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胭脂泪『11月30日更新三篇番外,此文已更完』
掌上微尘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233466
精华: 0
发帖: 473
橘果: 22644 颗
威望: 2153 点
光辉成就: 2 分
在线时间: 1007(时)
注册时间: 2009-07-16
最后登录: 2017-03-20
10  发表于: 2010-10-28  
        (3)

        日子一天冷比一天。 
        过完腊八之后,便离年关愈来愈近。 
        《华朝之音》上说,朝堂上大大小小的官儿们好些都已休假在家,是以,京城各处的勾栏瓦肆,生意着实好了不少。 
        可我阿爹仍是起早摸黑在朝堂上守着。 
        锦书姨说,这是华朝百姓之福。 
        我咂吧了下嘴,没有说话。 
        我有个习惯,每当我遇到不能理解的问题时,我向来沉默以对。 
        我不是喜欢钻牛角尖的人,所以我从不去想,是不是因为我死去的娘亲贵为当朝公主,所以我阿爹和锦书姨才对我如此之好。我也从不去想,是不是因为我与太子哥哥自小指腹为婚,所以我阿爹才被皇帝舅舅如此器重。 
        所以,我阿爹日日在朝堂上守着,究竟是为百姓,还是为皇帝舅舅,我理解不了,也不想去理解。


        用过午膳之后,我照例歪在榻上打盹。 
        墨墨坐在一旁,拣些《华朝之音》上新鲜离奇的故事念给我听。我很有些恹恹。墨墨便住了嘴。 
        眯了一小会儿之后,我下意识地问她:“今儿可是初十?” 
        墨墨答“嗯”,声音里却很有些氤氲不明的情绪。 
        许是因我从前从不计较日子,近来,我却每每追着她问长问短,故此,没少遭她的白眼。 
        我没有解释。越解释越心疑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然而,我掐着手指头盼了一月,到了约定的日子,我却只收获了很大一场失望。


        那一夜,月光很好。 
        我央着墨墨给我挽了一道高高的流云髻,髻环上别了支紫钿步摇,步摇上有细长的碧玉流苏,沿着发丝丝丝垂到耳下,冰凉冰凉的,一如卿夜在我耳旁低沉的话语。 
        月到东窗。 
        更漏声沙沙作响。 
        子时三刻,我斜倚的姿势越来越僵,终于忍不住起身推开窗格。 
        可是该来的人始终也没有出现。 
        我渐渐不安起来,心道他会不会是遭了判官大人的留难?又道这年前节下的,阎府的大王小鬼们是否也如人间一般,正筹备着要过春?


        我呆坐了一夜。脑子里纷纷扰扰想了个乌七八糟。 
        你有没有等过一个人? 
        你有没有等过一个你非常想见的人? 
        若等过,便会知晓“思之不得,欲狂”是个什么样的滋味。 
        第二日晨间,墨墨咋乎着关上窗,扶我躺上床榻时,我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什么。 
        可是这个明白,却比不明白还要令人难过。 
        墨墨瞧着我这副不声不响的模样着实心悸了一番,她几乎是带着哭腔,佯装着镇定来同我商量:“小姐,这个春怎就有这么些好思的,咱不思了行不?” 
        一句话说完,墨墨没哭,我倒哭了。 
        我不知道她究竟从哪里看出来的。 
        但我觉着,墨墨果真有几分火眼金睛的天份。 
        自这一日开始,原定阅读《华朝之音》的时间,被我强行改作了阅读《山海经》,以及《百鬼夜话》之类。 
        年关,便在这众多鬼怪故事中,悄没声地过去了。 
        我听见墨墨同府里的另一个小丫头感叹说:“这年过得,甚凄惨。” 
        我别过头去,佯做没有听见。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评分记录
underway 橘果 +48 2010-10-28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qiqi格格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245768
精华: 0
发帖: 1064
橘果: 13067 颗
威望: 3224 点
光辉成就: 6 分
群组: 我手写我心
在线时间: 3091(时)
注册时间: 2009-08-02
最后登录: 2017-12-28
11  发表于: 2010-10-28  
微尘开新坑了哈 加油更加油更 等我从论文中挣扎出来过来写评哈吼吼吼
angelapple 离线
级别: 吟游仙子
UID: 114023
精华: 0
发帖: 63
橘果: 81 颗
威望: 58 点
光辉成就: 0 分
在线时间: 30(时)
注册时间: 2008-11-08
最后登录: 2017-06-20
12  发表于: 2010-10-28  
好像看过的,名字很眼熟唉。
滑妞妞 离线
级别: 神

UID: 386985
精华: 0
发帖: 6094
橘果: 10065 颗
威望: 19147 点
光辉成就: 5 分
群组: 黑风寨
在线时间: 1664(时)
注册时间: 2010-06-10
最后登录: 2015-08-14
13  发表于: 2010-10-29  
管理提醒: (njblue0707) 妞妞,请在感想前写“评”字,不然会被54滴哦。。13楼 (2010-11-02 11:51)
尘尘,我总是那么喜欢你写的文案。
不多的字,却总透露着飘渺的美好。
故事看的很流畅,我在想,这姑娘在后面肯定会有一番作为吧。
即使眼不能视,但也无法遮盖她的聪慧。
cxhua 离线
级别: 安琪儿
UID: 315005
精华: 0
发帖: 16
橘果: 2 颗
威望: 0 点
光辉成就: 0 分
在线时间: 16(时)
注册时间: 2009-11-23
最后登录: 2011-11-24
14  发表于: 2010-10-29  
写得不错啊,继续努力哦!
hnizyj918 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96579
精华: 14
发帖: 40948
橘果: 6186 颗
威望: 44192 点
光辉成就: 65 分
群组: 渔乐圈
在线时间: 5871(时)
注册时间: 2008-09-20
最后登录: 2013-04-11
15  发表于: 2010-10-29  
微尘开新坑了,撒花,写得真好,用笔精炼,读有余香。胭脂是个美好的女孩子,希望她的际遇不要太虐了,泪奔  
掌上微尘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233466
精华: 0
发帖: 473
橘果: 22644 颗
威望: 2153 点
光辉成就: 2 分
在线时间: 1007(时)
注册时间: 2009-07-16
最后登录: 2017-03-20
16  发表于: 2010-10-29  
        (4)

        过几日,我精神稍有了些好转。 
        辰时许,锦书姨过来瞧我,说府上照例要在初八摆宴,问我要不要列席。 
        墨墨偷偷地用手肘在背后顶我。我晓得她的意思,相府夜宴,所宴者要么高官显贵,要么才子俊彦,去饱饱眼福也是美事一桩。 
        但我认真想了一会儿,还是摇头拒绝了。 
        锦书姨离开之后,墨墨颇幽怨地揪了我的袖口,连声哀叹:“呜呜,小姐,你知道这次宴席有谁会来么?玉公子罗珏和安阳侯秦还,四大公子之中最俊最有才的两位耶!呜呜,小姐啊,你于心何忍?!” 
        我笑笑,一掌拍开她的手。 
        四大公子的名号,我还是听过的。《华朝之音》上说,公子罗珏最雅,公子秦还最俊,公子子期最智,公子白夕最善。 
        我这样对墨墨说:“偏偏来的是最俊的两位。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他们再俊,俊出朵花儿来,你家小姐我也是看不见的。” 
        墨墨愣了一下,然后被口水给噎住了。  

        到了初八那天,我早早便歇下了。 
        墨墨来回转了数圈之后,一咬牙,跑去前厅和锦书姨商量,能不能换个人替我值夜。结果被锦书姨训了一顿。回来之后,她哀怨万分地瞪了我好几眼。我看不见,但我知道她肯定瞪过了。 
        我没有同她计较。 
        因为我死去的娘亲曾经教导过我,要以德报怨。 
        这是娘亲留下的为数不多的几句遗言之一,是以,我一直牢牢记在心里。 
        府里的老人们说,我娘亲是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并且颇有才气。 
        早些年前,我阿爹和锦书姨一直希望将我培养得像娘亲一样温柔婉约,才气纵横。然而,我努力了许久,始终也没能想明白,一个温柔婉约才气纵横的瞎子,和一个不那么温柔婉约也不那么才气纵横的瞎子,到底有什么区别。 
        佛经上说,我这样的想法是为“痴”。 
        当我用了好些年,终于学会让自己不去“痴”的时候,阿爹下朝回来,兴冲冲收走了我的琴谱棋谱以及其它林林总总。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头天晚上,我奏了一曲《高山》,太极殿那个方向,有人以《流水》和了半宿。 

        府里的宴席定在酉时三刻。 
        酉时刚过,我唤过墨墨替我洗漱完毕,在窗前略坐了会儿,便就睡去。 
        墨墨一边替我宽衣一边提醒我道:“小姐,此时天色还尚早。” 
        我说:“没有关系,反正我也看不见天色。” 
        一不小心,似乎将话说得忒尖锐了。 
        可墨墨没有再作声。 
        我寻思了一番,若果我再说些什么,不定就成了此地无银了。 
        银子我有许多,不缺那三百两。 
        于是,我闭眼默默躺在床上。 
        流云阁里一片寂静,静得只听见窗外的一丝风响,和我自己的呼吸。 
        但我总觉着有些丝竹,还有觥筹交错,绵绵淌进我耳朵里。 
        胸腔里莫名便有些堵。 
        我想,这应该叫做难过。


        (5)

        我曾经也有过一段爱笑爱闹,爱做些少女绯梦的青葱日子。 
        如今,我虽依然是个少女,但是青葱却弃我而去,且一去不复返了。 
        我自记事起,便独个儿生活在一片黑暗之中。天长日久的,习惯了也就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难过之处。应当说,我阿爹的才女教育进行得颇不错,他请了个西席教我习字作诗,还吩咐墨墨有事儿没事儿拣些话本子念给我听,势必要令我有一丝文气由内而生。 
        然则,文气是生出来了,却也勾动了我一腔绮思。 
        那一天,我央着墨墨偷偷领我出府。 
        我只是想领受一下,囚禁了我十五年之久的相府外面,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是否真如话本子里所形容的,三千红尘,繁华如斯。 
        为切合主题,更为了重点突出“偷偷”二字,我特意着了男装。却不知除我之外,世人的眼睛均亮堂得很。  

        京城里有一间最大的瓦肆,唤作“三品楼”。 
        所谓三品,一品美酒,二品红颜,三品文采。可想而知,只此“三品”一经问市,何愁不引得各色才子佳人纷至沓来。 
        我来得赶巧,这一日正值三品楼里一月一度设擂摆台,品评各色红颜与佳作的日子。 
        墨墨逛了一圈回来之后说给我听,此次擂台的评委不是别人,正是《华朝之音》上鼎鼎有名的公子罗珏与公子子期。 
        我颇兴奋,侧耳听着包间外头丝竹袅袅,低吟与浅唱交相辉映,觉得今天果然没有来错。 
        墨墨唠叨一阵之后复又离去。 
        我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啜饮杯中之物。 
        店小二说这是玉液春,本楼专供,非王侯贵族不饮。 
        我点点头,笑了,这小二的意思是说我看着便像王侯。 
        一高兴,便喝过了头。 

        后来。 
        再后来。 
        真真是悔从中来。 
        如果可能的话,我宁愿我从没出过府,这一世都囚在府里做一只安安静静的井中蛙,笼中雀。 
        我不过踉跄着起身,去寻个方便,拐角的片刻,几道异常动听的嗓音破空而来。 
        一说,“如子期兄这般人物,偏早早地定了亲,惜哉惜哉。” 
        一说,“兄甚痛矣,弟此生只能与一病歪歪的瞎美人相拥而过,婉兮痛兮。” 
        跟着,便有一道甚为熟悉的嗓音扑面而来:“不过家中表妹,自小指腹为婚,有她,方能稳住家中老父。至于红颜美人嘛,那还不是要多少有多,一个瞎眼姑娘又能碍得了我什么!” 
        我狠狠踉跄几下。 
        恰这时,几声戏谑凌空响起:“好标致的小美人啊,陪爷玩玩可好?” 
        我想笑,原来话本子里总算有几处情节没有说错。 
        我急退几步,似乎撞翻了什么人。 
        紧跟着,戏谑声渐渐消了下去。 
        我勉强扯出一抹笑来,对着那个被我撞翻的救命恩人说:“看在我是个瞎子的份上,别同我计较可好?” 

        那一天,我第一次醉酒,第一次触摸到了繁华,第一次放声大哭。 
        谁能想得到呢,普天公认最聪慧的公子子期,竟是堂堂华朝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也罢,偏偏,他是我表哥,是我未来夫婿,是除我阿爹之外,唯一对我最好的人。 
        你看过瞎子的眼泪吗? 
        我告诉你,其实和旁人也没甚不同之处。 

        当然,这一天还有许多个第一次。 
        譬如,卿夜第一次出现,第一次陪我说话。  
        我蒙着被子哭得天昏地暗的时候,一阵风动,他来了。  
        于是,我停止了哭泣。


[ 此帖被掌上微尘在2010-10-31 09:27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underway 威望 +2 2010-10-30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underway 橘果 +88 2010-10-30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级别: 安琪儿
UID: 298043
精华: 0
发帖: 13
橘果: 0 颗
威望: 0 点
光辉成就: 0 分
在线时间: 2(时)
注册时间: 2009-10-19
最后登录: 2011-02-05
17  发表于: 2010-10-30  
很好看,可惜只有5章,漫长的等待啊
掌上微尘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233466
精华: 0
发帖: 473
橘果: 22644 颗
威望: 2153 点
光辉成就: 2 分
在线时间: 1007(时)
注册时间: 2009-07-16
最后登录: 2017-03-20
18  发表于: 2010-10-30  
        (6) 

        夜,渐深。 
        流云阁里依然一片寂静。 
        我慢慢阖上眼睑,将这些前程烟云默默回想了一遍,泪已尽止,心口微微泛着些疼,我却已渐渐分辨不清,对于这一天,我究竟是憎恶多一些,还是感叹多一些。 
        娘亲留下的遗言中另有一句:祸兮福兮,孰知其极? 
        一梦醒来,我依然是这座相府里如金丝雀一般娇养着的千金大小姐,似乎,也没甚不同之处。 
        乱的,只是心而已。 

        睡得正迷糊之时,外边响起急火火的叩门声。墨墨满含兴奋地冲进来告诉我说,外间有人来瞧我。 
        我怔愣一番,忙忙披衣下床,心底着实溢出了几分欢喜。 
        简单收拾之后踱出屋来,冷风吹得一个激灵。我这才醒过神来,如此正大光明的行径,又怎可能会是卿夜。心绪不自觉便冷了下去。 
        来的那个人是公子子期。 
        先前,墨墨念叨的宴客名单上并没有他的名字,想来今夜他是以太子爷的身份来列席。 
        我轻轻福了一下,叫了声“太子哥哥”。 
        子期搀住我,柔声道:“云妹妹无须多礼。” 
        依然熟悉的语调与温度,可是曾经熟悉的感情却不知消散在了何处。 
        子期一边说着,一边像往常一样伸出手来往我额际发顶上抚摸过去。 
        我身子微僵,下意识地便想挣扎,到底还是忍住了。 
        是的,在太子子期面前,我只有一个身份,便是当朝左相之女,凌氏云起。 
        我厌恶,我恐惧,我胸腔里每一寸地方都在叫嚣着“去,去,去,去”,可是到最后,我所能做的,依然只是温婉笑笑,从善之至。 

        墨墨转身退去,轻叩上房门。 
        子期扶我到榻上坐下,依例表达了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对我的关怀之意。还送了我一串手珠,不外珍珠琉璃玛瑙之类。 
        他很是喜欢这些光滑圆润,且贵气逼人的东西。从前,我看在他喜欢的份上,一并也就喜欢了。现在,大抵也就能落个压箱底的命。 
        我发现人有时候真是很奇怪,爱屋时能及乌,恨屋时便连屋顶上所有不相干的禽鸟,一并也要恨个透顶才好。 
        略坐了一会儿之后,之期便就告辞离去。 
        墨墨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久久回不了神。 
        我约莫想了一下,假若我能看得到的话,定能发现她此时的眼神明晃晃的,像把屋内所有烛台上的火星子都粹到了眼睛里。 
        墨墨喃喃低语:“怪道小姐日日魂不守舍,太子殿下这般文采风流,俊朗不凡,真真是百看不厌呢!” 
        我无奈笑笑,很有些厌烦,却不知该当说些什么。 
        转而,似又想起了什么,掩唇低笑了一阵。 
        这样的误会呵,有时还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又过去许久。 
        前厅的宴席大约已经散了。 
        窗外边忽传来一阵异样的响动。 
        我赶忙凝神细听了一会儿,结果,又渐渐归于平静。

        (微尘换新工作了,很忙。。。上网时间少了,码字时间更少了,新近更的或许有些粗糙,请将就哈。。。)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评分记录
underway 橘果 +45 2010-10-30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underway 离线
级别: 神

UID: 19137
精华: 8
发帖: 8382
橘果: 1497 颗
威望: 18540 点
光辉成就: 10 分
群组: 拉风部落
在线时间: 3198(时)
注册时间: 2007-08-12
最后登录: 2017-12-21
19  发表于: 2010-10-30  
尘尘好辛苦的说,虎摸下~~~
好好工作,注意休息呀~~
有空再来更文,嘿嘿~~
描述
快速回复

【温馨提示】请认真回帖,禁止纯表情、纯数字、纯复制等水帖!请勿套用“谢谢楼主”、“抱走”、“完结没有”等无意义的回复!每个帖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于3帖,每个版面连续回复请勿多于10帖!除茶馆外其他版面请勿版聊,回帖请与主题相关。
验证问题:
《微微一笑很倾城》的作者是谁? 正确答案:顾漫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