于: 2013-01-02  
我来看孽缘,更新更新哇
陌南央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87198
精华: 1
发帖: 212
橘果: 15767 颗
威望: 3461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橘色
在线时间: 418(时)
注册时间: 2012-10-15
最后登录: 2017-09-07
19  发表于: 2013-01-03  
五 火海(下)
    
初九停下脚步敛眉想了一下,转头对贩子笑道:“谢谢六哥,初九一定平平安安回来。”

虽她笑得那样从容温暖,我心中的疑窦却还未尽数解开:“昨日方简是秘密围捕我们,他怎会知道?你的六哥,不像是普通人。”


“我倒希望他就是个普通人。六哥上个月来若华城,因包子铺在我书斋附近,平日里也就多攀谈了几句,是个很有见识的人,这若华城此时卧虎藏龙,真真假假谁知道呢?说不定他只是听我报名号叫初九,就随机应了个六哥。不过,既然相识相知一场,就不必太较真。”


“你们俩兄妹语气很像。”


“因为我和哥哥一样珍惜朋友。”一路上初九有一茬没一茬的和我聊着天,大部分都关于阿彤和北陆局势,谈吐间只让我觉得:这个女子并不简单。


却不知怎么,越向城南走,心中越有种隐隐的不安,而身边的初九亦停下了脚步。我们退至街边,谨慎的看着街上行色匆匆的行人,他们焦急的行迹和街市祥和的气氛格格不入。初九认出了那些人,眉间却开始疑云重重:“他们不是这时候该准备宗亲集会的么,怎么都扮成百姓的样子往城门去了?”


“我们跟过去看看。”我们在不远处悄悄跟着那一行人至城门,在他们最后一个人踏出城门之时,那厚重的大门竟缓缓关上了。而最让人不安的门后竟传来一阵阵上锁的声音。一定会出事!我心中暗叫不好,却听见远处已传来惊呼:


“不好啦,禹离的狗贼混进来杀人放火啦!”循声望去街口竟冒起了滚滚浓烟,噬人的火舌一时间蹿得老高,摄人心脾。不对!不止一处着火了,四处窜动的黑烟竟然像魔爪一样蔓延开来,哭声和哀嚎一时充满了整座城池。


退到城门口的百姓奋力拍打着锁上的城门,却听见那头传来让人更绝望的声音:“禹离的奸细混在里面,不得放人!”逼近的火光映在人们惊恐的脸上,逼得退无可退的人群瑟瑟发抖。一阵马嘶带着一小人马自巷口冲了出来,被熏黑的银甲像是那最后摇摇欲坠的希望。


“援兵未至,火势难控,即刻疏散百姓至城西横迦寺!一队开路,带百姓先走。”说话的声音竟是方简。凛戈营为数不多的留守士兵提着水桶奋力灭火渐在巷口为惊慌的人们开出一条路。方简勒住缰绳退至一边,为其他人让出一条路,看着东边逼近的火势道:“二队随我断后!”


三十多军士听到命令,行动间更加迅速。开路的一队在热浪和浓烟里竭尽全力前行。而断后一队的军士的姓名却更加堪忧,方简把战马让给了老弱,抱着一个孩子迅速走着,他身后是火里不断落下的瓦砾和梁柱。


倾塌下的着火的柱子瞬间吞噬了一个士兵的性命,初九眼中氤氲气雾气,她咬了咬嘴唇说:“洛原,你容易被认出来,跟着他们先走,我去帮忙救人。”未至语毕,她已退到了青海公身侧的军士中。


压制火势的逆风在她解开伞扣的顷刻呼啸而起,吹散了我们周身的浓烟,初九雪青的身影在热浪的扭曲下不停地颤抖,咄咄逼人的火红在她身前一丈处不停翻滚,挣扎着向前的阵势却渐渐慢了下来。我不忍再看,扶着一名老人尽力快走跟上前面的人。漫天黑烟的每一个瞬间,都是生死。


“横迦寺快到了,各位小心。”初九略带疲惫的声音传来时,我们已经在这座着火的城里走了三刻,隐隐的水声成了人群里的希冀。开路的军士以最快的速度前行,直至他们冲上了横迦寺前的青石桥,带泪的欢呼在人群里爆发起来。


寺外站满了人,他们在一个妃衣女子的带领下,拿着各种器物装着河水去缓解对岸的火势,那女子像是看到了什么,飞快穿过人群冲到了桥那头。不远处噼里啪啦的各种爆裂声依旧不绝于耳,初九和方简带着最后的伤病一步步艰难地向桥上靠近着,耗费太多精力的初九脸色已如死灰,甚至!都已无暇顾及身后即将倒下的柱子。


一声崩裂,那柱子直直倒下,我心中大骇,奋力冲出人群想要去拉住他们,却只见一张腾网迅速结在了初九身后扯住了柱子,三步之外却是那妃衫女子在急急催动着秘术。精疲力竭的初九缓缓回头看了一眼,终是艰难走上了桥对那女子说:


“谢……”话未说完嘴角已溢出血丝,初九整个人仰面倒在了地上。


方简即刻放下手中的孩子,匆匆抱起昏迷的初九冲进了寺里,我亦随着人群冲了进去。寺内竟全是伤员,浓重的血腥味让人透不过气来。“南汀快救人!”方简把她交托到一个大夫摸样的手里,一脸焦急。


大夫试了试鼻息,又按着初九手腕把了一下,即刻皱眉写下一张药单给帮手道:“若寺内还有这几位药,速去煎一贴来。如此深的秘术根基不是好事,一旦过度,必先自伤。今日无伤性命,若是运气好凑齐药剂便修养一月,若不然,这姑娘怕是要留下病根。”


几句话却让我心中沉重,我看着她苍白的脸,无言退到了角落了。


[ 此帖被陌南央在2013-01-09 22:17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兰小猫 威望 +15 2013-01-04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兰小猫 橘果 +158 2013-01-04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描述
快速回复

【温馨提示】请认真回帖,禁止纯表情、纯数字、纯复制等水帖!请勿套用“谢谢楼主”、“抱走”、“完结没有”等无意义的回复!每个帖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于3帖,每个版面连续回复请勿多于10帖!除茶馆外其他版面请勿版聊,回帖请与主题相关。
验证问题:
《微微一笑很倾城》的作者是谁? 正确答案:顾漫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