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胭脂泪『11月30日更新三篇番外,此文已更完』
hnizyj918 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96579
精华: 14
发帖: 40948
橘果: 6186 颗
威望: 44192 点
光辉成就: 65 分
群组: 渔乐圈
在线时间: 5871(时)
注册时间: 2008-09-20
最后登录: 2013-04-11
20  发表于: 2010-10-31  
感觉微尘这篇文字又上了一个台阶啊,很吸引我,用笔清淡,却让人欲罢不能。为胭脂心疼
hnizyj918 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96579
精华: 14
发帖: 40948
橘果: 6186 颗
威望: 44192 点
光辉成就: 65 分
群组: 渔乐圈
在线时间: 5871(时)
注册时间: 2008-09-20
最后登录: 2013-04-11
21  发表于: 2010-10-31  
封面做得很赞啊,构思着色有匠心,鼓掌ing,和文章相得益彰也
肥猫兔 离线
级别: 幻影射手
UID: 194647
精华: 0
发帖: 179
橘果: 0 颗
威望: 435 点
光辉成就: 0 分
在线时间: 24(时)
注册时间: 2009-05-19
最后登录: 2013-05-05
22  发表于: 2010-10-31  
受到了至亲之人的欺骗,这种感觉不好受。胭脂,支持你以后将太子踢出感情的局
掌上微尘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233466
精华: 0
发帖: 473
橘果: 22645 颗
威望: 2153 点
光辉成就: 2 分
在线时间: 1007(时)
注册时间: 2009-07-16
最后登录: 2017-03-20
23  发表于: 2010-10-31  
        (7)

        转眼到了十五。 
        阿爹在大大小小的宴席上很是奔波了一阵之后,又重新投入到了朝堂政务的怀抱之中。 
        锦书姨难得起了兴致,吩咐满府的奴仆们又是折灯笼,又是包汤圆,又是点河灯。 
        入夜时分,左相府邸一弯清泉之上,姹紫嫣红的各色花灯满满飘了一路。 
        墨墨强拖着我来到河边上,折了灯,点了蜡,铺了纸,顺便递了一支沾好墨汁的上等羊毫到我手心里,我提笔思量了一会儿,突然不知到底该写些什么。 
        墨墨在一旁不停催促:“小姐,你倒是写啊!” 
        我怔了又怔,终,未能下笔。 
        锦书姨在一旁瞧着,“扑哧”笑出了声:“想是咱家云儿没啥好求的呢!也是啊,有上等身世,上好夫君,上佳前程,女人一辈子活到这份上够够的了,还求什么呢?” 
        旁边一众丫鬟仆妇吃吃笑出声来。 
        我笑笑,将羊毫递了回去。 
        谁又晓得呢,我并非没愿,只是这一愿,便连诉诸纸上,也是一种奢求。 

        放完河灯,大家伙儿陆陆续续也就散了。 
        今儿一早出门时阿爹便吩咐过,皇帝陛下要在宫里设宴款待列位臣工,是以,相府之内的元宵宴上,便只得我与锦书姨面对面坐着,默然而食。当然没有多大味口。 
        将将吃到一半,门房小厮匆匆奔来告亶,说宫里头来了人。 
        不大会儿,府内主管领了位尖细嗓子的公公进来。 
        一番跪拜迎接之后,尖嗓子公公道明来意,说是奉了皇上的旨意,特地接我入宫,趁这元宵佳节共聚天伦。 
        我很是怔愣了一番。 
        趁我怔愣的功夫,锦书姨眉开眼笑地打了赏,咐吩墨墨替我梳妆打扮,笑眯眯将我送出了门。 
        我仍旧处在怔愣之中。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已经有将近十年时间未曾见过我这位皇帝舅舅。我令他想起死去的妹妹,他令我忆起死去的娘亲,我二人应当算做两看相厌。却不想今日这般,又是事出何因,或者所为何事。 

        一乘小轿,入西华门,过奉天殿,穿越长长的甬道,渐渐靠近这座皇城里最尊贵的所在。 
        一路忐忑心情,也渐渐平复了下去。我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失去了母亲,一无所有,可笑的想寻求任何一点慰籍的稚龄女童。 
        下得轿来,将手搭在一只微弓的手背上,缓缓前行。 
        毕竟隔了十年的时间,太极殿的格局已不再是我曾经熟悉的模样。 
        渐行渐远。 
        当我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的时候,手心里那只微弓的手背猛然抽离,然后,我听到一道清丽的女声近乎尖锐地冷喝出声:“原来就是她!本宫倒想看看这瞎子到底有何能耐,居然令得本宫此生都要屈居人下!” 
        我踉跄几下勉强稳住步子,模模糊糊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想起眼前这一位大抵便是上月阿爹曾经跟我提过的“大将军新收的义女,太子爷新纳的侍妾”。只是,自何时开始一位侍妾也能以“本宫”自称,我倒是不知了。 
        我没有做声。即使做声我也仍是处于弱势的一方,我想还是不做声的好。 
        但是对方并没有因为我不做声而生出一丝恻隐。 
        有人来推。我摔得很狼狈。 
        有人在笑。我想说些什么,到底还是认命地叹了一回。 

        (8)

        后来,那位“本宫”便领着一伙人扬长而去了。 
        大抵觉着对着一位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瞎子,着实没有多大趣味。 
        我挣扎着从地上爬将起来,伸手拢了拢被扯散的发辫,在地上摸了半天,总算拾了根发带,将头发胡乱绑了,再抹了一把脸。想来我脸上果真脏得很,我居然抹下了一大把泥沙来。 
        不知道我现在这副模样看在我阿爹,还有我那位太子哥哥和皇帝舅舅眼里,他们会做何感想。 
        一想到他们瞪大了眼珠子,一副错愕之致的表情,我就止不住想笑。 
        其实从一开始我便晓得,我从来不是谁的珍宝,从来不是。 
        多年前的那个深夜,在娘亲的灵堂里,我听得真真切切,皇帝舅舅抚着棺盖,语气戚哀。 
        “朕对不起你,皇妹。” 
        “朕晓得你心有所属,但是朕没有办法。” 
        “当年,如若不将你嫁给凌子桓,朕根本没有办法稳住朝政。” 
        “但是朕哪里晓得,你竟然如此绝决,你叫朕,情何以堪……” 
        冷风将这些散乱的语句一句又一句从我记忆里轻拂过来。 
        我真的笑了,笑出了眼泪。 
        娘亲的一次绝决,换来了两个男人的愧疚,换来了我今时今日的一切。 
        真真,叫人情何以堪。 

        不知不觉,泪淌了满脸。 
        我从没有想过我居然会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再一次听到卿夜的声音。 
        可是,我真的听到了。 
        这应该是我有生之年第二次最为狼狈的时候。 
        我不晓得老天待我究竟是薄,还是不薄。 

        “胭脂?” 
        “胭脂,是你么?” 
        我茫茫然将一双无光的眼睛转向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胸腔里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下一瞬,脸颊上传来一阵冰凉的触觉。再下一瞬,我被紧紧搂进一个不带一丝温度的怀抱里。 
        可是,我居然觉得温暖,满满的温暖从心底最深处涌了上来。 
        我喊了他一声:“卿夜。” 
        他答:“是我。” 
        我抹了一把眼泪,声音颤颤的:“地,地府,离这里很远么?为什么整整两个月了你都不来瞧我?” 
        他愣了一下,然后说:“不远。胭脂想我了么?” 
        我点头:“想,很想。” 
        他伸出冰冷的手摸了摸我的头,我晓得他想做这个动作已经想了很久:“那我以后尽量多找些时间过来看你,别哭了,好么?” 
        我低声抽泣了一会儿,然后说:“好。” 
        我竟然不觉得疼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忽然想,如果非得要经受一番磨难方能见到卿夜,那我,也是愿意的。 

        愿意,因为你是我的唯一。 
        你是我唯一的温暖。 
        唯一的依靠。 
        唯一的想念。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underway 威望 +2 2010-11-01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underway 橘果 +75 2010-11-01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楚凉 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125648
精华: 5
发帖: 2971
橘果: 38437 颗
威望: 6003 点
光辉成就: 1 分
群组: 就爱P图
在线时间: 1393(时)
注册时间: 2008-12-06
最后登录: 2014-02-23
24  发表于: 2010-10-31  
好看,非常好看,非常非常好看,强烈推荐不解释=v=
偶木有灌水,这是发自肺腑的评价啊
《心怀不轨》腹黑高干,男女双强,新文恳请大家有空去酱油一下,撒撒花![color=#666600
hnizyj918 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96579
精华: 14
发帖: 40948
橘果: 6186 颗
威望: 44192 点
光辉成就: 65 分
群组: 渔乐圈
在线时间: 5871(时)
注册时间: 2008-09-20
最后登录: 2013-04-11
25  发表于: 2010-10-31  
好可怜的胭脂,这个卿夜看来也是皇室中人了,名花有主,不能已的疏离
fengwu 离线
级别: 幻影射手
UID: 23540
精华: 0
发帖: 566
橘果: 0 颗
威望: 106 点
光辉成就: 0 分
在线时间: 151(时)
注册时间: 2007-09-21
最后登录: 2011-05-10
26  发表于: 2010-11-01  
很好看的文,喜欢女主角的性格
hnizyj918 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96579
精华: 14
发帖: 40948
橘果: 6186 颗
威望: 44192 点
光辉成就: 65 分
群组: 渔乐圈
在线时间: 5871(时)
注册时间: 2008-09-20
最后登录: 2013-04-11
27  发表于: 2010-11-01  
评:这个小说宛若一首清丽婉转的词,悠悠淡淡,含着被命运驱使却无力反抗的悲伤。

胭脂是一个美好的女子,身体的缺陷让她只能甘受纷至沓来的暗箭、明伤,

即使再与世无争,家族的使命和背景,让她离幸福越来越遥远,

卿夜的出现还不知道是福是祸,追文至此,静待下文的发展。
楼主留言:
蝈蝈么~~~~~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underway 威望 +1 2010-11-01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underway 橘果 +8 2010-11-01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掌上微尘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233466
精华: 0
发帖: 473
橘果: 22645 颗
威望: 2153 点
光辉成就: 2 分
在线时间: 1007(时)
注册时间: 2009-07-16
最后登录: 2017-03-20
28  发表于: 2010-11-01  
        (9)

        后来发生的许多事情,似乎都我无关。 
        一些贬庶,一番政乱,几声怨诉,归根到底是因那一夜而起,但与起初迷糊入局的我,以及后来仍旧囚在府里安然而过的我,似乎都没有多大干系。 
        不久之后的某一天,在用晚膳的时候,阿爹在那位被赶离京城并且永世不得入京的侍妾身上,安上了“愚蠢”二字,顺便对她的义父,即那位被贬去戍边的威武大将军发表了一回感慨:“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我低头认真扒碗里的饭,没有言语。 
        府里的丫鬟仆妇们三不五时聚在一处,偶尔也会道上这么一两句: 
        “也不看看我家小姐是何样人物,等闲也敢招惹的!” 
        “听说被赶出了京城,九族之内此生都不得入京,算是彻底败了,也是可怜。” 
        “只怪得自己鬼迷了心窃,整个皇城里谁不晓得咱们府上的这一位,就算在皇帝老爷心里,那也是心尖尖上的人物。” 
        是的,他们都看到了,连夜赶来守在我床边上的,除太子殿下之外,还有皇帝陛下。 
        别说是他们,便连我自己都惊呆了。我不过躺在卿夜怀里眯了一小会儿,再醒来时,已是晨光乍现,满满一屋子关注的眸光,冷的暖的急的缓的……不过,我最想要的那一道,却是不在了。 
        将我搂在怀里的那个人是华朝天子。 
        十年。我离开这个怀抱已将近十年。 
        可是我不晓得,这般失而复得,到底是上天的恩宠,还是命运的棋局。 

        后来,太子走了,皇帝也走了。 
        日子照旧如往常一般混混沌沌地过,并未见有什么不同。 
        可是又很有些不一样了。 
        清早,墨墨替我梳妆时总会顺便道一句:“小姐,太子殿下昨日又送了好些珠宝首饰过来,我挑了一支精致小巧的碧玉簪子,替你挽上可好?” 
        我下意识便道:“不好。” 
        墨墨惊诧不已:“为何?” 
        我倒被问住了,不好便是不好,还非得要道出个什么原因不成? 
        当然,这个“不好”的原因我自是晓得,但是我却没法说给墨墨听,只好由得她去了。 
        结果到了晚上,卿夜别有深意地问我:“你好似很喜欢这类珠圆玉润的物件,有什么特别的寓意么?” 
        我再一次被问住了。 
        我向来不擅说慌,只好默不作声。 
        卿夜倒笑了。 
        他说:“是哪个不相干的旁人送的么?” 
        我呵呵笑,非因他猜着了答案,只因这一个干脆利落的“不相干”。 
        可是下一句他话锋一转:“那你是欢喜他些,还是欢喜我些?” 
        下意识便想答“当然是你”,可是我突然想起不少话本子里都教育过一些春心萌动的年轻姑娘,做人,要矜持。 
        于是,我装模作样地低下头,摆出一副不胜娇羞的娇羞模样。 
        卿夜又笑了。 
        他最近笑得很多。是打从心眼里的那种笑。我很欢喜。 

        不知不觉,春来了,柳绿了,花开了。 
        尤其院墙边上的一树桃花,灼灼怒放,格外妖娆。 
        我的生活也渐渐规律起来。用过早膳,听墨墨念书;用午膳,陪太子说会儿闲话;然后用晚膳,安心等待卿夜的到来。 
        自那一晚开始,他每夜都会来。有时早些,有时晚些。 
        是以,便连相府里吹过的每一阵风,我听着都格外亲切。便连太子殿下每日散了朝非得要奔到这府里来,也不再是一件特别难以忍受的事情。  
        我只是有些恍惚,总觉着有些不真实。 
        又有些害怕,怕这日子,离真实不远了。

[ 此帖被掌上微尘在2010-11-02 22:06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underway 威望 +1 2010-11-01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underway 橘果 +55 2010-11-01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墨妩 离线
级别: 守护天使

UID: 292298
精华: 0
发帖: 2451
橘果: 3033 颗
威望: 7662 点
光辉成就: 1 分
群组: 暮光神殿
在线时间: 1798(时)
注册时间: 2009-10-08
最后登录: 2018-06-11
29  发表于: 2010-11-01  
:首先,微尘呐,作为一个被JMS唤作墨墨滴人,觉得,看到那丫鬟就跟看到了自己似的。言归正传。文风走的很低调却又不失庄重,带着淡淡晕染的忧伤,胭脂看起来明明是个很脆弱的女子,我却在她的身上找到了《帝王业》中王儇的感觉,好似所有人都很是宠爱她,然她却不得不面对家族赋予她的使命投奔到一个分明血缘相亲却又陌生的怀抱中。很是感慨那句话,瞎子的眼泪,其实与常人没有什么不同。诚然,都是心之所至,情之所至。纵然是瞎子,可那份心思,终究是个女子,会疼,会伤。卿夜,希望不会成为微尘笔下的炮灰。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njblue0707 威望 +1 2010-11-02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njblue0707 橘果 +12 2010-11-02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描述
快速回复

【温馨提示】请认真回帖,禁止纯表情、纯数字、纯复制等水帖!请勿套用“谢谢楼主”、“抱走”、“完结没有”等无意义的回复!每个帖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于3帖,每个版面连续回复请勿多于10帖!除茶馆外其他版面请勿版聊,回帖请与主题相关。
验证问题:
《步步惊心》的作者是谁? 正确答案:桐华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