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社区服务会员列表统计排行
主题 : 魂之归所 I · 迷茫  (第一部完结) (2012年4月-6月比赛优胜作品)
兰小猫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571494
精华: 5
发帖: 13897
橘果: 37925 颗
威望: 36158 点
光辉成就: 9 分
群组: 红娘帮之包邮的肉不要
在线时间: 4329(时)
注册时间: 2012-02-24
最后登录: 2016-04-23
30 发表于: 2012-06-08  
评五
看完这一章,我自己拍自己,其实冯莉也没错,那个魏也没错,冯莉的痴情,不忍心让他老是封闭自己,装作坚强,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把所有的一切都揽在自己的身上,这是一种煎熬,看着他煎熬,冯莉也是受不了的吧,她爱他,是想帮他分担一些,爱他的照顾到所有人的心思,爱他总是为别人着想,爱他固执的做着这些事。到她离开的那一刻,她也是微笑着的,那抹微笑,只是因为爱,因为不悔,联想起开头的四句话,所有的微笑,都是为了说爱你把。
小书最后看到的红光是什么,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见到了什么人才会这么恐慌,带着疑问结束这一章,末末你太坏了,故意在这里戛然而止,太吊人胃口了。赶紧写哈,男主还木有出现,某兰怨念的看着你,你感受到了不,加快鞭子,挥挥
楼主留言:
汗。。。。中午回家先赶这一章哈:)
提示一下小下,下一章出现男“猪”。。。。。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陈琳威望+22012-06-08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陈琳橘果+272012-06-08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末行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79083
精华: 2
发帖: 2017
橘果: 11589 颗
威望: 2839 点
光辉成就: 1 分
在线时间: 495(时)
注册时间: 2012-05-27
最后登录: 2014-12-28
31 发表于: 2012-06-08  
第六章 坠入地狱的悲鸣声


第六章 坠入地狱的悲鸣声

吞噬吧 你在黑暗中露出獠牙
还要多久 伤痛填满心中的沟壑
吞噬吧 你在悲鸣中期待渺茫
无论多久 即使无法实现的愿望
  火,除了火还是火,阴沉地映红了半壁夜空。

  火,阴沉而寒冷的火,即使红光映满了半壁夜空。

  吞吐的火舌舔着夜色幕布,飞溅的火星代替了星辰照耀夜空。一幢坍塌的大楼,歪歪斜斜地伏在火光的肆虐之下。

  一切都是无声的,即使是燃烧的大火。因为书涵听不到任何声音。

  她的眼睛、她的耳朵、她的脑海,所有的一切都被莫名的悲痛充斥。她看不到,她看不到在这火光中生命的殒逝。她听不到,她听不到生命逝去的哀号。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在火光之下被黑暗吞噬了。

  可她能感受到,她所有的感观都用于感受那火光之下的悲鸣了。那不是一个人的悲鸣,也不是一群人的悲鸣,那是无以数计的怨魂的悲鸣。那悲鸣的痛苦撕裂了夜空,撕裂了她的脑海,撕裂了一切。那悲鸣不停地呐喊着,又不停的消失着,只在一瞬间便没入了无边的黑暗中。可那悲鸣又如涛天巨浪,一浪接着一浪地冲击着她的脑海。

  她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头,蹲了下去。

  她的世界里什么都没有了,只有悲鸣与黑暗、吞噬与撕裂。

  “喂,叶书涵!你在这做什么?”

  书涵的肩上突然被重重地拍了一下。一切悲鸣顷刻消失了,世界突然变得如此安静了。可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下一刻书涵的耳朵便被尖啸的警笛和嘈杂的人声给淹没了。抬起脸,模糊地视线中看到了一个人影。

  “宁弘渊?”书涵不知打哪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却在这片混乱中显得那样无力。

  宁弘渊、宁疯子,这个书涵想恨却无从恨起的周扒皮正带着一脸茫然地看着她,鼻梁上面架着的眼镜在火光中映得通红。

  看到书涵满脸的泪水,宁弘渊被吓了一跳,“怎么?这里有你认识的人吗?”

  宁弘渊是用喊的,可书涵却什么都没听到,只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所有的注意力便都被吸引过去了。

  一家超市失了火,火势直冲二十楼,整幢大楼都坍塌了。可奇怪的是,火势并没有向周围漫延,没有涉及到周遭建筑,只在这一幢高楼肆虐着。全市的消防车都汇聚在此,无数条水龙喷入火场,可火势却丝毫不见减弱。围观的人群哭嚎着,呼唤着亲人的名字,可却不见一人生还。

  书涵看到的不是这些,她的眼中看到的只是一幢被黑暗笼罩的塌楼。没有亡灵,没有轮回的洪流,没有一个逝去的灵魂升天。

  并不是没有人死亡,相反,死亡的数量惊人。可是,没有一个亡灵能够离开那片火光,它们全被火光中的黑暗吞噬了。那些亡灵挣扎着,发出这个世界最恐怖地声音想要逃离。可只一瞬间,便被缠绕的黑暗吞没了。迅速得,令书涵都无法看到死亡的瞬间,只能看到一个个生命凭空消失。

  这到底是什么?是谁做出这样恐怖的事?

  书涵推开了拉扯着她的弘渊,一步步向火场走去。她将生命之眼全力开启,扫视着火场中的每一个细节,寻找这场灾难的始作俑者。

  第三遍扫视过后,火场外围的一片黑暗吸引了她。

  在旁边一幢高楼上,一个黑影立于楼顶,冷漠地注视中火光中发生的一切。火光映照在他的身上,隐隐勾勒出他的轮廓。

  那是怎样一个怪物啊!书涵忍不住掩住了嘴。

  一幅巨大的骨翼收拢于他的身后,根根外张的骨刺闪着寒光。肩上直立着刀型巨刺,与额头巨大的独角相应。狰狞地面孔上,血红色的双眼充满杀意,交错的獠牙锋利如刃。他高高地站立于楼顶,如同俯视众生的魔神。身后的夜色,为他张开了黑暗的幕布。

  无需其它佐证,书涵在看到他的那一刻便可确定,这片火海的黑暗就是那个魔神的所为。因为他身上那浓郁的黑暗气息与火场中的黑暗完全一样。

  一个人影突然从旁边冲出,拉住了正要冲向高楼魔神的书涵。

  “你要干什么?那边禁止进入!”

  书涵回头看了一眼,是个警察。她没时间多做解释,想要推开他继续冲去。每耽搁一秒种就会有一个生命被吞噬,书涵必须马上赶到那个高楼去。可是,那个警察却紧紧地抓着她,说什么也不肯放手。

  突然,声音消失了。黑暗中悲鸣的声音消失了,火光中的黑暗也消失了。

  一切都结束了,所有的生命都被吞噬了。

  书涵茫然地抬头,高楼上的那个身影也消失了。

  

  第二天,书涵恍恍惚惚地去上班。她不记得她是怎么回到家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渡过的这一晚,她只记得黑夜,如墨一般的黑夜沉沉地压着她。

  同事们全都在议论昨晚的大火,议论着有多少人死亡,出动了多少消防车,谁家的谁的远房亲戚就住在那附近什么的。

  书涵不想听到这些议论,她把自己深埋在桌子里,麻木地整理着宁弘渊刚扔给她的一大堆资料。这个时候,她突然有点感激这个宁疯子。他没有一句关心地问候,也没有和同事们吹嘘他在火灾现场的见闻,只是把工作狂作风贯彻到底,用超大量的工作将书涵与昨夜种种隔绝了。

  可是,工作之后呢?书涵不敢想,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要怎样面对那无边无际的黑暗。

  “别忘了下班以后的任务,小疯子。”司曼拍了一下书涵的头,决定把这个只知道埋头工作的傻丫头称作“小疯子”或“疯子二号”。但是看到书涵那茫然地表情,又叹着气解释道,“今天帮小凡去选衣服啊,明天她就要相亲去了。”

  相亲啊,那种美好的事真遥远……

  






  
下一章:【夕阳下孤单的影子】
[ 此帖被末行在2012-06-30 06:49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陈琳威望+182012-06-08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陈琳橘果+1802012-06-08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离线
级别: 分类版主

UID: 553123
精华: 1
发帖: 5172
橘果: 3827 颗
威望: 37292 点
光辉成就: 18 分
群组: 我是你隔壁的二肉肉啊
在线时间: 3744(时)
注册时间: 2011-08-21
最后登录: 2018-12-08
32 发表于: 2012-06-08  
沙发是我的 来激发写评动力 = = 末末加油
楼主留言:
加油加油:)阿殊也加油,要写评哦:)么么~~
 
兰小猫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571494
精华: 5
发帖: 13897
橘果: 37925 颗
威望: 36158 点
光辉成就: 9 分
群组: 红娘帮之包邮的肉不要
在线时间: 4329(时)
注册时间: 2012-02-24
最后登录: 2016-04-23
33 发表于: 2012-06-09  
评六
看了标题,地狱,悲鸣,末末是要开始虐了吗?觉得小书要开始回忆还是怎么了,上次你说男主要出现了,我怎么也不能把他和地狱悲鸣联系起来,你这章写了很久才发上来的,一直听你说难写,因为要开虐,我就一直在猜想是不是过往的种种都要浮出水面,还是小书的人生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呢?前面的四句是站在男主的立场说的吗?黑暗中的獠牙,我记得主楼说过男主是个控制死亡的黑暗一面的人物,那他与她的相爱必定是充满伤痛的,也许会一辈子把,可是对他们来说却是几百年了。渺茫的期待和无法实现的愿望,对着追寻一点一点深刻,甚至都让人压抑的喘不过气来,我想这就是一种气场把。
火,为什么小书会突然之间感受到这些火中的悲鸣,前尘的记忆吗,还是说有人操控着这一切,除了悲痛,什么都感受不到,那样的情景该是会受不了的,幸好有个朋友来了,这就是末末说得帮助她的人吗?小书是短暂的失聪了么,囧,居然碰到的是疯子 同学。原来是发生火灾了,但是小书应该是对火有着深刻的记忆的吧,不然不会这个样子的。亡灵都无法离开那团火,不能升天,只能消失在这片火光之中,对小书这个可以看清的人打击是巨大的,她热爱生命,现在却必须看着这么多人死去,而且还帮不上忙,内心的疼痛无处倾诉,她不能告诉朋友,她有这个特异功能。那个站在高楼黑衣人是谁,男主吗,如果是他怎么不找女主呢?应该不是吧。总觉得这件事并未结束,宁疯子难道也是个大人物么?相亲,囧,现在的小书估计没心思想这个了。
楼主留言:
很复杂的说~~这一章虽然出现了,但是没有见面。下一章终于见面了,但只说了两句话。。。。。偶也着急啊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陈琳威望+52012-06-09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陈琳橘果+532012-06-09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末行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79083
精华: 2
发帖: 2017
橘果: 11589 颗
威望: 2839 点
光辉成就: 1 分
在线时间: 495(时)
注册时间: 2012-05-27
最后登录: 2014-12-28
34 发表于: 2012-06-09  
第七章 废墟里奔出一万骑
管理提醒: (兰小猫) 末末,把框框里面的标题也改了吧,太醒目鸟,嘿嘿。大么么,加油更新哟 (2012-06-10 10:38)

第七章 废墟里奔出一万骑

是谁侵占此心 将悲伤填满
是谁让你遗忘 将思念隔绝
回答黑夜的尘埃 迷漫了曾经
不要把注视 透过我的呼唤

  书涵根本没有心思逛街,但她还是欣然前往了。只要不是让她一个人呆着,去哪都行。

  小凡也没有心思逛街,她烦恼得要命,一心想着明天怎么装病才能躲过相亲。司曼常说小凡是“男生恐惧症”,因为她一跟男生说话就会低着头像蚊子一样的小声。现在要让她去相亲,看来真是个大挑战了。

  她们几乎逛遍了商业街所有的铺子,每个人手上都拿着大包小包的衣服。书涵几乎没有参与任何意见,就连她自己的衣服也是司曼让她试穿就试穿,让她买就买,完全木头人一样。小凡有些担心她,可听到司曼说她是被工作累得“锈掉了”,便又沉入自己的烦恼中了。

  回程的时候正好路过烧毁的超市附近,司曼刚感叹了一句“烧得可真惨”,书涵便已掉头向那边走去了,任她们怎么叫也不听。

  高楼塌毁了一半,另一半歪歪斜斜地立在废墟上,薰得跟黑炭一样。破碎的玻璃窗反射着灰蒙蒙的天空,露出黝黑的窗口,像是一张张呲着牙的大嘴。地面上的灰迹整整齐齐地切了一个圆弧,好像什么人特意在那画了个圈一样。

  整个废墟死一样的静默着,和前一晚火光冲天、人声鼎沸的场景完全相反。就连路过的人也不愿多看它一眼,好像它已经从这个世界被完全抹去了。人们不必再记得它,不必再怀念它。

  书涵的脚步不被自己控制一样,一步步走向了废墟。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寻找什么,在这片空寂的废墟中根本不可能存在什么。可是她就是不由自主地想去。

  她从一扇破掉的窗户钻进了废墟内部。里面的情景不比外面好多少,剥落的墙皮在熏黑的墙面上画着一张张谁也看不懂的抽象画,焦糊的味道像是把煤窑打翻了一样冲鼻而来,可怜的光线从一半破碎一半黑糊的窗子照射进来,却完全没有照亮任何一个角落。

  书涵在昏暗的废墟中小心翼翼地走着,破碎的砖瓦和倾斜的地面使她很难站稳。脚下时不时传来碎裂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中显得异常清晰。她扶着早已看不出是什么的断壁,一步一步向建筑内最黑暗的角落走去。

  他就在那看着她,坐在一块落下来的楼板上。他等这一刻也许太久了,以至于当她到来时忘了呼吸。他就那样屏着气,看着她小心翼翼迈出的每一步,直到她发现了他,抬起头露出一脸惊异。

  ——是那个男人。

  书涵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那无法掩饰的黑暗气息。

  ——那个在街上行走的黑暗男人。

  为什么这黑暗的气息和昨夜的大火一样?为什么明明是个人类的模样,书涵却觉得他和怪物一样?

  “你终于出现了,”那个男人开了口,声音低沉浑厚,却又是那么压抑。“我差点以为这次也失败了呢。果然,还是这样的方法才能令你出现……又是这样,真是的,忘川河水都被你哭干了。”

  男人皱了皱眉,从他开始说话,眼泪就从书涵的脸颊上不停地流下。他轻轻从坐处跃下,在这片黑暗中没有激起一粒灰尘,轻得好像虚无一样。他就这样虚无般地走向书涵,伸出手,想要帮她把泪擦掉。

  “你是谁?”书涵一字一句地问道,她的声音里没有哽咽,只有痛苦。她不知道自己的心为什么会这么痛,比昨晚看到那样悲惨的场景时还要痛。她不知道自己的泪为什么流,又是为了谁而流,只是无法控制地奔涌而出。

  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昨晚的事是你干的吗?那个怪物是你弄出来的吗?”

  “怪物?”男人的声音里露出一丝愤怒。

  像是一万匹野马突然脱缰而出,奔涌着、呼啸着,顷刻间向书涵头上压迫而来。千万声嘶鸣同时从书涵脑海里响起,无法抑制的悲伤像山一样席卷而来,沉重而又疯狂。书涵不由得抱住了头,痛苦地蹲了下去。这一刻的感觉比昨晚还要恐怖一百倍。

  “对不起,我忘了你现在很弱了。”男人退后了一步,所有恐怖的压迫感一下便消失了,就连凝滞的空气似乎也变得舒畅了。

  男人再一次伸出手,想要扶起书涵。可下一刻,他却猛地扑向书涵,抱起她迅速移动到房间的另一个角落。

  他移动的速度太快了,书涵甚至连眼都没来得及眨一下。一股眩晕感直冲上头顶,她不由紧紧抓住那个男人,才使自己没向后倒去。这样一来,两人之间的距离就太过亲密了,书涵口鼻之中似乎都可以呼吸到那个男人的黑暗气息。

  在这时,她才听到一声巨响,身后一片尘爆灰扬。

  本已残破不堪的楼层又炸裂开一个大洞,透进来的光亮照在尘烟中一个巨大的身影上。

  “桀——啧、啧、啧、啧,可惜呀,真是可惜。”

  这个声音书涵再熟悉不过了,那属于曾令她非常害怕但现在却几乎忘记的算命人。可是,眼前出现的却不是算命人,而是一个厚皮粗尾的怪物。这怪物身后是一条像肉脊一样的巨大的尾巴,与这尾巴相比身体就要瘦小得多了,细肢粗腿,尖嘴长牙,粗糙的皮肤反射着诡异的磷光。

  “魁其,几年没见,胆子变大了啊。”男人的声音低沉,压抑着愤怒。

  “葬殿下过奖了,您可是有些年头没回过殿内了,这好多变化您都不知道呢。”这只叫做魁其的怪物挥了挥上肢,行了个绅士礼,看上去特别怪异。

  空气中泛起一种奇怪的酸味,书涵被熏得直欲作呕,不由得把头低下,埋入葬的怀中。越是与葬靠近,黑暗的气息越浓重。可即是如此,也好过那种酸腐味道。

  “一会我给你暗号,你就从楼梯逃跑。”葬在书涵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便放开她走向魁其。

  “哼,还真是变化大。你不过在宣夷身边呆了几年,就以为可以与我平起平坐吗!还是说我才离开几年,你们这些小鬼就忘了死是什么滋味!”随着他的话语中的愤怒被释放,黑暗瞬间漫布整个空间。

  





  
下一章:【夕阳下孤单的影子】
[ 此帖被末行在2012-06-30 06:50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陈琳威望+192012-06-09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陈琳橘果+1962012-06-09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木木沫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487702
精华: 1
发帖: 10042
橘果: 14445 颗
威望: 22756 点
光辉成就: 5 分
在线时间: 2755(时)
注册时间: 2011-02-08
最后登录: 2016-11-14
35 发表于: 2012-06-09  
行行····你更文好速度啊····
一眨眼就那么多章了····嘿嘿,继续仰望中,最近写评无能的家伙,只能继续当酱油党了呢····
楼主留言:
么么,偶都是被某只小猫挥着鞭子抽的。。。。。被虐中哇哭~~~~
兰小猫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571494
精华: 5
发帖: 13897
橘果: 37925 颗
威望: 36158 点
光辉成就: 9 分
群组: 红娘帮之包邮的肉不要
在线时间: 4329(时)
注册时间: 2012-02-24
最后登录: 2016-04-23
36 发表于: 2012-06-09  
评七
看完这章,觉得有些悸动,是葬导致了这场火吗,还是本来就是他弄出来的?难道目的只是为了引小书出来吗?也许我还没有习惯黑暗与光明的交往方式,觉得这样未免有些血腥和残忍,生命不应该这样遭受践踏的,不过又一想,他本身就是死亡的代表,做这些对他来说再平凡不过了,他习惯这样的生活,那么,小书难道没有令她有一丝丝的改变吗?还是说他们只是相爱,而个体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独立存活着,这也说不通,思想观念不一样,怎么能够接受对方呢?我自己肯定不能接受另一半与我的思想观念不同的,这样的话交流就是一个极大的问题,从何谈其他的呢?只有大方向一致才可能走到一块的吧。不管怎样期待后续发展。对于那个算命人的再次出现,倒是不奇怪的,只是没想到他与葬的关系如此微妙,似乎是一个派别的吧,但是末末又说那个时候帮助小书的另有其人不是男主,那么是不是跟小书一个拍别的人。对于那场大火,其实我现在想来还是很触目惊心的,不知道是不是被你形容的缘故,总之心里慌慌的,不过夕阳下孤单的影子,说的是小书还是葬啊,我猜应该是小书多一些。速度更新,哈哈。每天一更不错哟
楼主留言:
偶发现偶的时间和标题都安排得错乱了,跑得太快了。。。所以,这一章的标题挪到下一章去用了,让兰宝混淆了,么么~~~~~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陈琳威望+42012-06-09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陈琳橘果+402012-06-09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末行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79083
精华: 2
发帖: 2017
橘果: 11589 颗
威望: 2839 点
光辉成就: 1 分
在线时间: 495(时)
注册时间: 2012-05-27
最后登录: 2014-12-28
37 发表于: 2012-06-09  
第八章 夕阳下孤单的影子

第八章 夕阳下孤单的影子

只想静静守候 看花开花落
那一水倾泄之下 你的温柔
时光永恒如冰 只一瞬间温暖
融化了千年孤寂

  书涵失去了支撑,又被空气中弥漫的黑暗气息和酸腐味道折磨得头昏眼花,只好斜倚在墙上,勉强睁着眼睛看向那个黑暗的男人葬和怪物魁其。

  魁其似乎还是有些忌惮,不等葬停下脚步,就骤然出手了。深吸一口气,巨大的尾巴猛地向葬拦腰抡来。

  葬不慌不乱,只在前行的同时抬起了一只手肘。巨大的碰撞声和着气浪,几乎把书涵震倒。又在一瞬间,所有的气浪连同空气都被抽空了,只听到远远地一声:“跑!”

  书涵睁开了眼睛,茫然失措地看了看四周。空气分外清爽,所有的黑暗和酸腐气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墙壁上仍然裂着大洞,洞口照进来的光亮中,一些粉尘缓缓游荡着。从洞口看到的外面反而变黑了,比黑暗的天空还要黑的残影闪过,一点诡异地磷光被震荡开来,又一瞬间被黑色残影追上……

  再一次见到这种恐怖级的战斗,书涵只能安慰自己“见怪不怪,奇怪自败”。想到刚才葬在她耳边说的话,找了找,身后就有个楼梯,不过只能上不能下。完全没道理的,书涵就相信了葬,爬上那个楼梯。

  楼梯直通楼顶,昏暗的天空下,到处都是残垣裂隙,根本没有可逃生的通路。结界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被布置上了,与上次算命人的结界不同,这次的结界有一点暗红的血腥气。

  “男人啊,真是最无聊的动物了。”一个懒洋洋、软绵绵,透着无限酥麻的声音响起。

  楼顶边缘处,坐着一个女人。暗红色的皮质抹胸用光滑和紧质张显着丰腴,短裙配着护膝和长靴,华丽的嵌着金光闪闪的镶边,皮手套长及肘部,手里还夸张地拿着皮鞭。

  书涵有一瞬间想把她当做某个COS爱好者,但她知道这个时候,这个结界里,不可能有什么COS爱好者。

  “你看他们,就知道打打杀杀的。多久没见了,一见面就要打个你死我活的。”红衣女人继续嗲声嗲气地抱怨着,好像邻里间最正常不过的闲聊。“所以我才不要和他照面,让他想着念着就是见不着才好。你说是不是呀?你不就是这样,才能骗得他的青睐。”说着,斜过眼睛扫了书涵一眼。

  书涵只觉得那一眼中充满了怨恨。

  “那你就不该来。只怕是你不来,他也不会去找你,所以你就耐不住寂寞地来了吧。”书涵脱口而出,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讨厌这个女人,不吐糟她就是不舒服。

  “你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讨厌!”

  红衣女人咬牙切齿地,猛一扬手,手中的鞭子突然变得很长,远远地飞过整个楼顶,砸在了书涵面前的楼板上。楼板瞬间就被砸裂,碎石飞溅。震动的气浪一下将书涵掀翻,跌了出去。

  “哼,要不是王有令不许伤你,我今天就让你好好尝尝我的鞭子,看你还敢嘴硬不!”刚才还在楼顶边缘的女人,在收鞭的同时就已站到了书涵面前,据高临下地斜瞥着她。又轻挥了一下鞭子,卷向书涵。

  书涵被这一下摔得头晕目眩,嘴里有些发苦,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在红衣女子背后暗红色的天空上,突然划开一道白色裂痕,瞬间白光四溢,竟刺得书涵睁不开眼。

  “丹鸠,结界还是做得这么差。”一个很好听但却有点冷漠的男声响起。

  书涵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长及腰间的白发,如雪一般晶莹的白发。雪白色的长发,雪白色的长衫,雪白色的长剑,这个背影一身如雪,透着丝丝寒意。书涵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这寒冷的感觉让她想起帮她挡住算命人的那个白色残影。

  “呵呵呵呵,”红衣女子发出一串娇笑,扭腰翘臀的和刚才面对书涵时判若两人,“我的大人哟,你就不知道人家是专门给你留的吗?”

  “那就谢了,”雪色男人冷漠地回答,拨出了手中的长剑,“顺便收了你当做谢礼吧。”

  “人家就在这呢,你到是来呀——”

  红衣女子的嗲声害得书涵抖了一地鸡皮疙瘩,也明显刺激到了雪色男人。只听他冷哼一声,便化做一道残影消失在书涵的视线里了。

  又是一场战斗开始了,书涵见怪不怪地往旁边让了让,免得被波及。可她刚挪了一步,背后就一股烈风卷来,她脚下不稳,一个跟头栽出了楼外。破碎的墙里支出一根断了的钢筋,书涵摔出的时候胡抓乱挥的,刚好握住了这个钢筋,悬空吊在了楼边。

  “卿!”雪色男人惊呼了一声,立刻出现在了书涵正上方,“抓住我的手,不要往下看。”

  书涵心神未定地吊在那里,听他这样一说,不由得回头望了一眼。楼下一片黑暗,刚刚还能看到葬和魁其的战斗,此时却像是被黑雾笼罩了一样,什么都看不见。这一眼吓得书涵不轻,急忙把两只手都握住了那根钢筋,说什么也不敢放松了。

  “慢慢来,把手给我。”

  头顶的人轻柔地说着,伸出一只手递向她。她向上看去,刚好看到雪色中那张英俊的面孔。斜飞的眉此时微皱着,耀如星辰的蓝眸透出焦急的神色,英挺的鼻子,薄如蝉翼的冰唇,再加上雪色的肌肤,处处都惊人的完美。书涵一时间有些恍惚,不由得产生了强烈的不真实感。明知道眼前这位不是人类,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惊叹世上还有长得如此美丽的人啊!

  “我抓住你了,不要怕,这就拉你上来!”一只温暖的手握出了书涵的手腕,用力向上拉着。在那人的帮助下,书涵终于爬回了楼顶,惊魂未定地瘫坐在地上喘息着。

  “你怎么总是喜欢到危险的地方来啊,这种废墟是你该来的地方吗?女人的大脑里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

  这毒舌的唠叨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书涵奇怪地回过头,在她身边扶着眼镜怒斥着她的是个再也平常不过的人类——宁弘渊。

  怎么回事?那个雪色男人呢?那个葬,那个魁其和丹鸠都哪去了?书涵惊讶地四顾,才发现天地间已经恢复了正常颜色,她不知怎么就从结界中出来了。

  将落的夕阳在楼宇间露出一抹嫣红,金灿灿的余辉镀满大地和天空,城市在夕辉之下显得如此安静。

  刚才发生的一切如同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刚才出现的人如同完全没有出现过一样。

  世界,将他们遗忘了。

  





  
下一章:【最近不太平少出门】
[ 此帖被末行在2012-06-30 06:51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陈琳威望+202012-06-09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陈琳橘果+2042012-06-09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末行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79083
精华: 2
发帖: 2017
橘果: 11589 颗
威望: 2839 点
光辉成就: 1 分
在线时间: 495(时)
注册时间: 2012-05-27
最后登录: 2014-12-28
38 发表于: 2012-06-10  
第九章 最近不太平少出门

第九章 最近不太平少出门

忘川的思念 前世流至今生
绮梦散去了菲芳 绿罢还做浮蘋
即使春尽冬寒 仍旧依依
即使魔窿炼狱 同伴同行

  第二天是周六,一早五点刚过,书涵便瞪着镜子里的熊猫眼发呆。

  昨天救她的宁弘渊是被司曼叫去的。她们两人见书涵进了废墟,想要跟着又害怕得不敢进去。刚好宁弘渊就从附近经过,司曼发起了美女脾气,非逼着宁弘渊进去找她。回来的时候,她被两个美女和一个疯子数落了一路。

  最令她郁闷的就是,她又失眠了。

  只要一闭上眼,就可以看到黑暗中狰狞的怪物,要是不就是冰天雪地一片寒冷。折磨了一夜,早上四点她就在瞪着眼等天亮了。

  连续四天无眠,看着镜子里的熊猫眼堪比鬼脸,书涵也只有哀怨的份。

  用凉水洗了把脸,草草地吃了点饭,然后就开始大扫除。明天就是20日了,她根本没时间去找新的房子,所以无论房东涨多少价也得住下去。一边在心里恨恨地对房东怨念着,一边狠狠地擦着地板。

  本想用劳动塞满整个周六,可没想到起得太早了,扫除完了还不到十点。

  书涵想了想,左右无事,不如关心一下小凡的相亲大计。一联系司曼,说是正在某处做头发,叫书涵一起来,把她那一头杂草打理一下。

  于是,书涵便顶着一头杂草出门了。

  

  走到小区门口时,迎面走进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点到她点了下头。书涵见他有点面熟,便回应了个招呼,想着应该也是这个小区的邻居吧。刚要走过去时,那个男人叫住了她。

  “你还好吗?”

  似乎很普通,又很奇怪的一句问话,书涵不知这个问话是打哪问出来的,一时间有些不知如何作答。

  “你不记得了我了吧,那天在火场见到你的。当时我正在值勤,我姓韩。”

  “哦,你是那个警察吧!”书涵恍然大悟,原来是那天拦住她的警察,如果不是被他拦住,也许就能弄清那个怪物的来头了。但也许自己就没命了。书涵不知道是该对他表示不满还是感激了,表情不由得有些僵硬。

  “那天我一时激动,已经没事了。”

  “哦,是有亲人在那里吗?一切都好吗?”

  “不是的,只是误会了,以为有朋友去了那边。”

  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答着,书涵有些不耐烦起来,她不习惯和陌生人聊天。

  “你的房租又涨价了吧?”这位韩警官突然换了个问题,随后又解释道,“我就住在你楼下,听房东说起的。”

  “是啊,明天就要交钱了。”

  “那么贵还要租吗?”

  “没时间找房子,没办法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到有个房子可以介绍给你。”

  “咦?”不知怎么,话题就变成这样了。

  书涵真的感觉很怪异,明明不熟悉的人,突然就说要帮自己找房子。接下去一问,结果更让她大吃一惊。韩警官所说的房子是在翠屏山别墅区的别墅,租金到是不多,只是有个附加条件,就是要帮房主照顾满屋满院的花花草草。

  “朋友托我照顾的房子,可是我又不擅长打理花草,所以才想找个会打理花草的租户帮忙。”韩警官这样解释道,浑然没有发觉书涵已经两眼放光了。

  乡下的奶奶家里就有很多的花草,书涵从小就很喜欢养花了。现在住在城市里,一直不方便,家里一盆植物都没有。现在听说不止有别墅可以住,还可以养花种草的,当下按不住满心欢喜,一口答应了下来。

  这时司曼突然来了电话,一接起就听她在电话里急三火四地喊。

  “书涵啊,不好了,小凡失踪了!”

  失踪?想必是逃跑了吧。

  “我答应小凡的姥姥要好好看着她送她去相亲的,没想到刚做完头发她就失踪了,这让我怎么跟姥姥交待啊!”

  书涵到是不着急,早就知道小凡一定会逃跑的,安慰了司曼两句,刚一放下电话,小凡的电话就来了。

  “书涵啊,收留我几天吧。我到底还是不敢去啊,所以逃掉了。姥姥会气坏的,今天说什么也不敢回家了。”

  “那正好,我要搬家缺劳力,你和司曼都来帮我搬家吧!”

  最后韩警官和两个美女一起帮她打包,临走时看了看空荡的屋子。住了两年多,房价一涨再涨,可毕竟是自己租住的第一个房子,不免有点留恋。

  韩警官不仅帮忙打包搬运当苦力,还顺带出车送她们去新居。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书涵根本不知道新居在哪。

  到了新居,两个美女吓了一跳,没想到书涵会突然搬到别墅区来住。一听说房价还便宜得惊人,两个贪心的小美女差点要搬来和她同住。可惜小凡是本地人,家里有房有姥姥,不会同意她出来单住。司曼又嫌约会不方便,最后也放弃了同住的相法。

  韩警官帮忙把东西都进去才离开,临走时还叮嘱了一句:“最近不太平,晚上最好少出门。”

  司曼花痴大发作,又是留电话又是挥手相送的,谁叫这个韩警官长得太英俊,虽说年纪偏大,做后备还是可以的。

  

  把东西都整理好,三个美女就干脆偎到花园躺椅上懒着。

  这个别墅果然是满屋满院的花花草草,充满了大自然气息。书涵眯着眼睛,任阳光洒在脸上,这一刻的平静是那么美好和宝贵。她不由得放松了心情,尽情感受着自然与阳光的气息。

  “这个地方,好像还少了点什么。”小凡在花园里转了一圈,表示有点小遗憾。

  “少了什么?”书涵不解地问。

  “好像少了两棵树。”

  “有太阳伞不就可以了,不一定非要树吧。”

  “不,是少了两棵树。”司曼突然插话,闭着眼睛欹在书涵的身上,把手举得老高,好像在回答问题的小学生。“少了一棵杨树,一棵柳树!”

  “是、是,柳司曼大美女、杨凡大小姐,这里的确少了一棵杨树、一棵柳树,明我命人种上就是。”书涵回过身掐着司曼笑闹着。

  小凡还呆在原地,喃喃自语着,“真的好像是那样呢。”

  




下一章:【谢谢你请你吃晚餐】
  
[ 此帖被末行在2012-06-30 06:51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兰小猫威望+192012-06-10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兰小猫橘果+1902012-06-10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兰小猫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571494
精华: 5
发帖: 13897
橘果: 37925 颗
威望: 36158 点
光辉成就: 9 分
群组: 红娘帮之包邮的肉不要
在线时间: 4329(时)
注册时间: 2012-02-24
最后登录: 2016-04-23
39 发表于: 2012-06-10  
又欠了两章了,内牛,最晚回学校以后写评
楼主留言:
不急不急,偶肚里只剩下一章的故事了,搞不好今晚就更上然后明天休息一天:)
描述
快速回复

【温馨提示】请认真回帖,禁止纯表情、纯数字、纯复制等水帖!请勿套用“谢谢楼主”、“抱走”、“完结没有”等无意义的回复!每个帖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于3帖,每个版面连续回复请勿多于10帖!除茶馆外其他版面请勿版聊,回帖请与主题相关。
验证问题:
《微微一笑很倾城》的作者是谁? 正确答案:顾漫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